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1255再铸鼎

第668章 临安事变 九 转角 本站全自动采集,有问题可在群内反馈!

1255再铸鼎 修改两次 5566 2020-10-14 02:4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1255再铸鼎 牛人阅读(www.qyshipin.cn)”查找最新章节!

  1273年,4月14日,14:00,临安。

  林宇身边有一群身着经典红白蓝军服的海军陆战队员,不多,但他对他们的战力很有自信,布置好任务后,便把指挥交给了他们当中领头的罗八五中尉,自己继续去别的方向调兵遣将去了。

  罗八五在海军中资历也算老了,是十三年前在崇明岛上入伍的四川籍水手,那时崇明岛甚至还不在东海国治下呢。不过由于文化程度不高,这么多年他也才混了个中尉。现在,他看着远处黑压压的敌军,不惧反喜——要是打退了他们,怎么也是件不小的功劳吧?停了好几年的军衔也可以动一动了。

  所以,他当即就着城墙的走向规划起战术来。

  临安城墙不是一次修成,而是借着地势多次扩建的结果,因此城墙的形状并非四四方方笔直的那种,而是多处弯折,有凹有凸,形成了复杂的线条。这样的构造对于东海军并不是很有利,因为他们的武器以射程见长,战场自然应该是越空旷越好。但真正的军人绝不能被客观条件的不如意打倒,罗八五稍看了一会儿,便对士兵们招呼道:“走,去前面的那处宽敞地列阵,阻击前面拐角处的敌军!”

  他所指的“宽敞地”就在嘉会门东边不远处,这一段左有人马登城用的驰道,右有凸出城墙的马面,横向空间比起狭窄的城墙宽上不少,更适合用于布置火力输出点。

  而这个宽敞地再东边几百米,便是外城东南城墙的拐角处。这个拐角处有一个水门,钱塘江的一个支流从这处水门流入城中,向北分成“大河”“小河”两条南北向的河流,为城中提供了重要的水源和物流通路。水门处既是控扼水源的要地,同时也是现在罗八五他们能打到的最远的地方了。

  人少好指挥,罗八五随便一比划,就带人在“防线”上排好了队形。实际上就是一个密集的两行横阵而已,堪堪从马面一直延伸到了驰道。此时,宋军尚未到达水门,罗中尉趁机掏起望远镜观察起他们来。

  这批宋军人数在一千以上,前后分了三段,看着应该是三个新军部。他们现在在城墙上行军,倒有点精锐气质,从城北一路走过来,还能保持住队形,很了不得了——话说回来,要是保持不了队形,在狭窄的城墙上根本也走不起速度来,早就自己撞一起了,能走过来的必然是有秩序的。

  “还真是齐整啊。”罗八五在望远镜用刻度比照着宋军的身形,估量双方的距离,“好,就让你们齐齐整整地在一起……六百米,穿甲弹,预备——”

  随着他的命令,列阵的陆战队员们轻松写意地从弹药袋取出一枚黑头铜壳弹,装进了真陨星步枪的枪膛内,然后举枪瞄准了前方。

  这种子弹是新产品,相比普通铜壳弹,主要区别在于弹头材质大部分都是钢,只在边缘覆了一层铜以嵌入膛线,长径比更大,重量倒仍然是与铅弹相同的25g。这一来可以节省用铅,二来在击中重甲的时候可以更好的穿透。新研发的铜壳弹本来存量不多,但这次紧急行动也顾不上节省了,一股脑都带了来,所以他们有的是可以挥霍的。

  黑头弹并不尽善尽美,有个非常令人头疼的问题是穿透力过于强了——这当然是问题,万一敌人没穿盔甲,反倒容易一枪两孔直接从肉里穿过去,没造成致命的伤害。现在林宇指定士兵们用这种穿甲弹,其实就是看中了这个缺陷——对面怎么说也是同胞,还是留点手,致伤而不致死吧。这或许有些假惺惺,但至少能让自己心安一点。

  平台中段的前排士兵蹲了下来,与站立的后排共同形成了双重火力。但两翼由于有女墙挡住了视线,就不能这么玩了,只有前排站着瞄准,后排拿枪等着给他装填。

  罗八五一个箭步蹿到了马面最外侧的女墙上,在风中站稳了身形,肉眼直视远方,等待宋军走出转角。

  不过宋军倒没这么直着闯过来,而是在水门附近停了下来,先控制了这个战略要地,才派了一队兵继续向前试探。

  看到他们如此谨慎,罗八五有些失望,他本准备先放几百宋军过来再以真陨星疾风暴雨的弹雨将他们击溃的,这样可以最大程度地摧毁他们的战斗意志。但就来这么几十人,可真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啊……

  他想了想,还是不甘心,于是转头对部下们说道:“停!改变策略,都别开枪!把标尺放下去,等二百米再瞄准,听口令按纪律开枪,不得滥射!”

  士兵们一头雾水,但还是按照他的口令继续忍耐了下去。

  宋军小队走过转角后,一开始走得小心翼翼,后来发现对面没开枪,才敢一路趋近。他们一直走到差不多二三百米的距离,发现东海军还没开枪,便各自取下火枪,开始装填起弹药来——

  就在这时候,罗八五果断喊道:“开火!”

  “砰砰砰……!”

  陆战队员们先后扣响了扳机,28枚钢弹应声而发,一边旋转着一边朝前方的宋军激射过去。如果是传统的滑膛枪,这个距离只能说“勉强能中”,但对于已经多次改进甚至都用上了铜壳弹的真陨星来说,这个距离简直是“触手可及”。

  虽然仍有几发打歪了,但造成的战果甚至还超过了子弹的数量。因为这些第一批到达的宋军都是没穿甲的轻装部队,穿甲弹在击中他们之后果然穿透了过去,再次撞在了后面的战友身上造成了二次伤害。实际上,后面那位可能反而更倒霉,因为弹头在打穿一人之后动能衰减,这时候再进入人体更容易翻滚造成更大的创伤,这可就不是一枪两孔能比的了。

  宋军先头部队遭此猛攻,顿时就崩溃了,风一般地向后逃回去,就连不少中了一枪的人也捂着枪口疾奔如飞。他们本来就只是来探路的,遭遇了强敌哪里还敢继续呆着?赶紧回去复命才是正道啊!

  而陆战队员们打完一枪,便娴熟地开膛开始装填,不料罗中尉这时突然说道:“等等,装完后继续摆弄一会儿,别急着开火。蹲着的也站起来活动活动吧。”

  罗八五就这么让他们慢慢来,直到差不多十多秒后,才让他们又打了一枪,而这次特意打歪,对已经跑出百米的宋军没造成太多伤害。

  “好,现在装填吧!”罗八五掏出望远镜看向前方,自言自语道:“……我们就这点实力了,你们过不过来?”

  果不其然,他这么一示弱,宋军将领收容了败退回去的探路部队后,在震惊于东海火枪之犀利的同时,也做出了“并非不能用数量压制”的判断。于是,他很快就派出了前锋一整个部的兵力,越过转角向东海军扑来。

  “很好,”罗八五摩拳擦掌起来,“标尺六百米,都看准了……龟儿子还挺谨慎的,走这么慢,麻麦皮,不管了,打吧——自由射击!”

  这部宋军一开始依然是常速推进,准备等到了刚才东海军开火的位置再猛然冲锋。但如果真把他们放那么近了,罗八五说不定就真的翻车了,所以他在这部宋军只转过来一半的时候,就果断下令发起了射击。

  这一次,陆战队员们就不客气了。中间前蹲后站的两排打完一枪立刻麻利地装填下一发;两翼虽然只有一排能开枪,但由于有后排在帮着装子弹,前排射手打完一枪立刻接下后面递过来的新枪再打,射速并不逊色太多。

  一分钟出头的时间里,他们几乎打了二百发子弹出去!

  在视野完全被硝烟遮蔽之前,罗八五看到了宋军之中的万千景象。他们有人尚未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就倒下了,有人在恐惧地叫喊,有人拼命向后逃去,有人直接卧倒趴在了地上,有人踩中了地上的战友,有人甚至直接翻墙从旁边跳了下去……

  看到这样的场面,当年从蜀地颠沛流离的罗中尉并没有多少成就感,反倒感慨了起来:“瓜娃子,干嘛非得跟老子们过不去哦。有这本事,去打鞑子,成都府不都早收回来了?现在好了,白白送命了吧?唉……”

  另一边,出了转角的宋军遭遇了可怖的打击之后,瞬间发生了崩溃以及踩踏事故,只能后队变前队退了回去。这下,他们一时是不敢继续前进试探了,只能想别的办法。

  “轰轰……!”

  但是,停下来并不等于就这么安全了。就在他们想着离开城墙转移到内城上去的时候,突然,一连串的爆炸在他们身边发生了,然后,就是从西南边传来了一连串炮声!

  是钱塘江上的燎原级对他们发动了炮击!

  若是普通的炮击,那倒还不用怕,城墙本身比江面高出了一大截,炮弹几乎是不可能打到顶面之上的人的。但是这次东海人打过来的炮弹不一样,是会在半空中爆炸的!

  随着爆炸声此起彼伏,城墙上很快被一阵乱气流扫过——这次舰炮用的是高爆弹而不是榴霰弹,没有大量弹片散出,只有黑火药爆炸产生的冲击波。这实际上没太大杀伤力,高爆弹原本是用来对付轻型船只和固定工事的,对付人群的效果很一般。只不过城墙上有女墙和城楼遮挡,榴霰弹从下往上打过去很难把弹片甩进去,所以用高爆弹打冲击波碰碰运气。

  而运气很不好,或者说技术不足,战果不尽如人意。因为高爆弹现在能用的引信只有时间引信,想把时间恰好控制到在目标上方爆炸简直是做梦。现在这一堆炮弹看着炸得热闹,但其实是像烟花一样在半空中随意引爆,而黑火药本身的威力也一般,产生不了太强的冲击波,所以具体打出来的效果也就是一阵狂风,没伤到多少人。

  但是,物理打击效果虽小,精神打击效果却是极强的。这一连串近距离的爆炸顿时让宋军慌了神,残余的两个加半个部立刻调转方向,一窝蜂地向后面观潮门的方向退去,也不管什么支援皇城了,还是先保住自己的性命吧!

  ……

  14:53

  当宋军在漫天烟火之下败退之时,另一边,在内城南方的丽正门外,两名文职人士也目睹了这一幕。

  魏万程对此自然是得意的,故作矜持地说道:“哎呦,那帮子海军真是粗鲁,怎么能这么对待王师?与权你放心,过一会儿我一定狠狠地骂他们一顿。”

  而他对面的陈宜中是笑不出来了——他与魏万程也是旧识,当年没中进士之前还收了他不少钱给写软文呢,因此现在就又忙碌地被派过来与他议和了。现在他不敢接他的茬,只好陪笑着说道:“无妨,无妨,朝廷一向视东海国为亲藩,打杀几个贼配军算什么?魏公,只要您让一步,先带着东海天兵退出外城,朝廷这边好说,什么都好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