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承包大明

第849章 隐形的战场 本站全自动采集,有问题可在群内反馈!

承包大明 南希北庆 8553 2020-10-13 03:17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承包大明 牛人阅读(www.qyshipin.cn)”查找最新章节!

  之前大臣们都以为皇帝肯定会大肆庆祝,可不曾想万历竟然下旨,取消过年得一切活动。

  但是他们却很傻很天真的认为,万历是有自知之明,知道这也不是什么该庆祝得事。

  他们也真的对此是嗤之以鼻,甚至还是有不少人在弹劾叶梦熊公报私仇,以及将宁夏之乱,播州之乱,归咎于郭淡的头上,就是因为郭淡破坏朝制,破坏礼制,导致我们君臣不合,才让哱拜之流有机可乘。

  这里面也含沙射影,顺便批评了万历一番。

  也不得不承认,这些大臣们也真是厉害,不愧是经历过八股文的淬炼,他们从各个角度分析此事,说得还真有些道理。

  其实科考考得就是这本事,一个短句,一百个考生可以写出一百种解释。

  他们也不怕得罪皇帝,明朝比较流行死谏,许多大臣还真是不为权,不为利,就是为名。

  不念叨皇帝几句,就显得自己没本事似得。

  当然,他们也就这点本事。

  可惜缺乏互动,万历又不见他们,这递上去的奏折也都死沉大海,好像他们是在自娱自乐。

  但他们也玩得很嗨。

  快乐就行。

  直到大年初一。

  这大清早的,大家才刚刚起床,正准备祭祖拜佛,司礼监得宦官就来敲门了。

  一道精美的奏折奉上。

  是皇帝赐予他们的礼物。

  这可真是别出心裁。

  但没有惊喜,只有恶心。

  顿时,过年的喜悦消失得无影无踪。

  大家也才明白,这事情远远还没有结束,皇帝心里可都记着得。

  真正的成败是在今年,而不是在去年。

  有些大臣认为自己问心无愧,只是一笑置之,同时也有不少大臣惶恐不安,害怕皇帝对他们进行清算。

  京城平静得氛围下,其实是暗流汹涌。

  而此时的南海却与京城形成鲜明的对比,京城是白茫茫的一片,而南海是阳光明媚,京城是暗流汹涌,而南海那边的,所有的一切都浮现在海面上。

  这里早已经过了暗流汹涌的时段。

  轰轰轰!

  砰砰砰!

  伴随着火炮声,澎湖战役已经打响。

  吕宋总督马丁率领五千大军从打狗港(高雄港)入侵了澎湖。

  他们十分顺利的在打狗港登陆,毕竟当地目前都是一些土著,虽然是民风彪悍,但是面对船坚炮利的弗朗机大军,还是难以抵抗。

  然而,在他们进攻台南的时候,却遇到十分顽强得狙击。

  “不可能!这不可能!”

  马丁神情激动地向自己副官叫喊道:“就那些野猴子,他们只会玩竹子,这我们都已经见识过了,他们怎么可能拥有火枪。”

  那副官道:“总督大人,我们确实遇到一支实力非常强大的军队,他们拥有大量的火枪,且军纪严明,与我们之前遇到的敌人完全不同,这会不会是大明派兵前来救援。”

  “这更不可能。”

  马丁激动道:“如果是大明派兵前来澎湖,我们不可能一无所知,你立刻去给我查清楚,我可不想打一场连敌人都不知是谁的战争。”

  “是。”

  他们目前还不知道,自己面对的乃是来自日本的精锐部队,他们在几个月间,伪装成倭寇,悄悄进入澎湖地区驻扎,而原本这支先锋军是要入侵朝鲜的。

  只是因为小西行长在得知天津卫的作战计划后,立刻奏请丰臣秀吉,先南下夺取澎湖,以偏师从南方入侵大明,令大明首尾难顾。

  并且小西行长是亲自来此指挥。

  “大人,对方明显准备不足,这是我们反攻得最佳时机。”

  一名军官向小西行长道。

  “我们可不是来跟弗朗机人拼命的。”小西行长摇摇头,道:“如果我能够跟弗朗机人联合起来,那我们就有足够的实力从南边入侵大明,迫使大明调派大军来防守,这样他们就难以顾忌朝鲜,只要大明不出兵,朝鲜根本抵挡不住我们的大军,等到我们能够占据朝鲜,将来主公入驻中原,便是指日可待。”

  正当这时,一名武士入得帐内,“启禀大人,在半月前,我们的人发现从漳州出发得船队,他们已经快要抵达吕宋。”

  “围魏救赵!看来我们得知的消息没有错啊!”

  小西行长哈哈一笑,又叮嘱下属道:“我们很快就要跟弗朗机人展开谈判,而在这期间,你们一定要善待这里的居民,要让他们认为,我们是来帮助他们的,那中原有句话说得好,得人心着得天下,如果这里的人心是向着我们的,即便到时我们与弗朗机人合作,他们也不可能从我们手中夺走澎湖。”

  “嗨!”

  ......

  马尼拉!

  港口上,一个金发碧眼的弗朗机人看着远处一支规模庞大的船队,立刻向同伴喊道:“你们快看,那是什么?”

  他的同伴不禁骂道:“该死的,这哪来船队?”

  他们很慌。

  因为目前是马尼拉最空虚的时候,这时候若遇到袭击,那可真是不走运啊!

  港口上立刻动员起来。

  待船队驶近之后,一个大食人道:“别担心,那是吴先生的船队。”

  弗朗机人又问道:“你确定?”

  “确定。”

  大食人点点头。

  “这该死的商人,真是吓死老子了。”

  弗朗机人松得一口气,又道:“叫人通知吴先生。”

  “是。”

  可很快,他们又意识到这情况不太对劲,因为那支船队突然展开来,不像似要靠岸,倒像似......!

  “不好!是敌人,是敌人。”

  熟悉海战的弗朗机人,猛然醒悟过来,疯狂地大声叫喊起来。

  但一切都为时已晚。

  甲板上。

  一个挺着大肚子得孕妇,望着不远处的港口,下令道:“开炮!”

  话音未落,一个老婆子走出来,道:“好了,好了,你这威风也耍够了,快些进去吧。”

  “.....!”

  孕妇微微合目,问道:“麻婆,为什么你就不怕我会将你杀了。”

  麻婆哈哈笑道:“你有见过哪个孕妇将自己身边唯一的稳婆给杀了吗?我可警告你,生孩子可是非常疼的,你要是得罪了我,我可会让你更疼。”

  孕妇怂了!

  轰轰轰!

  港口上的守兵,呆呆地望着一排飞来的黑色炮弹,准确无误地落在自己周边。

  无一命中。

  但这突如其来的袭击,还是将港口的卫兵吓得魂飞魄散。

  几个弗朗机人立刻组织士兵回击。

  轰轰轰!

  港口的炮台也立刻发射一轮火炮回击。

  命中率同样也是非常感人。

  这年头得火炮还就是这么令人尴尬。

  双方这一番来回,连只蚂蚁都没炸死。

  但场面是异常热闹。

  然而,就在这时,港口南面突然杀出一支由数十人组成的骑兵,虽然人数是极其有限,但是港口的守兵完全没有料到,这里竟然藏着一支敌军。

  这可要了亲命啊!

  留在马尼拉得副总督普利莫,似乎也被港口的动静惊扰了,带着人跑到城墙上。

  “该死的,那是什么鬼?”

  刚来到城墙上,普利莫还没来得及将目光投向港口,就见到远处汉人居住区冒起了滚滚浓烟。

  他身边的一名传教士道:“会不会是他们汉人的年节仪式。”

  普利莫差点气乐了,“我在这里这么多年,可从来没有见过这种仪式。”

  话音刚落,他就见到一些倭人狼狈地往这边跑来,他终于意识到那是什么鬼,当即大喊道:“快关上城门,快关城门,关门。”

  他身边的副官道:“大人,如果关上城门,我们就无法去支援港口。”

  普利莫睁圆双目,怒喝道:“如果你不想被那些汉人吃了,最好立刻去关上城门,然后坚持到总督大人回来。”

  “是。”

  他知道那边有多少汉人,这冲出去的话,那跟送死没什么区别。

  他们犯下一个致命的错误,他们一方面依赖与大明的贸易,需求大明商人贩卖货物来此,但另一方面对汉人倍加堤防,将汉人围在城外得居民区内。

  但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锦衣卫早已经渗透,居民区里面藏着上百个锦衣卫,他们利用当地汉人的恐慌,凝聚人心,待港口的炮声一响,藏匿其中的锦衣卫立刻将周边的守卫全部清除。

  这可是他们的专业。

  大旗一举,立刻就组成一支乌合之众。

  “老二!老二!”

  前来接应的童笠,朝着队伍喊道。

  “头!我在这!”

  只见一个油腻大叔,从人群中挤出来,正是吴观生。

  童笠道:“按照计划行事,记住,千万别靠近城墙,弗朗机人得火炮可也不是吃素的。”

  他之前暗中观察大马城的防卫,真的是如铁桶一般,凭借这血肉之躯是根本不肯能打进去。

  弗朗机人在这里就那么两三千,面对数万汉人,他们只能凭借城墙来防卫,童笠甚至都没有布置进攻大马城得计划。

  “省得!省得!”

  吴观生立刻振臂一呼,“弟兄们,拿上武器,跟我上。”

  只见茫茫多汉人是争先恐后的拿起武器,杀声震天,这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这一年来,他们被当猪一般圈养在这里,怒火早已经在胸口熊熊燃烧。

  童笠、吴观生等一干净锦衣卫,带着这一群乌合之众,兵分三路,朝着弗朗机人在城外得据点、港口杀去。

  虽是一群乌合之众,但也架不住人多势众啊。

  关键马尼拉的精锐都派去攻打澎湖。

  战斗仅仅维持了半天,除大马城之外,整个马尼拉全部沦陷。

  当然,杀戮也是难免得。

  毕竟都是乌合之众,又憋了这么久,怕了这么久,根本就没法阻止。

  整个马尼拉是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港口上。

  “头,那...那是三娘吗?”

  陈旭升颤声问道。

  童笠也是一脸懵逼,只是稍稍点了下头。

  扑通!

  陈旭升跪了。

  只见他跪在沙地上,捶着沙子,嚎啕大哭道:“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杨飞絮走上前来,都不敢陈旭升,向童笠抱拳一礼,道:“头!计划有变,我们必须立刻赶往澎湖,支援弗朗机人。”

  童笠皱眉道:“为什么?”

  杨飞絮道:“因为相比起弗朗机人,倭人更加具有威胁。”

  “三娘!是谁得,这是谁得?”

  陈旭升突然原地蹦起,来到杨飞絮面前,泪声俱下地问道。

  杨飞絮冷冷道:“与你何干?”

  吴观生盯着那肚子,道:“看着像似郭淡的?”

  麻婆惊讶道:“这位小哥眼力不错,这都能够看出来。”

  “闭嘴!”

  杨飞絮又是尴尬,又是愤怒地瞪着麻婆。

  陈旭升咬牙切齿道:“郭淡,你个混蛋,老子要杀了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