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我在五代闯天下

第256章 君子远庖厨 本站全自动采集,有问题可在群内反馈!

我在五代闯天下 我爱毛毛 3140 2020-10-12 01:08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在五代闯天下 牛人阅读(www.qyshipin.cn)”查找最新章节!

  杨妙真巧笑倩兮,风姿绰约,就连杜飞扬的目光都禁不住在她那略施粉黛的俏脸上多多停留了片刻,这丫头还真是越来越漂亮了呢。

  杜飞扬一边与杨妙真并肩走着,一边心中暗想,这丫头看来是不急着嫁人,反而整日里与自己腻在一起,甚至私下里对自己说过,她宁愿做侍女侍候自己和符金琦一辈子,根本不想嫁人,对此,杜飞扬却是不置可否。

  杜飞扬心下思量,符金琦与杨妙真向来交好,要是将杨妙真纳为妾侍,符金琦自然不会为这个吃醋,可是,杨再兴会怎么想?自己可是一直把杨再兴当作兄弟的!况且,旁人会怎么想?这件事还是要从长计议,任重而道远啊……

  “咦……”杨妙真的小鼻子抽了抽,她向杜飞扬眨了眨眼,喜孜孜地道:“嫂子一定是做什么好吃的了,人家今天可是有口福了呢,嘻嘻……”

  杜飞扬也嗅到了一股炒菜的香味,便笑了笑,说道:“可不?你嫂子最近可是一直热衷于亲自下厨呢,自从你教了她如何烹饪之后,她越来越乐在其中了呢。”

  两个人有说有笑地出了书房,穿过花园,绕过假山,走过曲廊,便来到了花厅里,这时,从不远处的厨房里就随风飘来一股浓郁的香味。

  杜飞扬不由得食指大动,心中却感慨万分,没想到符金琦往日里刁蛮任性,现在居然愿意亲自下厨,当真是难为她了!

  杨妙真笑吟吟地说道:“大帅,您且在花厅里歇息片刻,奴婢这就去帮助夫人,可别让夫人累着了……”

  “妙真啊,你自去忙你的吧,娘子为了我不惜亲自下厨,我也要为娘子打打下手,那才是举案齐眉,夫妻恩爱呢。”杜飞扬微微一笑,言语间便秀起了恩爱。

  杨妙真听了这番话,心中顿时有了一种酸溜溜的感觉,便嗔道:“大帅,君子远庖厨……您身份贵重,肩负重任,岂能来做这些本就该是妇人来做的事情?”

  “在我家里,可没有那么多的讲究……更何况,文武之道,有张有弛,这也是一种放松身心的方式嘛。”杜飞扬振振有词,其实,在后世里,男人做饭本就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只是在古代,这种“君子远庖厨”的封建意识还是根深蒂固的。

  既然杜飞扬这么说,杨妙真也就不再多说,两人一起兴致勃勃地去了厨房,到了厨房门口,杜飞扬好奇地往里一看,符金琦果然正在里面忙碌,符婷薇则在一旁帮忙,符婷薇是通房丫头,早晚要被纳为妾侍的,这一点,杜飞扬心知肚明。

  不过,杨妙真倒是对符婷薇有几分羡慕嫉妒,她并不在乎什么名分,只要能与心上人天天在一起,即便是做妾又有什么不好的?杨妙真自幼习武,性情率真,敢爱敢恨,温婉之中又有几分泼辣,她本就不像寻常人家的小娘子那么拘泥小节。

  此刻,符金琦的腰间系着一条蓝布围裙,正在煞有介事地亲手炒着菜,符婷薇则在一旁给她打着下手,符金琦像模像样地亲手烹饪,很有主妇的样子,这主仆二人的配合十分默契,烟雾缭绕中,一股令人垂涎欲滴的菜肴香味便扑面而来。

  “夫君怎么来了?”符金琦俏脸一红,旋即在围裙上擦了擦手,赶紧迎了上来。

  符婷薇则立即接替了符金琦的工作,她麻利地用铲子翻了翻锅里正在烹饪的菜肴,又扭过头来,对着杜飞扬甜甜地笑了笑,那笑容有一种令人心动的妩媚。

  杜飞扬却装作没看到符婷薇的媚笑,打趣道:“娘子,你以后要开酒楼么?”

  符金琦嗔怪道:“人家闲来无事,就想要亲手治办一桌酒菜给夫君尝尝,有婷薇帮忙就足够了……夫君,你且在花厅里候着吧,怎么到这里来了?君子远庖厨嘛。”

  符婷薇也连连点头,附和道:“大帅,您不必来这里的,这是妇人的事情。”

  杜飞扬惬意地吸了一口饭菜的香气,笑道:“君子就应该远庖厨么?哼,哼哼……这句话未必准确,为夫倒是相信,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你夫君我可不是那些迂腐至极的所谓‘君子’……娘子,你是从小就养尊处优的大家闺秀,怎么可以如此辛苦?你夫君我可是舍不得呢。”

  “其实,这也不碍事的,人家早就精于此道了。就像夫君说过的一句话,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吃起来才会更香哩……”符金琦说着说着便甜蜜地笑了起来。

  忽然,符金琦脸色微变,娇躯一躬,一边捂着嘴,一边迈着小碎步急匆匆地跑到厨房外面,居然“哇……”的一声呕吐了起来。

  杜飞扬怔了一下,皱了皱眉,忽然脸色一变,心中颇为惊讶,符金琦昨晚还是好端端的,活蹦乱跳的,怎么突然就呕吐了?她莫非是吃坏了肚子?可是,自己这几天与她吃的都是一样的饭菜,自己却什么事都没有。莫非是……

  杜飞扬若有所悟,赶紧大声喊了起来:“来人啊,快去请郎中,要快……”

  杜飞扬扶着符金琦走到厨房外面坐下,柔声道:“娘子,你先坐在这里好好歇息片刻,我来做饭吧……乖,听话哦。”

  “夫君,瞧你说的,人家又不是小孩子。”说话间,符金琦娇嗔地白了杜飞扬一眼,但她心里面却是欢喜得很,自己当初没有嫁错郎,夫君如此疼爱自己,夫复何求?

  杜飞扬撸起袖子走进了厨房,杨妙真也自告奋勇参与其中,杜飞扬也不再对她客气了,人多更好,大家一起动手,才能早些吃上晚饭,他也着实有些饿了。

  不多时,当地最出名的卢郎中便被请进了府中,卢郎中三十多岁,国字脸,身材瘦削,蓄着三绺微须,目光炯炯有神。

  卢郎中也不多说话,径直步履匆匆地来到了符金琦的身边,给她仔细地诊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