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言情 医妃娇宠

第265章 胥华复明 本站全自动采集,有问题可在群内反馈!

医妃娇宠 风不觉 4498 2020-10-16 11:24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医妃娇宠 牛人阅读(www.qyshipin.cn)”查找最新章节!

  内院之中,胥华已经等候苏云锦多时了。

  他等待这一天,像是已经等待了半世。他的身份,他的世家以及他的地位,从胥华出生开始便在不断地鞭策他一定要做到最好。

  唯独这双眼睛是他的拖累。

  年少的时候,他也不是没想过要一了百了,或是自暴自弃的想让父亲母亲放弃自己,再培养一个合适的继承人。

  可每一次听到父亲秉烛叹息,听到母亲以泪洗面,他便再也狠不下心来了。

  这些年,作为胥家唯一的子嗣,他就算是目不能视也能将任何事做到最好,凭着这一口气让世人皆不敢小觑。可就算如此,他又怎敢说自己从未彷徨过呢?

  寻常人不会理解,一个从未见过光亮的人是多么渴望能够看到世间的光怪陆离。

  他等了二十多年,终于等到了这么一个人,用笃定的语气告诉他能治。

  是否能够痊愈,成败在此一举了。

  目不能视的人,听觉往往都要比寻常人更加灵敏。

  胥谨辛和苏云锦离的尚远,胥华便已然听到了二人的脚步声,他摸索着站起身来,装作一副不大急切的样子开口:“怀王妃来了?”

  只是他起身的时候太过急切,衣袖一不小心带倒了桌边的茶盏,已然凉透的茶水浸透了他半边的袍袖。

  苏云锦见过太多病人,自然也能够明白胥华此时的心绪。

  他快走了两步,上前将人扶住:“公子请坐,莫起身了,这几日有没有什么不舒服?”

  不出意料,胥华应道:“常日里也没有什么不舒服,只是伤口痛痒了几日,倒是正常现象。”

  和同样懂医术的人说话就是不费力,苏云锦心知胥华急切,便也没坐。

  她直接道:“七日已过,我看时辰已经差不多了。外面的光太盛,对眼睛不好。胥公子还是回房间稍坐吧,我来为您拆绷带。”

  一行人连忙又齐步走回了房间,胥华坐了下来,此时倒是还能挤出一抹笑来。

  他开口安慰道:“父亲无需担心,我相信怀王妃定能妙手回春的。即便是我的眼睛真的没能治好,这么多年过去我也已经习惯了,对我日常生活倒也没有多大的影响。”

  “好孩子,你能这么想为父便放心了。”胥谨辛拍了拍胥华的手背,复转向苏云锦:“怀王妃,开始吧。”

  “那我要拆了。”苏云锦提示道:“胥公子,稍后我拆掉绷带后,您千万不要急着睁眼。您的眼睛久未见光,若是骤然睁眼容易被外界的光线灼伤。我会用手挡在您的眼前,您慢慢睁眼便可。”

  胥华郑重的点了点头。

  厚重的绷带一圈圈的拆解下来,就算是并未按着脉搏,他也能听到自己怦然的心跳声。

  眼前的束缚感被一层一层的揭开,就像是揭开了这半世的黑暗。

  终于走到了这一天,胥华却有些近乡情更怯了。他突然有些害怕……若是做完了手术依旧看不到该怎么办?

  他已经将自己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苏云锦的身上了,如若这一次还是看不见,他实在是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有下一次机会。

  “胥公子,您可以慢慢睁眼了。”就在此时,苏云锦的声音突然传来。

  胥华紧紧地捏紧了衣摆,他嘴唇动了动,眼皮艰难且凝滞的缓缓睁动。

  “怎么样?能看到了么?”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521.com

  “公子,您怎么样?”

  胥谨辛和云都的语声一前一后的传来,倒是比他还要急切。

  胥华颤抖着手臂捏紧了衣袖,缓缓的睁开眼。一片昏暗之中,竟缓缓的涌入一枚光点。

  偌大的世界以这枚光点为圆心渐渐向外扩大,这世间的万物都有了轮廓。

  从黑白,到颜色鲜明。他的耳朵像是在这一刻短暂失聪,再听不到外界的任何声音。只有眼前这一方小小的院子,便足以盛的下世间万物。

  胥华抬起手,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十指。

  分明的轮廓映在眼睫之中,他屈了屈手指,视野之中的那只手也屈了屈手指。

  这确实是他的手,他真的看到了。

  “我……能看见了。”胥华捂住眼睛复又挪开双手,几次之后,这才不敢置信的恍然落下泪来:“我真的看见了……”

  胥谨辛和云都也跟着激动落泪,他们所有人等待这一天,都已经等待了多年了。

  就连与胥家众人不大熟悉的东袖,也红着眼眶站在不远处,悄然落下泪来。

  唯独苏云锦在笑,发自内心的开心。

  她见过太多这样的场景,失而复得的喜悦与绝境逢生的欢愉,这是她学医的初衷,也是最想看到的东西。

  似乎看到身边的人发自内心的高兴,她所受的那些劳累便也甘之如饴了。

  胥华站起身来,先是走到胥谨辛的面前,扑通一声跪下身来,深深地叩了个头:“父亲,儿子让您担心了。”

  “只要你能看得见了,为父这些年来所作的一切便也都值得了。”胥谨辛连忙将胥华扶起来,别过头去抹了把眼睛:“能看到就好,你好为父便好,为父这便写封信去给你母亲道喜。”

  胥华还沉浸在眼睛复明的喜悦之中,一时间倒也忘了给母亲写信的这件事了。

  他看向一旁的云都,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没有多言。

  而云都却哇的一声蹲在以上哭了起来,就差没有坐地打滚儿了,实在是哭的毫无形象。

  二人相伴多年,感情全在不言中,自然也不用多说什么。

  半晌,胥华方才转过身来看向苏云锦。

  四目相对的一瞬间,他神情温柔,深深地躬身一礼:“多谢怀王妃慷慨施救,辽我眼疾。在这世间父母给了我第一次生命,而怀王妃便是给我第二次生命的人。”

  胥华沉言道:“怀王妃的大恩大德,胥某永世难忘!”

  “胥公子请起,举手之劳而已,您千万别这么说。”苏云锦连忙将人扶起来:“虽说胥公子眼睛复明了,但常日里您还是要注意保养,最初的这三个月不要经常用眼,当常以黑布覆眼才是。”

  苏云锦道:“这双眼视物也是一个渐渐康复的过程,您现在虽然能看到周遭的景物,但想必也掌握不好距离和分寸感,我还是建议你每天最多用眼一个时辰,这样每天添一刻钟,渐渐复健才好。”

  胥华也是行医之人,自然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的道理。

  苏云锦让他如此复健,也确实是为了他好。

  在过去,他双眼所及之处都是一片黑暗,但是从方才到现在,他急于看看这光怪陆离的世界,倒是多少有些头晕了。

  苏云锦连忙将人扶坐下来:“你刚开始视物,会觉得头晕恶心是再正常不过的情况了,倒也不用太过担心,过一段时间渐渐便会康复的,倒也不用挂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