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侯门庶子

第160章 反击 本站全自动采集,有问题可在群内反馈!

侯门庶子 淡淡的平常者 7065 2020-10-13 14:3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侯门庶子 牛人阅读(www.qyshipin.cn)”查找最新章节!

  看着赵文煜吃惊的样子,贺元盛的脸上,漏出几分隐晦的不屑,却没有继续开口。

  过了一小会,赵文煜缓过来了,略带紧张的说道:“贺提督,你什么意思!”

  以贺元盛的地位,突然约他见面,还说出了这番话,绝不是耍着他玩。

  所以赵文煜的心中,有了几分激动,因为眼下内阁首辅空缺,有了太子近臣,掌握兵权的贺元盛支持,他真有可能达到目的。

  “字面上的意思?”

  赵文煜深呼吸了一口气,郑重的说道:“若是贺提督愿意帮助赵某,待成为首辅后,赵某唯命是从!”

  文臣都善于搞阴谋诡计,所以赵文煜明白,贺元盛想要什么,立刻表现出最大的诚意。

  只是这番话,贺元盛一点也不相信,毕竟是空口白话,随时可能反悔。

  “尚书大人言重了!”

  接着话锋一转的说道:“想要成为首辅,你需要做一件事,就是上奏太子,请其继位为君,尊皇上为太上皇!”

  “这!”

  赵文煜的脸色发生了一些变化,因为此举算是彻底卖了永昌帝。

  虽然太子掌控神京,此事不会有危险,但骂名是少不了的。

  可赵文煜还是动心了,因为对他来说,只要能成为首辅,掌握权势,亲爹亲妈都能卖掉,何况区区骂名了。

  “这是太子的意思?”

  “你说呢?”

  其实这一切,都是贺元盛自己的主意,但也不算忽悠赵文煜。

  因为废立之事以后,永昌帝绝对是太子的一块心病,所以赵文煜此时上奏的话,很有可能成为空缺的首辅。

  毕竟能出任这个职位的人不多,神京的情况,又不容许首辅空缺,在这个时候,赵文煜上了一份这样的奏折,绝对会被太子看重。

  届时贺元盛在帮着说说话,首辅的位置,差不多是手拿把攥。

  “后日大朝会时,老夫当殿上奏!”

  赵文煜马上做出决定,神情也是一片坚毅之色。

  贺元盛点了点头,之后两个人开始商议细节,只是赵文煜的神情,一直很凝重。

  下午,贺元盛约见了小德子,略带感慨的说道:“德公公到是春风得意啊!”

  “哪里哪里!”

  初掌宫内大权的小德子,的确春风得意,哪怕是对着贺元盛,语气也有几分倨傲。

  看着小德子得意的样子,贺元盛强压怒火,平静的说道:“你倒是得意了,可你放进锦衣卫的那条恶犬,却一直在找贺某的麻烦!”

  此言让小德子有些尴尬,笑了一下,这才开口道:“陈同知只是奉太子之命做事,贺提督可不要误会!”

  “奉太子之命,栽赃贺某贪张枉法!”

  贺元盛的语气有些冷,这句话也让小德子色变:“有这种事!”

  “难道贺某会说谎!”

  顿了顿,略带讽刺的说道:“你的那条狗,抓了我那废物二叔后,可是没少逼问啊!”

  “该死的!”

  小德子恨恨的骂了一句,他是真不知情,所以心中有些恼火,同时也感觉到,陈炯这条狗,不那么听话了。

  “贺提督勿怪,这不是咱家的意思!”

  “谁的意思无所谓,不过陈炯的做法,让贺某颜面无光,是容不得他了!”

  这些话让小德子、再次变了脸色,冷冷的说道:“贺提督,这就有些过分了吧!”

  在小德子身边,可用之人不多,好不容易得到一个陈炯,若是让贺元盛搞垮,绝对势力大损。

  “过分,他栽赃贺某,贺某还能容他!”

  “陈同知可是三品大员,是太子亲自下令,代理指挥使职务,贺提督想动他,要看太子同不同意!”

  自从十几个大臣被罢官,太子的地位算是彻底稳固,小德子这个内宫第一人,自然有了底气,敢跟贺元盛硬扛。

  “陈炯是怎么一回事,你我心中有数,如今他的行为,贺某绝不能容忍!”

  贺元盛表明了态度,接着话锋一转的说道:“我知道,你的目的是掌握锦衣卫,贺某可以让出指挥使职务,但这个祸患,绝对不能留!”

  “此言当真?”

  小德子有些激动,贺元盛担任锦衣卫指挥使,他很不安心,若能用陈炯换取这个位置,自然不会犹豫。

  “当真!”

  贺元盛给出了肯定的答复,顿了顿,又开口说道:“不过一个陈炯可不够,德公公要在关键时刻,助我一臂之力,除掉侯英!”

  小德子把眼一迷,意味深长的说道:“贺提督还真是瑕疵必报啊!”

  接着话锋一转的开口:“咱家到是可以帮着敲边鼓,能不能成,就看贺提督的本事了!”

  贺元盛没有说话,而是点了点头,表示同意这个条件。

  与小德子取得默契,贺元盛当晚就去求见太子,严肃的汇报:“殿下,陈炯有不轨之心。”

  “什么!”

  太子大吃一惊,脸色也有些变化。

  “昨日之事,锦衣卫提前收到消息,却被陈炯压下了!”贺元盛淡淡的开口解释,神情很是凝重。

  “贺卿怎会得知此事?”

  “昨日之事过后,臣觉得十几个朝臣密谋,锦衣卫却没收到消息,实在太奇怪了,就派人调查一番,这才得知详情!”

  听到贺元盛的解释,太子的脸色变了,也相信了这番话。

  因为贺元盛掌管锦衣卫时,从没出现过这种情况,现在陈炯接管,却出了这么大的岔子,他怎能不信。

  而太子身边的小德子,却谨慎的看了贺元盛一眼,心中也多了几分忌惮。

  虽然不知此事是真是假,可小德子知道,陈炯是完了,哪怕他帮着说话,也未必能保住。

  “该死的逆贼!”

  小德子不帮陈炯说话,经验不足的太子,当场下令:“贺卿,立刻将陈炯下狱,严加审讯!”

  “诺!”

  贺元盛马上点头,然后离开东宫。

  半个时辰之后,贺元盛带着大队人马,抓捕陈炯,还抄了他的家。

  “贺元盛,你要造反不成!”

  被抓后的陈炯,语气还很嚣张,全然不知死期将近。

  毕竟他根基浅薄,朝堂上不会有人帮他说话,唯一的靠山小德子,也放弃了他,自然没有生路。

  “造反,我看你才要造反!”

  之后又低声说了一句:“抓你是太子下的命令,小德子已经放弃了你!”

  “什么!”

  陈炯顿时变得惊恐起来,他可知道贺元盛的话,意味着什么。

  “带走,严刑审讯!”

  不在理会吃惊的陈炯,贺元盛就一挥手,示意把人押走,接着对老周耳语了几句,这才返回北镇抚司。

  一个时辰之后,贺元盛看着贺政的口供,眼中带着几分冷意。

  这时,老周走了进来,恭敬的说道:“大人,这是你要的东西!”

  说完,递给贺元盛一封信。

  贺元盛接过来一看,不由得笑了出来,讽刺的说道:“侯英啊侯英,你恐怕没想到,两头下注的行为,会成为你的催命符吧!”

  这封信,是已被罢官的首辅陆禾章所写,上面有他和侯英商议的内容,其中自然是添油加醋,把主要责任推给侯英。

  “大人,太子会信吗!”

  “这是事实,在加上陈炯的口供,太子自然会信!”贺元盛自信的回应一句。

  很快贺元盛要的口供,被放在了他的面前,只是过来汇报的钱勇,脸上有些担忧之色。

  “怎么了?”

  一边看着口供,一边开口询问。

  “大人,陈炯快要断气了!”钱勇小心的回应着。

  贺元盛一皱眉,马上开口说道:“别让他死了,怎么也要再挺一天!”

  虽然小德子放弃了陈炯,他的死活也没人在意,可贺元盛还要利用此人做借口,牵扯出侯英,自然不能让他死了。

  “诺!”

  只要一天,问题应该不大,钱勇也松一口气。

  午夜之前,贺元盛拿着陆禾章的书信,以及陈炯的口供,入宫求见太子。

  此时太子还没休息,正在和小德子商议什么。

  “到底是怎么回事?”看到贺元盛后,太子开口询问。

  “陈炯在三天前,收到皇上密信,命其配合侯英行事!”

  “侯英。”

  “不错,就是侯英!”

  贺元盛给出了肯定的答复,并呈上口供和书信,继续说道:“侯英是废立之事的主谋,他先是利用贺政,又蛊惑了陆禾章,让其出面召集朝臣。

  不过侯英很谨慎,他做了两手准备,若是废立之事成功,则趁势接掌兵权,若是事败,则潜伏起来,伺机谋夺兵权。

  等他掌握兵权,就会率军西进,平灭叛乱,迎接皇上回京。”

  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这也是陈炯封锁消息的原因,只不过侯英担心事败之后,会被牵连,所以提前告密,算是留个后手。”

  陈炯之事,自然是贺元盛编造的,口供也是屈打成招。

  至于侯英之事,却没有冤枉他,不过大部分内情,都是贺元盛的猜测。

  “难怪在太和殿中,贺政一口咬定,是侯英主使此事!”

  这时小德子开口帮腔,毕竟跟贺元盛做了约定。

  本来陆禾章的信,已经让太子信了几分,毕竟不被追究之人,没有必要撒谎。

  现在小德子的提醒,更是让太子确信无疑,马上开口道:“逆贼,竟敢欺骗孤。”

  说完之后,就砸了一个杯子,脸上也是一副恼火之色……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