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无极法则

第191章 四强争霸赛篇 中秋节 本站全自动采集,有问题可在群内反馈!

无极法则 左捧颐 3982 2020-10-17 11:1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无极法则 牛人阅读(www.qyshipin.cn)”查找最新章节!

  翌日,10月4号,中秋节。

  白野俊的魂力上限来到了1916匹。

  秦昭阳的到访,打破了他的平静生活。这糟老头子来无影去无踪,天还没亮就把他从床上揪了下来,让他练习鬼跳、鹰踏、瞬影斩……

  仗着自己华南腿功第一人的称号,对白野俊严酷苛刻。

  各种灵魂发问。“你魂力怎么这么低?”

  “二段跳会不会?”

  “怎么学了一星期还不会?在水上起跳和在天上起跳不都一个样嘛,有什么区别?”

  “我告诉你,你什么都可以不会,甚至连法则都可以不会。但唯独最基本的东西,罡气、鬼跳、鹰踏、云寄……你必须得会,不仅得会,还得相当熟练。正所谓,树无根则无叶。又所谓,根深之树难折,泉深之水难竭。”

  “你这扎的什么?马步?我看拉屎都比这有劲。”说完一脚把白野俊套翻在地。

  白野俊的一上午就这么在汗水、痛骂声和自我怀疑中度过的。中午吃饭的时候,才偷得几分空闲。

  中秋节,加上秦昭阳到访,所以白云飞早早地就叫人备好了饭菜,各色菜肴、点心米粥、咸菜,还有银质的筷子碗碟摆了满满一桌。

  白野俊正吃着,被桌上的一棵幼苗盆栽给吸引了过去,以为是吃的,便下意识拿筷子舀了一点泥送进嘴里。

  细嚼慢咽,津津尝味,片刻后又面露苦色,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咽了咽,说:“这什么啊?明明看着跟一盆花一样,这么艺术,怎么吃起来这么难吃。还有这泥,这小苗子。”

  沈新竹转脸过去,低头与他说:“咳咳,野俊哥哥,这就是一盆花?”

  白云飞也“呃”道:“这是昨天晚上陆黎留下来给你的铁心树树苗,小康拿回去培育了一晚上,才长成这个样子,刚刚让人送过来。”

  “不是吃的啊?不是吃的摆桌上干什么?这不胡闹嘛。”白野俊竟无语凝噎,但吃了就吃了,也没啥。

  旁边秦昭阳来劲了,随手拿来一个空碗,放在白野俊面前,笑道:“来,吃,摆桌上的,别客气。”

  沈新竹又小声道:“秦老摆桌上的。”

  秦昭阳鼓了白野俊一眼,正色道:“这苗子,我刚才端详了很久。不简单,只要经常施以灵肥,用不了几年就能长到三品灵根,说不准又是一棵铁心树,甚至五品都有可能。”

  “这样嘛。”白野俊凝神思索着,满心欢喜道:“嘿嘿,陆黎送我的,当然是好东西。”

  秦昭阳咳道:“北欧神话听过吗?传说有一棵名叫“Askr Yggdrasills”的树,上达天际,下通幽冥,树上住着九个王国,所以又叫世界树。跟你这棵一样,都是白蜡树。”

  白野俊点头,“世界树啊,我听过。”说完又好奇道:“但白蜡树很常见吧,秦老。”

  “是。白蜡树很常见。但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可以比拟北欧神话中世界树的白蜡树真的存在,我见过,所以传说并非空穴来风。只要你好好培养它,这棵树能有无限可能。”

  白野俊停下筷子,若有所思。

  吃完了午饭,白野俊就端起他的白蜡树苗,在他房间的阳台上挑了个阳光好的角落,给树安了家。

  之后,他又回到房间里,逗弄起了他的小螳螂。正好秦老也刚吃完饭,老了,身体扛不住,要消化消化,便没有找白野俊的茬。白野俊也偷得几分清闲,自在自在。

  他抱着装有四品丹药破茧丹的蓝瓶子。

  心中愁绪千结百转。

  他这一生活得怎样,花柳繁华,温柔富贵。李正和李小歪呢?

  中秋节,本该一家人团圆的美满之日,他在富丽堂皇的庄园里思念母亲、哥哥。李正和李小歪又何尝不思念双亲,在破旧的棚户里。

  李正没进中华班,他百般遗憾,万般愧疚。想着,把这破茧丹送给他,助他开启法则,也算对他的一点补偿。

  白野俊想着,就去做了。

  准备了一个包裹,注明收件人“李正”的名字和地址,又找来一些泡沫来填充,便将药瓶放了进去。

  突然!沈新竹走了过来,后面还跟着嘻嘻哈哈的陆黎和毛平,把白野俊吓了一跳。

  “乖乖?”白野俊喊着,一看到陆黎和毛平,又惊道:“丫的,你们两个怎么又来了?中秋节不回家吃团圆饭,来我家蹭月饼?”

  陆黎大声道:“毛平!这家伙竟然不欢迎我们,亏我昨天还给他留了棵树种,忘恩负义啊,揍他。”

  白野俊慌忙抱头,连声说“我错了”。

  “那个,”沈新竹道:“是韩老师把他们叫来的,还有小曼、舒婷、贾泊舟、唐仲卿、张超、王有金……他们也都来了。”

  “都来了?还有张超和王有金。不是……为什么啊?就不怕我挖个坑把他两埋了嘛。”

  沈新竹释疑道:“韩老师知道秦老在这,所以就把大家都叫来了,让秦老也指点指点他们,毕竟马上就要比赛了。”

  “不行,我得看看去。这是我的地盘,卧榻之处,岂容他人鼾睡。”白野俊嘟囔着嘴走了。

  沈新竹“噗”一声,笑了。

  这都成年了,野俊哥哥还是那么孩子气。

  倒是毛平发现了什么,一个还没有来得及封箱的包裹,塞在泡沫里的蓝色小药瓶清晰可见,还写着“李正”的名字。

  毛平惊奇的目光,把沈新竹和陆黎也吸引了过去,两人定睛一看,同样一惊。

  此时,白野俊已经走远了,消失在了拐角。

  “这是……破茧丹?”陆黎端起小药瓶,细细掌看着,神情肃穆。凑上去一闻,药香扑鼻,可见里面的丹药尚存。

  陆黎一看收件人的名字,轻轻的念了出来,“李……正……”脸上的肃穆就泛起了波澜。

  “老白这是要把破茧丹送给李正?”陆黎惊呼道。

  三人都沉住呼吸,目光颤动的眼神中既没有丝毫怀疑,也没有丝毫不解,有的只是看到事实后的猛然一震。

  似乎在看到的一刹那,就咬定了真相。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