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言情 小侯爷的赘婿日常

第228章 前去打探消息 本站全自动采集,有问题可在群内反馈!

小侯爷的赘婿日常 妖晓歆 5312 2020-10-16 11:24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小侯爷的赘婿日常 牛人阅读(www.qyshipin.cn)”查找最新章节!

  况且,惠国庵作为青祁最有名的寺庙之一,每年都会有后宫嫔妃前去礼佛,青玄大师作为主持又怎能不亲迎接待?

  所以说,表姐还是莫要想这些有的没的的东西,如若心中自由,不管你是身处何地,都不会受到丝毫影响的。”

  文容仙见江元柳认真劝说的模样,一时间竟笑了:“我也不过是嘴上说说,倒惹的你这一顿劝说。如今爹爹还未从危险中脱离出来,我又怎会有那样的念头。”

  说完,文容仙便微微低头,面上不由得浮现出一抹不易察觉的担忧。

  听她这么一说,江元柳的心情却是越发的沉重,但是也深知,除非是找到青玄大师的那盒被盗的斛葛,否则外祖母怕是已经打定注意要把表姐嫁进那郭王府。

  想着先前郭王府所看到的一切,江元柳只觉一股寒气从她的脚底猛地涌上心头。

  郭王要是没有那样的心思,倒还好说,如若郭王真有这般的心思,将来不管是成功还是兵败,表姐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江元柳抬首看向文容仙,见她不仅样貌秀美而且举止端仪,江元柳深知必须在老太君答应这事之前,找到那盒被盗的斛葛。

  把玩着手上的团扇,江元柳随即笑着站起来告辞:“如今来了半日,我也该回府了。”

  文容仙见到她要走,眼神当中立刻就浮上了不舍的目光,站起来拉着江元柳的手挽留道:“还是用过晚膳再走吧。”

  但是江元柳却是摇了摇头,让文容仙留步不用送出门,自己带着滕逐月便离开了。

  “回府。”原本想直接去余庆楼,但一想到自己一日之内出现在余庆楼的次数过多,恐怕会引起暗中敌人的猜忌。

  倒不如等会儿派滕逐月过去,这样也省去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一路上,江元柳靠在马车内壁闭目静思,马车则是一路小跑,不到半盏茶的时间不一会便到了护国公府。

  滕逐月扶着江元柳快步向着内室走去。

  见到早上自己练字的笔墨纸砚还没有收起,于是走到桌前,执起放在一旁的毛笔,在笔尖轻蘸上些许墨汁,随即拿过一张宣纸,在上面快速的写了几个字。

  吹干折好之后交到滕逐月的手上说道:“现在就去交给刘大,他看到之后知道该如何去做,记住一定要快。”

  “可是要是我现在走了,就没有人保护小姐了,万一那些人......”滕逐月看着江元柳身边现在一个伺候的人都没有,心中多少是有些但又饿,于是便磨蹭的不想离去。

  “速去速回,我在府上不会有什么事情的。”但是江元柳却用严厉的眼神看着她催促她抓紧时间。

  滕逐月深知这纸当中写的肯定是很重要的事情,于是一跺脚便飞快的离开了,飞身一跃就离开了国公府。

  滕逐月像一阵风一般冲进了余庆楼,紧接着就了三楼。

  此时孙萧羽正在二楼的雅间内核算这月的进账,偶然抬头间,居然见到江元柳的贴身护卫滕逐月再一次出现在余庆楼。

  于是便立即招手让身边站着的掌柜靠近一些,在他的耳边低语了几句:“你现在亲自送一些补品前去三楼,也不急着出来。”

  那掌柜也是个聪明人,有些事情不必明说一点即通,于是立即点头称是,朝着孙萧羽行了一礼便快速的走出了雅间。

  “将军,这是小姐让我交给您的。”刘大虽然只是平王的一个贴身侍卫,但是却是青祁赫赫有名的将军。

  只是平王于他是有养育之恩的,他也是一个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之人,所以这才甘愿呆在平王的身边,只做一个默默无闻的侍卫,只为了保护平王的周全。

  刘大接过滕逐月手上折好的宣纸微微敞开,只是突然感觉到有人在接近自己这边,于是立即冷声道:“谁!”

  滕逐月此时也感觉到了有人靠近,一只手已经缓缓的抹上了剑柄。

  随后两人放眼看去,却见到余庆楼的掌柜端着一盅补品满脸含笑的站在门口,随后落落大方的走了过来说道:“这是小姐刚才离去时让小的熬制的补品,说是这个点送进来。”

  在说话的片刻之间,,掌柜那双精明的眼睛借着手中托盘的掩护,迅速的扫了一眼刘大手中的宣纸。燃文网 www.rwenw.com

  闻言,刘大并没有在出声,,随即谨慎的看向一旁的滕逐月,见到她朝自己点了点头之后,这才微微放下了警惕。

  那掌柜本以为自己获得了信任,,正打算推门进入厢房的时候,却被一柄宽剑给挡住了去路。

  “把东西交给她就可以了。”刘大一脸警惕的开口,既然他答应了江元柳要保护里面的人,那就绝对是不会让外面的人接近这件厢房的。

  这掌柜刚才悄无声息的靠近这间厢房,此时又是一脸笑意,恐怕是心中有鬼,否则又岂会这般无事献殷勤?

  滕逐月见状,也不等那掌柜开口推脱,,立刻就抢过他手上的托盘,随后开口说道:“多谢掌柜了,您请回吧。”

  那掌柜本也还算是个厉害的人物,,但是今日却偏偏遇上刘大这个更为厉害心思更加细腻的人。

  况且对方手中还有兵器,,他眼下是不能以卵击石的,所以只能慢慢的离开了三楼。

  等到掌柜离开之后,,刘大便拿开盖子,仔细查看了一下里面的补品之后,这才对滕逐月点了点头,让她进了厢房,自己则是仔细的收好那纸条,继续站在门口守着里面的人。

  那掌柜在离开之后则是快步进了二楼的雅间,见孙萧羽此时正负手立于窗前,轻声开口说道:“少爷。”

  闻言,孙萧羽转身看向他,平淡的眼底当中隐藏着少有的焦急,立刻开口问道:“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掌柜想了一会这才谨慎的开口:“借少爷的笔墨一用。”

  说着便看向孙萧羽征求他的意见,,见到他点头,这才恭敬的走到了桌前。

  拿过一张宣纸,执起毛笔,,凭着自己的记忆,缓缓的写出来那张纸上的东西。

  写完后,掌柜拿起宣纸放在嘴边吹了吹,,随后把宣纸反过来恭敬的递到了孙萧羽的面前。

  孙萧羽接过宣纸,见到上面赫然写着一个‘斛’字,眼神当中充满不解和疑惑,随后便问:“没有听到他们交谈的内容吗?”

  掌柜颇为无奈的摇头,面露惭愧的说道:“房间里面的男子武功高强,奴才方才只是稍微的靠近了他们,便立刻被发现了。只不过好在他刚才只顾盯着奴才,忘记将手上的那纸条收起来,奴才这才隐约的看到了这个字。”

  听他如此一说,孙萧羽心中便也明了,,刘大乃是平王身边的人,警惕性常人自然是不能比的,掌柜如今折在他的手中也不算丢人。

  于是也不再追究此事,挥了挥手便示意掌柜退下了,,自己则是拿着那纸看着上面的字有些发愣,她到底遇到了什么困难,居然连平王身边的人也出动了?

  平展的眉头微皱,孙萧羽让小豆收起了摊在桌上的账本,,小豆无意间看到了那纸上的‘斛’字,颇为不解的歪着脑袋想了半天,于是好奇的问道:“少爷,这是个什么字?怎么长的这般奇怪?”

  孙萧羽见他双目盯着‘斛’字发愣,,无奈的摇头,略带责备的语气说道:“早就说了让你平日里多读些书,你却只顾着练武贪玩,居然连‘斛’字都不认识。”

  听孙萧羽这么说他,小豆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织布工总觉得这个‘斛’字听起来十分的耳熟。

  只是这些都是主子的事情,他一个做小厮的,只管负责伺候好主子就好了。

  于是便手脚麻利把桌上的几本颇为重要的账本包好,,随后贴身的收在胸口,这才陪着孙萧羽走出了余庆楼。

  匆匆三四日过去,,刘大那边依旧没有一丁点消息,,盗走斛葛的人似乎是做的天衣无缝,居然一点线索都没有留下,实在是让人恼怒。

  如今距离三月之期的日子,也是越来越近了,此时他们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连。

  而郭王府这边却为了避免辅国公府应下之前郭海辰与文容仙婚事的事情,居然对外宣称郭王恶疾突发,一月之内闭门不见。

  一时间,别说是官宦人家进不了郭王府,,就连赵暮齐这段时日多番派人过去一探虚实,也都只是前厅坐了坐,完全不见郭王府各位主子的身影。

  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江元柳心中不由的冷笑,好你个郭王。

  怕是早就算准了辅国公府会迫于无奈答应下郭海辰与文容仙的婚事,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才来了这么一手。

  只是,之前郭王妃可是亲自上辅国公府提这件事情的,随后文楚云就便被人给刺杀,现如今郭王府又是这样的表态,如此看来,难道刺杀文楚云的事情,与郭王府无关?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