首页 历史 从长坂坡开始

第592章 此间乐,不思荆也 本站全自动采集,有问题可在群内反馈!

从长坂坡开始 秋来2 10240 2020-10-12 21:21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从长坂坡开始 牛人阅读(www.qyshipin.cn)”查找最新章节!

  啪。

  房间内又是一声脆响。

  邢道荣站在一旁有些紧张的看着陈到,里面总是传来摔杯子的声音。

  万一主公他没忍住,要摔杯为号,擒了少将军,自己是帮忙还是要帮倒忙呢?

  朱据也听到了一丝异动,想要靠近。

  离着老远直接被白毦精兵告知,自家主公正在议事,不方便求见,来者需在十步之外。

  算了算了,朱据转身又走了。

  总归是他们自家的事情,以刘豫州的性格,说不准是在发火,但绝不会危及性命。

  若是能把关平留在江东,朱据觉得也不错。

  至少朱家将来养卒的钱财,再也不用愁了。

  而且关平迎娶了赵家的嫡女,在江东也算是有了根基,算是世家的自己人了。

  如此有才华之人,哪个世家子弟不愿意结交一二。

  徐祚也被朱据给拉走了,看样子里面是吵的不轻啊!

  房间内。

  刘备听了关平的话,也在认真思考。

  他同样在想,如何把这些话变成自己将要说的话,变得更加自然一些。

  “我可以每日去拜见他,与他相互讨教,若是他不耐烦,拖一拖,想要先送我们回公安。

  如此主动权便又落入了江东的手中。”

  被孙权主动礼送出境?

  也是个问题。

  关平想了想,又是一个青瓷小杯子激动的亲吻了地面,颇为兴奋的道:

  “大伯父可托词:此间乐,不思荆也!”

  “乐不思荆?”

  刘备摸着胡须,随即想要大笑,又立即闭上嘴。

  只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肩膀一耸一耸的。

  方才是三月赘婿之期已到,现在是乐不思荆!

  大侄子这词整的一套一套的,挺有意思。

  刘备表示自己记住了。

  看来这江东赘婿还得继续做下去。

  关平记得后世甚至有人说,刘备的这种坏脾气好像也传给了阿斗,乐不思蜀的那一幕,就是乃父东吴招亲的翻版。

  故而乐不思荆,也说的过去!

  “行了。”刘备划拉一声,扫掉矮案上的所有青瓷,这才站起身道:

  “待到时机到了,你便直接带着赵家姑娘与我一同返回公安。”

  “啊,大伯父,这你都知道了?”

  关平也是起身,笑呵呵的一脚踢翻矮案。

  “哎,这戏终于要唱完了。”

  刘备伸了个懒腰,感觉心情莫名的舒畅。

  现在他可没有多少时间,总是浪费在演戏上。

  益州,还有汉室,加之自己的年岁大了,终究是时间不等人!

  需要赶快解决,返回公安城。

  若不是为了换取半个南郡,向江东展现自己的诚意,刘备才不会亲赴江东迎娶孙尚香呢。

  此时的房间内,一片狼藉。

  刘备自顾自的打开房门,脸上挂上一丝怒气,话都不说一声,直接就走了。

  邢道荣急忙拱手,随即往后瞧了一眼,只见少将军面色平静,并无什么怒色。

  只不过周遭的矮案,以及特地为主公准备的一些青瓷茶具,全都被打翻在地。

  看样子是发生了极大的争执。

  邢道荣心里咯噔一声,少将军若是发怒之前,脸色皆是很平静,不想让人看出他心里的真正想法。

  方才怕是吵的厉害。

  “少将军,还是莫要如此对待主公,我们在别人的地盘上呢。”

  邢道荣进来之后小声的劝了一句。

  老邢话里的意思是等咱们回到自家地盘,便是主公算总账的时候,少将军可得搂着点火气。

  就算主公做的不对,但为人臣也没有这样直接硬刚劝谏的!

  这不是想要挑战主公地位,还是想要做什么?

  “我自是知道。”关平摆摆手说道:“只是在江东呆腻味了。

  实在不行,我给诸葛军师写信,让他换一个人,替我来保护大伯父。”

  邢道荣也是有些不明白主公他为何到了江东就沉迷酒色了。

  但若是就此走,那也没什么影响,更何况有关将军在,少将军也不会受到太大的苛责。

  “不管了,叫人过来打扫一二。”关平吩咐了一句。

  “喏。”

  ~

  府衙内,孙权一遍处理政务,一遍心里犯嘀咕,刘备怎么还不来,平日里这个时辰早就该到了。

  直到校事来报告,说刘备气冲冲的奔着刘备去了。

  然后因为没带钱,结果关平竟然不许刘备进去。

  后来刘备能进去,还是强行把账挂在了关平的头上,这件事才算是了了。

  只不过他们二人进入房间内,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唯一可以判断的是两人之间谈的并不算很好。

  时不时的发出一阵阵激烈的争吵以及茶杯落地的声音。

  至于最后打开房门,只能瞧见一片狼藉之色,刘备脸上的怒气丝毫不减。

  现在刘备大致是往府衙的方向走来了。

  听完了整个事件的叙事,孙权挥挥手让校事退下,他已经清楚了,这期间到底是发生着什么样的事情。

  至于刘备今日再来,孙权心中也有了应对,本以为今天刘备会不来了,那这口气又得憋着一天。

  毕竟孙权受了刘备如此长时间的打扰,心中没有怨气是不可能的。

  “主公,刘备他又来了。”

  门外的侍卫急忙跑进来禀报道。

  “好,终于到了。”

  孙权闻言大喜,急忙端坐在一旁,今日要好好的吊一吊他。

  刘备在侍卫的带领下,进门先与孙权互相行礼,随即很自居的坐在了一旁,表示不会打扰孙权处理政务。

  等到孙权有时间了,在共同探讨南郡的事情。

  时间就这么慢慢的滴走了。

  孙权手里拿着笔,瞧着矮案上的竹简,可余光却是一直在瞄着刘备的神情。

  见他也从一旁拿起一份竹简看起了书,丝毫不慌的样子。

  孙权心里有些待不住了,他怎么还不问?

  莫不是以为我今日还没有什么断论?

  若是论城府,此时的孙大帝还没有成长为完全体,面对刘备的时候,心底还是沉不住气。

  孙权装模作样的伸了个懒腰道:“未曾想,时间已经过去如此之久了。”

  刘备没理这茬,好像完全被竹简当中的内容给吸引住了。

  场面一时间有些尴尬。

  孙权轻微的咳嗽了两声:“玄德?”

  刘备这才猛然抬头,愣愣的看了看孙权道:“仲谋是在唤我?”

  孙权摸着紫髯笑了笑:

  “却是如此,南郡的事情,我想要在与玄德说一说。”

  “哦,仲谋是愿意与我交换了?”刘备颇为激动的把竹简扔在矮案上。

  “孙刘两家乃是姻亲之家,说换难免就生疏了,这半个南郡就当做吾妹的嫁妆,暂且借给玄德用。”

  借给我?

  刘备对于关平说借给己方的断论,竟然成真了。

  对于这个智囊更加满意了。

  将来兵出宛洛的人,除了他还能有谁?

  孙权知道刘备磨了自己如此长的时间,听到这个消息,必然会欢呼雀跃。

  可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刘备缩回方才兴奋的身子,重新跪坐在原地,面色严肃的道:

  “仲谋,是否真的把我当成是一家人看待?”

  “玄德这是说的什么话?”孙权摸着紫髯笑道:

  “若不是一家人,我缘何会嫡亲妹妹嫁给你。”

  “那仲谋是看我可怜,想要怜悯我?”刘备又反问了一句。

  “焉能如此,玄德乃是天下少有的英雄,我怎会怜悯你!”

  “那仲谋方才为何会说要把南郡借给我!”刘备盯着孙权说道:

  “我刘备一生行事,皆是有所为,有所不为。

  当初徐州牧陶恭祖让徐州给我,我也是坚决不接。

  可是陈登、孔融等人皆是再三劝阻,言徐州无我不能安定,为了徐州百姓,我才接任。

  现在仲谋是要把半个的南郡借让给我,这是在侮辱我,这件事,我坚决不同意!”

  掷地有声的话语,让孙权一阵诧异。

  先前是你一直说想要换取南郡,现在我让你占我便宜,你反倒矜持上了,说是在侮辱你?

  刘备说这话,孙权也明白,徐州那么一大块土地,他都没有放在心上,南郡如此小的地盘,他更不会占便宜。

  其实刘备自己也在捏着一把汗,南郡对于他将来的谋划太重要了。

  此时嘴上说着不重要,可南郡对于他而言是极其重要的一环。

  北上中原,西进益州,他都不想自己的腹地能够有其余诸侯的势力存在。

  对于他领军外出而言,实在是太危险了。

  尽管关平曾说过要把江陵周围给围起来了。

  可这又要浪费多少兵力,刘备自认为自己没那么大的本钱。

  此时能够及时解决,最好就解决了!

  “玄德,可我们是一家人!”

  孙权最终只能说出了这句话,妄图让刘备占他的便宜。

  “仲谋,正是因为我们是一家人,所以我才会说用江夏郡与你交换。”刘备摸着胡须道:

  “既然仲谋显示出如此大的诚意,我刘备也不是不知感恩之人。

  我近日听闻仲谋一直在谋划合肥,那索性这样,我用一部江夏郡的土地。

  再加上将来出兵策应协助仲谋攻打下合肥为条件,换取半个南郡的土地。”

  孙权听出了刘备话里的意思,打下合肥,而不是打合肥。

  他在斟酌。

  刘备的人品,孙权是有些相信的。

  这也是当初鲁肃为何要劝自己与刘备联盟的缘由。

  就是因为自己声名不显,要借助刘备的名头还有衣带诏的大义来对抗曹操。

  至少刘备的名声直到今日都未曾出现什么动摇,完全可以当真金花的那种信誉。

  所以此时刘备有些生气,孙权是理解的。

  合肥如今是孙权心中的一个痛,毕竟那么大的优势,他都没有能够拿下来。

  别看如今合肥又有名将张辽在守卫,但是孙权一点都不害怕,反倒是有些兴奋。

  上一个张温,他连将军都算不上,要想重新为自己正明,打就打最强的。

  孙权认为只要自己击败了张辽,定能一雪前耻。

  而且周瑜也一直在推崇关张两个虎将,说是在他的带领下。

  其实那个时候,孙权内心的想法,一旦分化成功,必然是自己带着关张二将,给别人带领,他也不放心。

  如今分化刘关张的计策没有形成,那就只能让刘备继续成为曹操的敌人。

  若是关张二人能够协助自己攻下合肥,击败张辽,孙权内心是有些心动的。

  只不过他也要矜持一些,谈判总归是要继续拉扯的。

  毕竟有些时候,人总会觉得别人家的孩子更好!

  但是孙权却没有立即应下,只是摸着紫髯笑道:“刘皇叔高义,此事容我在想一想。”

  “嗯。”刘备这才重新恢复笑容:“仲谋,方才之举,我虽不悦,但也是开心的。

  总归咱们是一家人,我比你年长,切不可让你吃亏。”

  刘备此时的厚黑学,就显示出来了,身为一个枭雄,城府不深,早就玩完了。

  孙权呵呵一笑,对此并没有什么感触,也是笑道:“玄德,来江东已久,可是思家了?”

  让刘备赶紧走,一个是试探一下,另一个则是想要踢关平出局,趁机把接手赌坊。

  那里每日进出的款项,着实让孙权眼红,毕竟都是自己将来组建十万大军一份重要钱粮。

  江东富户很多,但孙权不知道要如何把他们的钱财掏出来,撞进自己的腰包。

  可关平给了他一个思路,既然做不到,那就鸠占鹊巢,也更加省心。

  “哈哈哈,备年幼离家求学,如今乃是四海为家,何来思之?”

  孙权止住了笑意,刘备不走,关平他也不会走的。

  刘备坦然一笑道:“何况在江东,真乃是此间乐,不思荆也!”

  咔咔咔。

  孙权听到这话之后,感觉有些东西在他的三观当中碎了一地。

  想起先前眼线报告过刘备的行为,每每看去,当真不是虚假的笑容,而是乐在其中。

  刘备他竟然真的沉迷于酒色一阵了。

  否则也不会说出这种话来!

  若不是关平把他的舞女歌姬全都给拉走了,估摸着刘备还会继续饮酒作乐。

  要不是听到自己的妹妹的汇报,孙权极度怀疑刘备和关平二人在联起手来演戏,糊弄自己等人。

  可是有了妹妹亲眼所见的背书,以及麾下校事的监视。

  确认刘备自从进谏之后直到今日,就没有见过面,更没有让手下人私底下接触。

  孙权更加确认刘备他说的是真的了!

  “仲谋,实不相瞒,我从小到大,哪享受过此等人间富贵啊,我还想要多待上一段时间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