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孤才不要做太子

第206章 过过过! 本站全自动采集,有问题可在群内反馈!

孤才不要做太子 抉望 9146 2020-10-13 01:3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孤才不要做太子 牛人阅读(www.qyshipin.cn)”查找最新章节!

  “好!”

  最先发出声音的自然是李纲,自家的徒弟怎么也不能冷场不是?虽说自己也被震惊的够呛,如果不是了解徒弟的为人,真的也要怀疑这首诗词的出处了。

  有李纲的开始,众人自然纷纷跟着拍手叫好。

  扫视了全场,李承乾笑着拱手还礼,只是嘴角略微抽搐了一下。

  场下各个豪族家主、文臣拍手叫好也就算了,尉迟老黑、程油子你们两个拍什么手?

  王乔虽然出身世家,但却是输得起的人。

  等欢呼声结束后,他躬身施礼,态度诚恳无比:“太子殿下果然厉害,王乔佩服,今日方知人外有人,山外有山。抛却立场不提,王乔希望以后还能有跟太子殿下切磋的机会。”

  李承乾并没有桀骜,而是点点头说:“孤等你。”

  说完,两人又互相施礼后,王乔才退下了场,没有回王家的队伍,而是穿过禁军直接离去了。

  没人嘲讽,仅余惋惜,要说王乔绝对堪称人才,只是今日遇到了太子,鲲鹏也当铩羽啊。

  一场获胜,李承乾也没有狂傲,而是面带笑容,对着场间笑道:“可还有人赐教?”

  赐教?

  如果说之前是带着必胜信心来的众家族,此时却不知道如何是好了。只是他们想破头也想不明白,太子是如何以十一岁的年纪,就到如此程度的?

  没人应声,李承乾就再问了一遍。

  “殿下,老夫应战,还望殿下不吝赐教。”

  这样下去也不行,座位群中,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头终于忍不住站了出来。

  诗词歌赋,那就是四项,如果仅仅在诗上被镇住了场子,就相当于白给太子胜利了。

  见一个白发老头站起来,李承乾虽然暗骂这老不死的要以大欺小,但还是下了台子,亲自扶老头上台。这无关乎立场,要是他对老人家失礼,那就不是有没有才学,而是有没有孝道的问题了。

  扶着老头在椅子上坐好,李承乾才回到对面坐下。

  拱拱手,老头道:“老夫也不是什么仆役之流,而是清河崔家族老,崔梦兴,之前家中不孝晚辈,对太子殿下失礼,老夫在这里先赔罪了。”

  见老人家拱手,李承乾连连挥手:“使不得使不得,崔焙对孤动手,那是他咎由自取,怎么能让您赔罪呢。老先生,你我还是快些切磋吧。不知,您打算跟小子切磋哪一项?”

  崔梦兴毫不犹豫道:“还是诗词,不过这次老夫想换个花样,你我二人不念,而是写于纸上,如何?”

  如何?难道说您老人家真会玩?

  不过看了看那个负责抽签的小农,在几个军士大汉注视下腿软的样子,李承乾还是同意了。

  很快,新的题目就抽了出来。

  “草”。

  看到这个题目,崔梦兴也是一愣,这辈子写的诗句多了,偶尔提提倒是没什么,哪有专门写草的?更何况,就算是写草,牵强一点来说,太子之前的那首诗也算是吟咏草的。嗯,虽然是草原。

  老夫可没有写出超其一等诗句的信心啊!

  似乎看出了崔梦兴的忌惮,李承乾道:“崔先生,孤刚才的那首诗不算,你我再写一首,如何?”

  崔梦兴点点头,拿起砚台开始磨墨。

  两个宦官一人拿着一张白纸,展示过后才各自放到二人面前。看到宦官这样的举措,几位世家大族的族长不由得面如火烧。

  太子,或者说学院,或者说皇家,如此行径,倒是显得自身正大光明了,可是多此一举的同时,却也在他们头顶上扣了一顶“疑心重重”的帽子。

  不管是崔梦兴,还是李承乾,几乎都是思考了一点时间后,才正式落笔。

  笔尖毫毛带着墨水触碰到纸面上的时候,李承乾没缘由的想了一句:

  还好老子之前也好好联系过书法,不然一篇字写得像狗爬,岂不是丢人了?

  在所有人噤声的环境下,崔梦兴很快就写好了自己的诗。可是当他抬头的时候,才发现太子竟然还在写!

  不是吧!还来?

  崔梦兴本来以为太子这一次也会是四句五言,最多是四句七言,可是....

  又是一长条!虽然是一句一排,可,还是八句!

  写完后,李承乾见老头子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不由得如孩子一般带着一点羞愧道:“先生为何如此看孤的纸张?可是孤的字,不堪入目?”

  这下不用比了,崔梦兴直接起身,看不出丝毫的老态,直接走到太子的身边看。

  场间众人不由得又议论纷纷,崔氏族老,怎么也该是养气到家的人物,怎么一惊一乍的?

  陇西李氏家主李畅笑忍不住拍了拍身边站着的年轻族人,问道:“你能看到纸上写的什么吗?”

  这个族人是他特意带来的,就是因为这个族人有一个特异的天赋,近处的东西他虽然看不清楚,但是比起常人要看得更远。

  远视眼患者眺望了一下,却摇了摇头。他是远视眼又不是透视眼,如今崔梦兴拿着太子的写的诗浑身抖得像筛糠,如何能看到?

  看到崔梦兴如此失态,特别这一位是有前科的崔家人,几个侍卫不由得稍稍让横刀出鞘,靠近了太子。

  好久之后,崔梦兴才长叹一口气,说出了所有人意料之内,却不愿意接受的声音:“老夫认输,至于老夫的破烂诗,还是不要拿出来丢人现眼了。小子,今日见到你,老夫才知道八十多年的盐饭,老夫都吃到了狗肚子里,哈哈哈哈!”

  狂笑中,崔梦兴放下李承乾的诗,回到自己的位置,一把把自己的纸张塞到了嘴里,边下台边嚼。拒绝了过来搀扶的太子,人刚到台下就昏过去了。

  眼见一个饱学族老被打击得吃纸,好多老相识都忍不住心有戚戚。都是老友了,这得是多大的打击,才会把一个生性豁达的人,逼成这样?

  不过转眼看到太子年轻的面庞,他们又沉默了。

  任谁发现自己这些年白活了,都会深受打击的。

  一个宦官在皇帝的吩咐下,拿起了太子的诗句,念道:“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枯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又送将士去,萋萋满别情。”

  念完后,宦官还把这张白纸展开,给近处的人看。

  跟先前一样,所有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五言八句,又是八句。不过,后面四句就算没有,恐怕也会立于不败之地吧!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虽然跟后面四句一对比,就能发现这句诗形容的是野草一般的突厥人。可是,所有人都宁愿相信,后面四句纯粹是太子随意凑上去的。对这首诗而言,前四句,足矣!

  李承乾并不知道这些人心里在想什么,否则一定会在擂台上笑得打滚。不是,我就把白居易的诗改了改,怎么还能被你们曲解到这个地步?

  没有所谓故人的李承乾,为了不露馅儿,只能把“王孙”改成了“将士”,“野芳”也应景的改成了“枯芳”。此时的他心里不断的给白老哥,不对,白孙儿道歉。这一位以后如果不来长安周边,不曾听到这诗就把原版造出来,不知道会不会反而被指责侵权?

  又是许久之后,鼓掌喝彩的声音才响了起来。虽然很多人还是不愿意拍,可也不得不为太子的才气所折服。两首诗,各个经典,哪怕是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了,回忆一下依旧朗朗上口,绝对堪称经典名诗。

  面对更加热烈的掌声,李承乾恰到好处的露出了一个略显羞涩的笑容,拱手还礼。

  已经变成看客的评委席上,十几位大儒跟皇帝面面相觑。还评个什么啊!前一首直接碾压,后一首虽然没见崔老儿的,不过想来还是完胜。别说比试了,连能跟太子分庭抗礼的人都没有!

  李世民嘿嘿一笑,亲自给李纲倒了一杯茶,借机打探道:“李师,太子的诗,不会是您写的吧。”

  皇帝的声音很小,可几个外来的大儒还是听见,不,他们什么都没听见。

  虽然装着耳聋,但他们还是不由自主的想要从李纲口中知晓答案。

  就如同崔梦兴一般,如果是李纲写的他们还能好受一点,若真是太子写的,他们回家后就把自己的狗屁诗集给烧了,就算是送出去的,也要强调强调再强调,这不过是自己随性而作的游戏诗句而已。

  不过李纲注定会打破他们的希望:“回禀陛下,老夫绝不会做此苟且之事,哪怕是为了学院。前些日子太子曾言,诗词歌赋小道尔,老夫也以为他在吹牛,不想今日竟然看到被弟子打了老脸。”

  听见李纲这么说,几位老人家立刻开始回忆自己的诗集都送给谁了。

  鼓掌声结束,李承乾又笑着询问道:“可还有哪位先生上台赐教?”

  话说的恭谨,可是在此时台下众人耳中,却像振聋发聩的警告之言。

  上太赐教?不被你赐教就不错了!

  几个老家主彼此对视一眼,纷纷点头。

  过过过!诗这一项过,再上去也不过是自取其辱而已。

  在卢家家主卢子安的一双大脚推动下,一个卢家的年轻人忍不住的前冲几步。注意到周围聚集过来的视线,本来挺镇定的人,却变成了大红脸,有点瘸的上了台。

  “太子殿下,草民卢家卢水赴,诗一项,在下佩服,不过,词这一项,草民也算精通,就请太子殿下赐教一番。”

  李承乾点了点头,吩咐军士让那个瘦猴子一般的农民抽签。

  已经变成解说席上的李世民,展开纸条,大笑出声:“军旅!”

  “军旅?”

  见是这个题目,几位老家主纷纷色变。完蛋了,这个题目,卢水赴一个世家子弟,从未上过战阵的,如何应对?

  不愧是被继几位老家主都寄予厚望的年轻人,卢水赴只是稍稍慌张了一下,就拱手道:“太子殿下,草民不曾上过军阵,也不曾见过战火,却做不出这样的词来。不过让草民直接认输,草民却心有不服,不如太子殿下作词一首,让草民开开眼界?”

  几十根大拇指,在台下某些人的心里,为卢水赴树立而起。

  词这个东西,不过刚刚兴起,从没听说有谁能造出感人肺腑的词。相比,就是太子,也写不出来。如果太子写不出来,或者写得泛泛,那卢水赴就有理由再战一局了。

  见是这个题目,李承乾也有点愣神。不对啊,这张纸不是已经被我废掉了吗?

  翻了一遍自己知道的军旅诗军旅词,才发现好多跟自己的身份不匹配。于是把这张纸揉一揉....

  夭寿!忘了,为了命中率,每张纸都准备两张了!

  狠狠的瞪了一眼抽签的瘦猴农民,也就是窜天猴,李承乾只能硬着头皮说:“如果是以孤的心境,恐怕是做不出什么好词的,不过孤曾经遇到过一个气质不俗的老府兵,倒是能以他为题,写一首词。”

  沉吟片刻,李承乾开口念道:“老夫聊发少年狂,左跨刀,上奉皇,亮枪暗甲,千骑卷平冈。为报皇恩随总管,亲上阵,浴血狂。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枯坐营中,何日遣朔方?会挽雕弓如满月,东北望,射天狼。”

  强忍着不适适当的把苏轼的词给改掉,特别是东北这一条,东突厥就在大唐的东北方,西北望的话,那就是西突厥了。

  当“狼”的尾音全部消失后,一声桌子炸裂的声音响了起来,惊得众人都忍不住看向评委席。只见此时的皇帝,竟然一巴掌拍裂了面前的桌案。

  不过更令人惊讶的还在后面,不止是皇帝失态了,场间的将军们纷纷站了起来,一巴掌拍在椅子靠背上。有几个蠢货用错了力,手都被木头片划破了,却浑然不觉。

  “好一个为报皇恩随总管,好一个鬓微霜又何妨!好一个东北望,射天狼!太子,这个府兵是谁?就算他年岁不在,朕也不能让如此忠心耿耿、心怀壮志的府兵老于微末!”

  “陛下圣明!”

  为了这一句,几乎从不拍马屁的几个武将,都跟随文官一起起身为皇帝点赞。

  热血偾张啊!我大唐为何能为所不能为,极寒的天气中,仍旧身处草原、突厥人的地盘,把东突厥打得直接覆灭?自然是因为军中不乏这种壮志凌云的人!

  这一刻,就连文官都忍不住热血沸腾,就算再跟武将集团起冲突,他们也不能让此等名句沾染灰尘。

  在一大堆红色眼睛的注视下,李承乾嘴皮子都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叹息一声对皇帝说:“战场之上,何等的凶险,就是儿臣,手也被冻伤了,驱车往马邑去的途中,也差点命丧突厥人之手。这个老府兵,已经死在了伤兵营,儿臣问了左右,却没人知道他姓甚名谁,家在何方。”

  虽然故事是编的,但是无名无姓不知籍贯的,也不是一个两个。好多府兵伤亡的统计,并不是在战场上,而是在折冲府。只要出去了,没回来的,只要不是逃兵,基本都死掉了。所以说,在军队中多跟几个兄弟打打关系,就是战场上无用,对身后事也是有用的。

  听到这句话,李世民并没有生气,而是叹息一声,重新坐了回去。

  这是府兵制度,或者说千年以来军队中都无法解决的难题。大战在前,将军、司马等人总不能一直统计麾下府兵的姓名籍贯吧!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几千年持续不断的战场上,好多大将都能以自己的死讯在史书上留一笔,只有这些小卒,很多时候都会默默无名。

  想起了老美军队的狗牌儿,李承乾忽然突发奇想,是不是也能为大唐的军队安排上?到时候,想要知道一个人的姓名籍贯所属,只要看一下铭牌就知道了。

  孤果然是天才!

  情不自禁之下就笑出了声,在一众红眼睛将领,包括皇帝的注视下,这个笑容,这个笑声....

  感受到某股锋锐的视线,李承乾赶紧说:“父皇,关于这件事,儿臣刚刚想出了一个主意,所以喜不自胜。至于如何施行,到时候儿臣会专门起一个奏折,送到您的案前,您意下如何?”

  “能解决?”

  虽然不太相信,但是在人前,李世民还是很愿意给儿子留点面子的,当即点点头,不再多说什么。

  解决了危机,李承乾才看向卢水啥来着?哦,卢水赴!

  可是当他看向自己右侧的时候,才发现那里空空如也,哪里还有什么卢水赴?

  一个同样红眼睛的外围防卫军士,见太子在寻找对手,立刻大声说:“殿下,早在陛下和诸位将军起身的时候,那人就跑掉了,跑的时候还掩着脸,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因为什么?因为被打击的太狠了呗!

  几位老家主呐呐不能言,只是一首词而已,竟然就让众多将领和皇帝都忍不住失态,可见它确实是写到了军旅的根,写出了军人的魂。这样的词,呵呵,过过过!过过过!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