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万界真武大帝

第173章 帝王心术 本站全自动采集,有问题可在群内反馈!

万界真武大帝 蒙面怪客 8890 2020-10-06 20:34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万界真武大帝 牛人阅读(www.qyshipin.cn)”查找最新章节!

  “所谓帝王心术,无外乎‘平衡’二字。”

  “朝中有两党、四家,兼一干地方官吏各自成团,人心有私,尽皆结党专营,此乃无可避免之事。”

  书房简陋,烛火摇曳,场中有数人端坐,正中一人赫然是当朝皇帝。

  另有三人,一僧、一道,一儒生。

  此时开口说话的,就是这位来自京畿道的大儒黄培生,字明德,其人学术名传天下。

  “陛下虽天生口疾,却有玲珑之心,上可观天道运转,下可查百官众生。”

  “十年前。”

  “先皇想镇压世家、豪门、名门大派,此举若成,自可延续朝廷寿数。”

  “奈何,过刚则易折,一味打压,反而会造成各方势力的反抗,不为智者所取。”

  虽然儒生点评起先皇来毫不客气,但现今皇帝却是缓缓点头,若有所思。

  当下他举笔沾墨,在面前宣纸上写下一行大字。

  “先生以为,十年前之变,毁了朝廷命脉,这才有乱世将起之局?”

  “不然。”

  儒生摇头,道:“十年前,天下数道遇灾,千万人流离失所,乱匪冒头,大乱将至。”

  “那时候,我记得朝廷一年税银的三分之一,几乎都用在了赈灾上面。”

  “延法大师,是否?”

  “阿弥陀佛。”

  延法乃京城宝龙寺的主持,本身也出自皇族李家,佛法高深,经常出没于宫闱。

  他闻言点头,道:“当年大梁一年税收三千万两白银,赈灾需用去八百万两!”

  皇帝双眼一缩。

  这个数字、比例,可是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靖王那时出手,在短短一年之内,就吸引了全天下的注意力,并多得税银一千万两。”

  儒生捋须轻笑,继续道:“而且,各路匪军如无根之萍,不攻自破。”

  “此为延命之法,不能说为错!”

  皇帝点头,再次下笔,写下文字:“那先生以为,当如何是好?”

  “过刚易折,过柔则懦弱,当恩威并济,方是王道。”

  儒生面色一肃,道:“当年靖王行事太过霸道,先皇最后的应变却是绝妙。”

  “借镇武司之手,打压朝中不服,最后再借助靖王人头,收拢各方势力,稳固权势。”

  “须知,现今朝着的四大家族,有两家都是先皇那个时候提拔上来的,对陛下也是忠心耿耿。”

  “九门步军、京城统领,也都是在那个时候,换上了陛下的身边人。”

  “而天下武技,尽归镇武司,我们大梁的军部自也能分一杯羹,如此兵强马壮,可堪一战。”

  “……”

  皇帝嘴角含笑,轻轻点头。

  不过,略做沉思之后,他又是皱起眉头,再次提笔写下一行大字。

  “既已明白‘平衡’之术,先皇手段也挽天倾,为何乱世依旧还会来?”

  “这……”

  大儒面色微变,同样是摇头不解。

  “陛下。”

  一旁的道人适时开口:“天人化生,甲子轮回,天地之间岂有长久不败之理?”

  “历朝历代,皆想延续寿数,但人有天命极限,朝廷同样也有。”

  “长生久视,此乃逆天而为!”

  “若是陛下体悟天心,顺应大道,大梁寿数也需还能再延一两个甲子。”

  “若不能……”

  “乱世终究还是会来的!”

  “阿弥陀佛。”

  延法双手合十,默诵佛号。

  儒生也是轻轻叹气,面露悲戚之意,似乎对此同样无能为力。

  皇帝眼神变换,最终无奈掷笔。

  儒生见场中气氛变换,当即开口:“现今与当年情况相仿,但总体而言,还要好上一些。”

  “天下诸道,只有一处荒年,朝中局势也算稳妥,虽有妨碍大体可控。”

  “此即镇武司重开,自会引得江湖势力、朝中百官瞩目,陛下恰能稳固皇权。”

  “为后世子孙延续大梁寿数。”

  “嗯。”

  皇帝点头,下笔问道:“镇武侯年纪轻轻,不知能否做成此事?”

  “此子不容小觑!”

  儒生面色肃然,道:“镇武侯隐匿二十年,一遭起势,所作所为似乎都有谋划。”

  “而且能压服东厂,重掌权柄,以后必不亚其父!”

  “唔……”

  皇帝眼神闪动,若有所思。

  …………

  镇武司。

  后院有专门接待贵客之处。

  此时,就有人不请自来,出现在郭凡面前。

  “曹公公?”

  来人竟是宦官之中的第一号人物,司礼监掌印大太监,曹淳。

  现西厂厂公!

  西厂原身为锦衣卫,其后因先皇不满东厂、锦衣卫的做事拖沓,遂撤锦衣卫设西厂。

  此举,可谓把利用宦官的手段施展的登峰造极,甚至曾组成过一支全部是宦官的万人武装队伍。

  直至镇武司出行,两厂禁声。

  但时至今日,西厂依旧压在东厂上面,牢牢把控内宫绝大部分的权力。

  而且……

  他还是一位先天高手!

  曹公公在一侧坐下,拱手施礼:“侯爷,咱家不请自来,还望恕罪。”

  “曹公公客气了。”

  郭凡放下手中书册,直视对方:“不过,在下也确实没有想到。”

  “曹公公竟会亲自登门拜访!”

  说话间,他单手轻抚茶壶,壶水瞬间沸腾,并激射一道茶水落入对方身侧茶盅。

  “侯爷客气了。”

  曹公公咧嘴一笑,却是屈指一弹,把茶盅送了回来。

  “只不过,咱家打小不喜茶水,就借花献佛,送于侯爷细品如何?”

  “曹公公客气了。”

  郭凡眼神微动,单手轻抚,无形之力落在茶盅之上,缓缓推出去。

  “有些事,试一试总是好的,若不然少了一种滋味,人生岂不有憾?”

  他暗运内力,再次把茶盅送走。

  “不然。”

  曹公公摇头,脸带感慨:“咱家身上,早就比常人少了一样乐趣。”

  “再少一样,也是无妨。”

  “况且。”

  他低头轻笑,道:“佛门有言,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外物杂念,能少一样是一样!”

  他身不动,手不抬,茶盅自行在他面前止住,并缓缓朝郭凡飘去。

  茶盅精致、小巧,此时落来,却如山岳将倾,让郭凡身躯一紧。

  他识海勾勒,神象浮现,瞬间扫清不适,同时举臂缓缓迎去。

  与对方举重若轻相比,他的表情则要凝重许多。

  “曹公公既然通晓佛法,应该也听说过,菩提本无树,灵境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既然有就是无,又何必执着。”

  全力运转的金刚不坏神功,让他周身金光堪然,其力却深邃如海。

  一托,茶盅再次返回。

  “侯爷所言不假。”

  曹公公点头,双眼闪烁幽光,身躯虚空轻震,好似某物突然卷住茶盅,并飞速消磨其上的力道。

  “只可惜,那是天生慧根之人方可,普通僧人,无不以森严戒律稳守心境,以免被外魔所侵。”

  “咱家天资鲁钝、悟性不足,唯有瑾听圣人之言,一步也不敢踏错!”

  “曹公公过谦了。”

  郭凡轻拍桌案,心中刀意勃发,一股肃杀、阴冷之意猛扑而来。

  “天下习武之人多不胜数,成就先天者几人?”

  “曹公公能为先天,已是出类拔萃、天资绝顶之人,岂能算是鲁笨?”

  “不然。”

  两人双目凝然,茶盅则定于虚空,来回颤抖。

  “咱家能有今日,全赖内宫珍宝足够,资源不愁,再加上一点运气而已。”

  “倒是侯爷。”

  “年纪轻轻,修为就已如此精湛,假以时日,踏入先天还不是轻而易举。”

  他鼻间轻哼,身形虽然不变,却有一股至刚至大气息透体而出。

  瞬间笼罩整间房屋。

  “不敢!”

  郭凡面色阴沉,双手陡然一搓,九道漆黑刀芒凭空闪现,直斩对方。

  “曹公公大名,本候久有耳闻,今日得见不胜欣喜,不如较量一二?”

  内力、气势比拼,他终究还是处于下风。

  不得已,只能先下手为强!

  刀光一闪,瞬间斩碎茶盅,各划一道弧线,斜斜绕向对方要害。

  如今的他,已是能稍微控制白虎星宿戮神刀罡的走势、方向。

  “侯爷既然有兴趣,咱家自无不可。”

  曹公公阴阴一笑,大手一挥,一层莹莹之光闪动,横隔自身之前。

  他修行的武当先天功,也是当世顶尖绝学之一。

  功成,驻容养颜,气息悠长,即纯且柔,又能化作无匹罡力。

  此即神功一展,就拦在刀罡之前。

  “彭!”

  劲气暴碎,曹公公也面色一变,眼中更是露出惊疑不定之色。

  对方的刀气,竟凶猛如斯!

  连他的青玉混元神障,都能一击即碎!

  “呼……”

  不等他反应过来,眼前一花,一只宛如纯金打造的大手已是迎面击来。

  掌势变换,如纳天地于其中,让人心生躲无可躲、避无可避之念。

  “金刚不坏神功!”

  “翻天覆地三十六路散手!”

  曹公公眼神一凝,屏气凝神,同样轻抬右手,缓缓迎了过去。

  “彭!”

  虚空好似一晃。

  郭凡身躯微撤,十指轻弹,又是九道刀罡飙射而出。

  又来!

  曹公公心头狂跳,大袖一舞,缤纷掌影浮现,接连轰碎来袭刀罡。

  但不等他缓过气来,一股决绝杀机,已是死死锁住他的精神。

  “嗯?”

  “轰……”

  大地抖动,房屋轻颤。

  曹公公如被惊到的马猴,一个纵身,就朝后跃出了五丈有余。

  “魔刀!”

  心中转念,他突然‘呵呵’一笑。

  “侯爷神威,咱家算是见识到了。”

  “此来,并无他意,只是为了告知侯爷,镇武司有监察两厂之职。”

  “以后,西厂如何行事,全凭侯爷安排!”

  跪求订阅、收藏、推荐、月票、打赏、加书单……

  有写书的,求个章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