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言情 重生成小叔子的掌心娇

第五百一十二章 互相打量 本站全自动采集,有问题可在群内反馈!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成小叔子的掌心娇 牛人阅读(www.qyshipin.cn)”查找最新章节!

  张御医去隔壁侯府时,姜祁已经去上朝了。

  因为今儿个正好逢了十五,有大朝会。

  摇光听闻张御医过府,忙叫人迎到了前院正堂,又命人去准备好酒好菜。当听说一道过来的,还有张御医的徒弟小蓟时,摇光的挽着发的手不由得微微一顿。

  “哦?”她三两下挽了个坠马髻,随手拿起一朵珠花簪上,缓缓地放下了手臂。“那可真是太好了!”

  摇光眯了眯眼,觉得事情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他胆子不小!

  居然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进了武安侯府!

  莫不是想为他的那名手下报仇?

  摇光可没忘了,那名西戎探子是落在了他们夫妻的手中才被关进大理寺的!

  “有意思!”摇光可不惧他。

  “夫人看起来似乎有些兴奋。”丫鬟扶柳说道。

  摇光摸了摸自己的脸,说道:“是吗?”

  一旁的扶风也跟着点头。

  摇光笑了笑,没再多言。马上就要见到那位传说中的西戎国师了,怎么能不兴奋!她到想看看,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她甚至怀疑,他的失忆是不是也是装出来的!

  打扮妥当之后,她便大大方方的去了前院。

  因着府里没什么外人,有些规矩便可以省了。

  摇光戴着面纱,径直去了厅堂。

  “让两位久等过来。”摇光依旧是一身大红色的衣裙,整个人美颜得像一团火。

  张御医瞧见她这副遮遮掩掩的样子,觉得新奇不已。“你这又是唱的哪一出?”

  摇光扶了扶头上的发簪,面不改色的说道:“不小心沾到了花粉,过敏了。”

  摇光对花粉过敏,这事儿张御医是知道的。

  故而,他理解的点了点头。

  “坐下来,老夫替你把把脉。”张御医既答应了武安侯过府一趟,自然是办正事要紧。

  摇光也没跟他客气,挽起袖子,将手递了过去,搁在了小方枕上。

  张御医拿了块帕子覆在她的手腕处,说了句得罪,这才用手指按了上去。

  张御医把脉的时候,眼睛微微眯起,一手捋着胡子,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站在他身后的骆英,看似木讷,实则正不动声色的打量着这位侯夫人。

  尽管对方只露出一双狭长的丹凤眼,但从她莹莹如玉的肌肤和影影绰绰的轮廓不难看出,她是个美人儿,而且还是个风情万种的绝色美人!

  难怪武安侯会为了她,放弃京中那么多的名门闺秀!

  这脸蛋,这身段,的确是令男人无法拒绝的诱惑!

  可他也知道,武安侯可不是个贪图美色的草包!他会选择这个名不见经传的杨氏,肯定还有别的什么理由。

  他可没忘了,他的得力手下,就是栽在这夫妻二人的手中。

  武安侯夫人会武!

  这消息捂得可真够紧的!

  正是这看似柔弱无害的美人,断送了他手下的性命。

  骆英垂下眼帘,努力的将多余的情绪抹去。

  是的,他已经恢复记忆了。

  以前的种种,他全都记了起来。在手下被抓之后,他的处境就已经很危险了,可他仍旧选择留了下来。

  说不清是什么原因,就是觉得待在这里,心莫名的感到宁静。

  骆英打量武安侯夫人的同时,摇光也在打量着对方。虽然他表现的够小心,可却还是被摇光敏感的捕捉到了一些什么。笔趣阁dm www.zhaidm.com

  这人果然不简单!摇光在心底暗忖。

  换作是别的人,在身份疑似暴露的情况之下,怕是早就对侯府避之不及。而他,却堂而皇之的跟着张御医过来了。

  他要么是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要么就是在故意挑衅。

  摇光收敛起心思,不着痕迹的将视线撤回。

  正好此时,张御医也松开了手。

  “如何?”摇光顺势问道。

  张御医故意沉下脸来,说了些模棱两可的话。“不太好!从脉象上来看,你身体里多出来了一些东西。”

  摇光一听这话,心跳不由得加快。

  难道说,她真的病的不轻?

  想想年少时候吃的苦头,摇光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不过,到底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她并未表现出任何的慌乱。

  “烦请张大人开个药方。若是侯爷问起......就说是气血不足。”她不想让姜祁担心。

  张御医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确实是亏了气血,得补补。”

  摇光听得有些云里雾里。

  这张老头儿到底是几个意思?!

  站在张御医身后的骆英却是听出了一些门道来。

  他的目光从摇光的小腹处一扫而过,眼底满是阴郁。

  *

  张御医师徒二人出门不久,暗卫便将信儿送进了宫里。

  姜祁正悠哉的陪着皇帝表兄下棋,听闻骆英去了侯府,哪里还坐得住,立马告了声罪,向萧子墨借了匹马,一路飞奔出了皇宫。

  武安侯府距离皇宫还有一段路程,他紧赶慢赶也花了一炷香的时辰。

  回到府里,他将马绳往小厮手里一丢,就急匆匆的去了厅堂。

  那里,早已空空如也。

  姜祁又急匆匆的赶回后院,不知情的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呢。

  “侯爷!”

  “夫人呢?”姜祁逮住一个婆子问道。

  “夫人在屋子里歇着呢。”婆子何时见他露出过这般焦急的神色,愣了好半天才答道。

  姜祁一刻都不敢耽搁,朝着正院而去。当看到躺在美人榻上,悠闲地吃着瓜子的摇光时,姜祁总算是松了口气。

  看到姜祁,摇光同样感到吃惊不已。“今儿个不是有朝会么,怎么这么早回来了?”

  姜祁上前,一把将她拥入怀中。“你没事,太好了!”

  “我能有什么事。”摇光拿手指戳了戳他的胸口,娇嗔道。

  姜祁抱着她好一会儿,切实的感受着她的体温,这才松开了她。“隔壁府上的是不是来过?”

  摇光慵懒的嗯了一声。“刚走没多大会儿。”

  “你见到那人了?”姜祁又问。

  “是。”摇光如实以告。

  “你们碰面了?”姜祁不由自主的握紧她的手。

  摇光轻轻地拍了拍他的手,以示安抚。“张老给我诊的脉,没让他近身。”

  姜祁不敢大意,从她从头到脚的打量了一遍。“他可说了些什么?”

  摇光坏心眼儿的将张御医的话转述了一遍。

  不等她说完,姜祁的神色一下子就变得紧张起来,手上的力道也不自觉地加重。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