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言情 病娇王爷深深宠

第730章 她的暴脾气 本站全自动采集,有问题可在群内反馈!

病娇王爷深深宠 墨涵元宝 4725 2020-10-16 11:24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病娇王爷深深宠 牛人阅读(www.qyshipin.cn)”查找最新章节!

  萧明姝又等了一阵子,她似乎听到傅胖倚靠在扇门上,悠长的喘着气,他似乎压抑着什么情绪,就是不肯来开门。

  萧明姝垂眸想了一阵子,扬起脸说:“傅胖,你再不开门我可就走了!”

  傅胖嗯了一声,“你先回,等我方便了,我去找你。”

  萧明姝说:“等你去找我的时候,我给你准备到良药可就没了,到时候你可别后悔。”

  傅胖顿了顿,说:“多谢你,没了……是我无福消受,你回吧。”

  萧明姝哼了一声:“好,那我走了,你可别惦记。”

  说完,她大踏步的离开门前,步子迈得挺重,听起来似乎有些生气了。

  门内的傅胖攥着两只手,手背上的青筋有些明显。

  他闭着眼,不知道在压抑着什么情绪。

  回廊里安静了,静得再也听不见女孩子的脚步声。

  更是没有她清越带着娇俏的话音。

  傅胖猛地睁开眼,眼神里藏着慌乱,他似乎有点儿后悔。

  他侧耳贴在扇门上,仔细的朝外探听,“真的走了啊?也不多劝劝我……”

  说完,他又兀自嘟囔道,“不过也是,若是多加纠缠,那就不是糖糖的个性了,她向来说什么就是什么,不屑于虚与委蛇。”

  傅胖说完,长叹一声,缓缓拉开房门。

  走廊里空荡荡的,哪里还有人影。

  傅胖的表情略显失落,他正欲关门的时候,后窗却传来动静。

  他侧耳一听,脸上立时显出紧张来。

  他正欲唤人来,却又嗅到一股淡淡的芳香。

  这香味儿他熟得很,甜甜的软软的。

  傅胖心思一动,脸上有些惊喜与不甘置信,他蹑手蹑脚的回身往后窗走去。

  后窗近旁的床帐帘子一动。

  “你干什么呢?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不方便……”女孩子娇俏的话音戛然而止。

  傅胖呆呆的看着女孩子,脸上有欢喜,又欣慰,慢了半拍他才想起自己的“不方便”之处。

  傅胖立即抬手捂脸,“糖糖你怎么能这样?我都说了……”

  萧明姝则不由分说的上前,一把拽住傅胖的胳膊,把他的手从脸上拉下来。

  她目光灼灼的盯着他的脸,她一张精致小脸儿上的表情则变了几变。

  她咬牙切齿,声音从牙缝里挤出来,“说,谁打的?”

  傅胖的圆脸,原本白白胖胖,后来因为水土不服,饮食燥热上了火,出了好些红疖子,也是白里“透红”。

  可现在呢,这一张白胖的脸,却是红一块青一块,肿的像是被卤的猪头。

  他的两颊都肿的老高,难怪说话,像口里含着一块糖。

  傅胖低着头,不吭声。

  “我问你呢。”萧明姝冷声说,“谁打的?”

  傅胖摇摇头,“你别问了,我这样还不够丢人吗?”

  “是丢人事大,还是受人欺负事大?”萧明姝斜睨着他问道。九洲中文 www.9zzw.com

  傅胖闷声说:“丢人事大。”

  “你……”萧明姝被他气得哭笑不得,“这是在南境,又不是在京都,你即便丢了面子,除了我也没人知道,在我面前,你有什么面子可言?咱从小一起长大的,你什么窘事儿我不知道?”

  傅胖无语凝噎的看着她。

  萧明姝抬手拍了下他的肩。

  还没说话,就见傅胖龇牙咧嘴的嘶了一声。

  惊的萧明姝差点儿掀开他的衣服看看里头伤的怎样。

  若不是傅胖死死的抓着衣领,她说不定真就掀了。

  “你一定要追问吗?”傅胖忽然收敛起表情,认认真真的问。

  萧明姝点头,“那是当然,你是我什么人?我岂能不问?”

  傅胖盯着她看了片刻,“你若执意要问,我就告诉你,离楼辰远一点儿!最好离开南境!”

  傅胖说完,跟赌气似得看着她。

  萧明姝微微一愣,“楼哥哥?你是什么意思?”

  傅胖眯了眯眼,“字面的意思,你哪句听不懂?”

  萧明姝歪着头,“你是说……楼辰连累了你?不对吧,南郡的人巴结他还来不及,怎么可能因为他打了你?”

  傅胖重重的哼了一声,“从他得利,自然也会从他受害,树大招风。他自己树大根深的,可不就刮断了离他近的旁枝末节。”

  萧明姝上下打量着傅胖。

  傅胖则回避着她的视线,“咱们认识多久了,你还不信我,却信一个外人吗?我提醒你,他这么对你好,不是没有目的的,他动机不单纯,身份不简单,糖糖,你性子天真烂漫,品性善良,你很容易被人骗,所以……”

  萧明姝语气幽幽的说:“所以你就含糊其辞的骗我?”

  傅胖吓了一跳,心虚的看她一眼,“糖糖,你胡说什么呢?我什么时候骗你了?”

  “你说实话,真是因为楼辰挨打吗?”不等他开口,萧明姝就接着说,“怕是因为我吧?”

  傅胖惊异的瞪大眼睛。

  萧明姝自顾说道:“近来几日,楼哥哥已经发现我们被人跟踪,他特意交代我,出门一定要小心,不可擅自出去,一定要带足了保护之人。那些人是冲我不是冲他,不过是碍于他从旁保护,才不敢贸然动手。”

  傅胖不晓得她知道的这么多,盯着她的眼神有些惊异。

  萧明姝眯了眯眼,声音仍旧娇憨,但话音却并不叫人觉得她好骗,“那些人既然见直接从我得手困难,又打听到,你我关系较好,所以就利用你下手,来威胁我。”

  她说完抬眼看着傅胖。

  傅胖也目不转睛的看着她,一时不知说什么是好。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萧明姝缓缓说道,“那些动手的人最后一定威胁你,叫你警告我‘离楼辰远点儿,从南郡消失’这样的话吧?”

  傅胖一时忘了呼吸,错愕看她。

  “怎么……你……感觉你当时就在看着似得?”傅胖喃喃说道。

  萧明姝哼了一声,“姐也是闯荡过江湖的人了,连这点儿手段都不知道的话,这么些时日也是白混了。”

  傅胖抿了抿嘴,腹诽,“你那叫什么闯荡江湖。”

  “你放心,”萧明姝抬手拍了下傅胖的肩,“你挨打是因我而起,一人做事一人当,不当累及朋友,你被我连累,这个仇,我必定为你讨回来。”

  傅胖一听就急了,“糖糖,你可别犯糊涂!”

  萧明姝轻哼一声,“别管了。”说着她就向外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