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言情 重生后我成了帝师的锦鲤

第247章 拜师之礼 本站全自动采集,有问题可在群内反馈!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后我成了帝师的锦鲤 牛人阅读(www.qyshipin.cn)”查找最新章节!

  以前公仪谌尚且不知小姑娘的心意,所以犯了糊涂倒是被百里朝华取笑了一顿,如今明白了过来,锦离这只小兔子哪里是这只老狐狸的对手。

  此时在毓萃园养伤喂鱼的锦离,并不知自己已然被某人安排的明明白白了。

  饶是君世子听着这一番直言不讳的话,也不由佩服某人的脸皮,沉默了半响,对他伸出大拇指道:“不愧是帝师大人,果然高明!”

  “只顾着和你说话,倒是忘记了正事……”君沉岚这才反应过来,认真的对公仪谌道。

  “如今京中流言颇多,说是锦离执意想要取消与南家婚约,是因为你的缘故……你看,要不要命人阻止一下?”

  毕竟如今公仪谌在朝中正平步青云,这些流言对于对人品秉性要求极高的帝师而言无疑是致命的,因为此事,今日下朝的时候苏太后还特意诏了肃国公以及他父王进宫商议对策呢。

  想到这里,君沉岚有些懊恼之前只顾着撮合这二人了,倒是忽略了这二位悬殊的身份。

  “不必了。”公仪谌淡淡的说道,他将手中茶盏放下,眼中闪过了一丝锐利的色泽。

  “端木炎自诩为这是良策,以那些愚蠢的世俗之见来攻击对方。只可惜,我并非是临阑月。”

  听到公仪谌口中提到这个名字,君沉岚也不由默然。

  那个如梅般高雅的君子,却最终折在那些小人的手中,令人惋惜啊。

  不过确实如端木炎所言,同样的手段,在公仪谌的身上不可能成功!

  毕竟这位外表看起来如玉高洁,但内里却是比磐石还要坚硬,和他硬碰硬,等同于找死。

  想到这里,君沉岚悬着的心也算定了下来,又恢复了素日里吊儿郎当的样子,道:“得了,我就不为你操心了。我还是帮着蒋正风早些将顾家的案子处理了。”

  嗯,只等两个人之间消除了师徒之名,这位才有机会名正言顺的追求人家小姑娘!

  “对了,行宫那些刺客可需要我帮忙?”

  君沉岚末了,方才想起另外一件棘手的事。

  天晟国的人出现在天泽行宫,且意图刺杀天泽帝师,看样子并不是什么好兆头。

  提及行宫的事,公仪谌嘴角原本噙着的笑也瞬间淡了下来,道:“不必。不过还有个人你去处理了。”

  君沉岚知道这件事他也不好插手,闻言便没再多说,便道:“什么人你直接说便是。”

  公仪谌冷冷的说出了三个字:“南与风!”

  清冷如冰的眼眸中,此时闪过一丝愠怒。

  二人说话间,枕流匆匆过来,道:“主上,临相过来了!”

  一听临相过来,君沉岚立即溜了。

  用脚指头想想都知道,临相此番前来是为京中流言兴师问罪的!

  书房中,百里朝华神色冰冷沉声问心腹道:“事情可办好了?”

  “回殿下的话,在城中的人手都布置好了。”

  “很好。”百里朝华微微一笑,涂着豆蔻的指甲掐下了一朵开的正好的海棠花,道:“此事要做的隐秘,不能让公仪谌查出是我们做的。”

  “是。”侍女应了一声,道:“五小姐那里,要不要派人盯着一点?”在线电子书 www.txtzaixian.com

  “不必了,总归让她在这里安静修养几日,等她回京之后……面对的可是暴风狂浪。”

  她淡淡的说道,正如当年的她……

  “楚锦离,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最终,百里朝华低喃的声音,很快消逝在了风中。

  当锦离听到顾昀让她敬茶的时候,略微懵了一会儿,呆呆的将一旁的茶水递给了顾昀。

  顾昀十分嫌弃的看着锦离道:“平时看着挺锦离的小丫头,连拜师礼都不会吗?”

  什么!拜师?

  锦离觉得此刻自己的样子看起来肯定很蠢,可是也不怪她如此惊讶,毕竟这位可是赫赫有名的鬼医,当日将那本医书留给她也是两个人的机缘,究竟哪里不对劲竟想着收她为徒?

  顾昀一见锦离愣在了那里,顿时不高兴了,没好气的说道:“怎么,拜我为师还委屈你了。”

  “那倒不是,只是觉得您突然收为我徒约等于天上掉馅饼,总觉得不是什么好事。”

  锦离激动归激动,但她并非是无知之辈,就算有昔年的旧交情但对于这位行事诡谲的顾昀,锦离依旧有些戒备。

  喲,小丫头还真不好骗。

  顾昀看着锦离一副戒备的样子,并未曾生气,而是悠悠的说道:“若是你拜我为师,我便替你那相好的治腿如何?”

  顾昀竟然能帮帝师大人治腿!

  锦离心中欣喜万分,当即忽略了顾昀口中‘相好的’三个字,立即接过冬青手中的茶水,十分诚恳的说道:“师傅,请受徒儿一拜。”

  瞧着锦离一脸诚恳的表情,纵使如顾昀嘴角也不由抽了抽,枉他以前还以为这丫头是老实的呢。不过也好,太老实的又如何能够继承他的衣钵!

  想到这里,顾昀心里舒坦了一些,喝下了锦离敬的茶。

  方才喝完茶,便听锦离立即问道:“师傅,四叔叔的腿疾您当真能治好?”

  她倒不是质疑顾昀的医术,而是因为毕竟帝师大人的腿疾十分麻烦,前世少帝倾国之力,没有找到那四件至宝,为此一直将此事引以为憾。而这一世锦离才知道原来这些年太徽阁找那四味药引已经找了好些年,因为她的误打误撞,方才找到了两味。

  还有两味一味被百里朝华送给了别人,下落不明;还有一味远在北漠不知所踪,锦离虽然急切的想要替公仪谌治腿,但也觉得十分艰难。

  被自己的弟子如此质疑医术让顾昀心里很是不悦,他冷笑道:“你这么一说我要是不治好他的腿,岂不是白辜负了你叫我一声师傅。”

  锦离闻言连忙道:“师傅我不是这个意思。”

  幸好顾昀也不是真的生气,他说道:“他的腿不难治……”

  锦离眼神瞬间明亮了起来,须臾之后,顾昀又道:“只是腿好治心病难医。想要治好他的腿,你得知道他这腿伤因何而起。”

  说着他看了锦离一眼,凉飕飕的说道;“小丫头,看你这样子还不知道他究竟是怎么伤的吧。不知道原由就心心念念的为他治腿,可真是……”

  说到这里的时候,顾昀长长一叹,真是个傻丫头啊。

  顾昀丢下这么些话之后便就离开了,根本没想着一番话究竟在锦离的心中掀起怎样的风云暗涌。

  这个晚上,锦离辗转反侧一直没睡着,冬青还以为她是伤口难受呢,半夜差点去请顾昀去了。

  锦离阻止了冬青,服了安神的药趴着沉沉入睡。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