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言情 殿下,王妃又在写休书

第二百六十三章 翻山 本站全自动采集,有问题可在群内反馈!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殿下,王妃又在写休书 牛人阅读(www.qyshipin.cn)”查找最新章节!

  苏慕灵年前被宋明杰劫持,远在京城的魏怀安并不知晓。乍一听管家说起,吃惊不小。

  顾不上外面大雪纷飞,魏怀安抓着管家让他把事情道个明白。

  “……二小姐和二姑爷给全家人都下了毒,大小姐被他们抓走。后来,无影带着他的朋友和老爷一起追去……后来城里闹时疫,皇上下令封城。再后来,老爷托人送了信回来,说大小姐已经被救回来了,不过家是回不来了,暂时留在城外庄子里。”

  “不对啊,年初二我还给灵儿写过信,她还说家里很好的。”魏怀安望着闻讯赶来的石榴和惜春眉头微皱。

  石榴和惜春有些尴尬地互相望了一眼,石榴作为代表解释道:“世子来信问候小姐,我们怕世子担心,所以才撒了谎。”石榴说完偷偷地瞄了陈升一眼。

  陈升领会。岔开话题:“世子,我们现在怎么办?”

  “去城外庄子。”

  魏怀安转身就往外走。陈升和苏寒赶紧跟上。

  石榴几步窜出去拦住了魏怀安:“世子一路辛苦,不如吃了晚饭再走?”

  “是呀,既然世子要去找小姐,那容奴婢们收拾些行李和世子一起去庄子。”惜春也赶紧挽留。

  苏慕灵此次离家,没有带换洗的衣物,身边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虽说城东有她们之前留下的一些衣物,但都是多年的旧物。

  魏怀安迟疑片刻,肚子很应景地叫了几声。又看看陈升和苏寒略显疲惫的脸,虽然心里想尽快见到苏慕灵,可还是点了点头:

  “也好,尽量快些。半个时辰后出发。”

  “是。”

  石榴和惜春赶紧分工,石榴去厨房吩咐做饭。惜春心细,回房给苏慕灵收拾些衣裳和日常用品。

  半个时辰后,几个人胡乱填饱了肚子,又带着惜春收拾好的两大包行李上路了。

  他们再次来到城门口时天已经微黑,守门的恰巧又是之前的那个官兵。

  “官爷,您再行个方便放我们出去吧。”陈升又拿出一锭银子放进他的手里。

  可这次这官兵却像被烫到一般,赶紧退后几步,低声劝告:

  “不是我不行方便,今儿你们进来的时候我就已经警告过你们:进来容易,想出去可难。眼下上面对出门的人严加调查,除了公干,谁也别想从这里出去。我劝你们还是回去吧,今儿别说是五十两,就是五百两,我也不敢放你们出去。”

  陈升灰溜溜回到马车旁,把官兵的话学了一遍。

  魏怀安知道进来容易想出去难,也没为难他,瞧着漫天飞舞的雪花他下了车。把石榴和惜春叫到一边说出了自己的决定:

  “如今想走城门怕是不行了。我打算翻山过去,快的话也就半天的路程。你们给小姐准备的东西我替你们带去,你们先回苏家。”

  石榴和惜春对看一下,不约而同地反对:“我们一起去。”

  “世子,小姐走的时候身边没有带人,庄子里又都是粗使的婆子,没个可心的人伺候,世子,您就带上我吧。”

  石榴一身子的力气,爬个山不在话下,她倒是有些担心惜春。

  “我也去,我能爬山。”惜春也一脸的掘强,一副绝不妥协的样子。

  魏怀安知道两个丫头对苏慕灵忠心耿耿,倒也没再反对。

  “好吧,那就都去。”

  “六顺,你把我们送到东山脚下,然后和五福把车马赶回苏家。”

  赶车的六顺委屈:“好吧。”本来说好和大家一起去庄子的,如今又去不得了。

  安排好行程,马车调头去了东山脚下。

  这时的天已经黑了。六顺把车上的防风灯笼拿下让魏怀安一行带着。

  陈升和苏寒每人身上背个大包袱,魏怀安和石榴、惜春夹在中间。一人前面开路,一人断后,踏着积雪开始往山上走。

  “陈升,你认得路吗?”

  都说小别胜新婚,石榴和陈升两个半月未见,才一见石榴就质疑他能否胜任带路的能力。

  陈升被石榴挖苦,也不恼,笑嘻嘻地回道:“你别小看我,我就是闭着眼睛也能把你们带到庄子里。”

  “吹吧,你连庄子都没去过,怎么知道庄子在哪里?”石榴毫不留情地冷呲。

  陈升还是笑:“怎么不知道,咱们翻过这个山坡,一直朝东走,就应该能看到。”

  “这么大的雪,天又黑,你要仔细些,别走了冤枉路。”石榴提醒他。

  陈升回头对她眨了眨眼,献媚地笑:“放心。”

  半个时辰后,他们之前走的羊肠小路不见了,只剩下白雪皑皑和漫无边际的树林。

  魏怀安停下脚步,看看身后离他越来越远的喘着粗气的惜春。他们几个都是练过的,走些山路脸不红心不跳的,可惜春不行,她只是个普通女子。

  “怎么样?要不让苏寒背着你?”魏怀安担心地问。

  这才走了不到十分之一,惜春就体力不支了,剩下的路她怎么坚持?

  “不用,我能跟上。”惜春掘强的说完,紧走了几步。酷笔趣阁 www.ku162.com

  “咱们歇息一会儿。苏寒,你去找根合手的木棍。”

  魏怀安说完席地坐下。

  “是。”

  苏寒把包袱一放,窜上最近的一颗大树,只听到“噼里啪啦”几声,苏寒紧接着跃下。

  “给,试试合不合手。”

  苏寒把一根去了枝节的木棍递给惜春。惜春接过来试了一下,长短粗细刚刚好。

  “正合适,让你费心了。”

  苏寒笑笑不说话。

  歇息了一刻钟时间。魏怀安起身,大家又重新上路。

  惜春有了这个拐杖,倒是省了不少的力气。不过这也仅仅是短时间起了作用,没过多久,惜春再一次被落下。

  断后的苏寒见他们离队伍越来越远,着急地跟惜春商量:

  “我知道背着你走是有些不合适,要不你拽着我的胳膊咱们走快些好不好?”

  惜春也知道她拖了队伍的后腿。见前面几个身影渐渐模糊,她也顾不上许多,只迟疑片刻就把手搭在苏寒伸过来的胳膊上。

  苏寒说了句:“得罪。”然后夹紧臂肘,连拉带拽拖着惜春追赶队伍。

  惜春一手拄着棍子,一手被他拉着,速度顿时快了起来。

  可没过多久,惜春忽然一个咧斜差点摔倒,幸好被苏寒及时扶住。

  “怎么了?”

  苏寒见她脸色痛苦,忙松开她,蹲下来询问。

  “我的脚……冻的没知觉了。”惜春懊恼。

  原来惜春不知要爬山越岭才能到城外,穿了双家常棉鞋。

  山上雪厚,惜春一脚迈进去雪倒灌进鞋里。雪在鞋里融化,惜春怕他们让她返回,一直忍着不吭声。

  如今一个多时辰过去了,她的脚在雪水里泡着早己冻得麻木了。

  石榴听到身后的声音,赶紧跑过来查看。她费力的脱掉惜春的鞋子,扒掉惜春袜子上冰碴,又帮她把鞋重新穿好。

  “惜春,你这样子是走不远的,要不我背你?”

  石榴知道惜春顾及他们是男人,体贴地和她商量。

  惜春一听眼睛眨了几下,泛了红:“对不起,是我拖累你们了。要不……还是劳烦苏寒背我吧。”

  石榴到底也是个女人,雪地里自己走时间长了还得借陈升的力,再背上她……惜春知道这个时候这种情况下她不能矫情。

  魏怀安接过苏寒的包袱背在自己背上。苏寒背上自责不已的惜春,几人加快了速度,继续前行。

  又走了一个多时辰。陈升慢慢停下了脚步。他四下张望着,又抬头看了看天。雪依旧在下,天上雾蒙蒙一片。

  陈升等魏怀安走近,有些尴尬地望着他:“世子……好像有些不对,这树好像越来越多,雪也越来越深了。”

  “我们迷路了?”石榴两眼瞪的溜圆。“陈升,你不是说你闭着眼睛都能找到吗?”

  “是呀,按说路不远。凭着感觉也能走到……”陈升瞧着石榴瞪着他的一双眼,住了嘴。

  魏怀安口吐着白雾也四下望了望,回头看看跟上了的苏寒问:“你看呢?”

  苏寒也望了望天:“是有些不对。可惜这天上没有星辰,无法辨别方向。”

  “世子,怎么办?还走吗?”陈升紧张地问。

  “这雪也不知道要下到什么时候,咱们再往前走走看。”

  魏怀安倒是没有责怪他的意思。本来嘛,这漫天大雪,又是黑夜,走错了路是难免的。他也一直跟着,不是也没发现不对嘛。

  见魏怀安没有怪罪,陈升心里更是不安,再前行时一双眼仔细地查看着四周,努力想透过黑暗寻到他们希望看到的东西。

  又一个时辰过去了,雪依旧在下,树越来越密,原本寂静的树林里不时传来食肉动物零星的叫声。

  陈升停下脚步望着侧方黑黝黝的一片跟魏怀安请示:“世子,前面好像有房子,属下去查看一下。”

  魏怀安点头。

  陈升抽出身上宝剑,瞬间消失。

  没多一会儿,陈升兴冲冲回来了:“世子,前面有一处木屋,我们去那里休息一下吧。”

  几个人在寒夜里走了三个多时辰,早已冻透。离天亮还有一段距离,他们正好休息一下。

  “好。”魏怀安正有此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