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言情 妖孽王爷宠妻无度

第736章 都是,一样的人 本站全自动采集,有问题可在群内反馈!

妖孽王爷宠妻无度 紫芯玉 4948 2020-10-16 11:24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妖孽王爷宠妻无度 牛人阅读(www.qyshipin.cn)”查找最新章节!

  齐浩的身子摇摇晃晃,伤的太重,语气也是虚弱非常,“公主,你们怎能放过她?她若回了西璋,必然又会再死许多人了!”

  无心垂了垂眸,“那些都是之后的事情了,现如今,既然我已知道了你的苦衷,我便定然不会让你继续受苦的!”

  “公主……”

  “现在的我,叫无心。”

  无心缓缓开口,听及此,齐浩沉默了一会儿后,终是缓闭上了嘴。

  见他如此,无心不由又有些尴尬的开口道:“来人,先将这位齐公子带下去休息吧,而这灵琴儿,且先押入地牢。”

  “是!”

  话罢,灵琴儿便被一旁的侍卫给抬了下去,而齐浩不太自然的看了她一眼后,终是长长叹了口气,“对不起……”

  她默了默,“我不是个不明事理之人,既然这不是你的错,我也不会一直怪你,只是突然知晓这事,我也有些缓不过神,大概还要几日消化消化,你先下去歇歇吧,等到忙完一切,我会来找你的。”

  齐浩张了张口,终是无语凝噎,只是长长的叹了口气后,便跟着一旁的侍卫退下了。

  直到周边再一次恢复了宁静,无心的脸上也写满了沉重,她方才,到底在做什么?

  一听到他是无辜的,便冲上去找他了?而且还用那么担心的语气?

  她一定是疯了,明明前一会儿,还恨他恨的牙痒痒的……

  如今恨是不恨了,但是心里为什么还是这么的堵?

  事到如今,她到底该怎么做?

  虽然齐浩无罪,但是灵琴儿却是罪不可赦!

  对,是她将自己害成了这样,是她害的自己与齐浩再也回不到从前,一切的一切都是她的错!

  就算真要放了她,也必然不能安然无恙的放她回去!

  想着,她双手紧握,“灵琴儿,既然不能杀你,我便让你生不如死!”

  说完她便气咻咻地走了出去!

  不知不觉又已日落西山,从晨曦时分攻进鸿城,到她大哥前去帮忙,再到现在,又已一天过去。

  夕阳西下,河边,沙场之上。

  随处可见的尸首,以及奄奄一息的将士,无数个医者匆匆忙忙的抬着尸首离开,无数个将士疼的满地滚来滚去。

  这就是战争的模样了吧。

  就连两城之间隔着的河流,都染成了一片鲜红呵。

  南云的将士已经全数攻进了鸿城,鸿城里头哀鸿遍野。

  就在鸿城之外,那已经荒废到不知是客栈还是茶馆的门口,一个身影静静的坐在门外的桌子边,看着四周血流成河的模样,他却忽儿扬了扬唇。

  “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四国皆乱了。”

  他的身后,月影微微低首,“主子,咱们不能久坐,若被发现就麻烦了。”

  欧阳子昱若无其事的浅笑了笑,“就如今的情况,谁还能够顾及的到咱们呢?走吧,去瞧瞧那个臭丫头。”

  说着他便站起了身,月影面色一僵,“主子,万万不可啊!您该知晓现在的她巴不得将您抓住,您这般,岂不是在自投罗网?”

  “放心,本座看一眼就走,你若觉得不妥,便别跟过来。”

  月影焦急不已,还未再说什么,人便已经消失在了他的视线中!

  他长长一叹,终究还是闪身跟了上去。

  与此同时,鸿城之内。

  就在那个连战乱都没有触及到的小院之内,一个身影摇摇晃晃,刚一回去,便引起了一大群小孩子的关注。

  孩子们担心极了,一见他伤痕累累,几乎全部都围了过去。言情888 www.yanqing-888.net

  “大哥哥,你怎么了?”

  “大哥哥,你没事吧大哥哥?”

  “……”

  他轻轻摇头,只是摇摇晃晃的走回了屋中。

  一关上房门,他便快速扯开了腰带,将身上血淋淋的外衣给脱到了地上,一手快速点住自己的两个穴位,一手则是快速脱下了自己的上衣。

  借着窗外照射进来的黄昏,他的身上却是随处可见的刀疤。

  深深浅浅,或长或短,胳膊之上,更有无数黑点,如是被什么又长又尖锐的东西给刺过一般!

  脸上的黑纱悄悄落地,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妖孽极了的容颜,他气喘吁吁,坐在床边只言不语。

  细细一看,竟是那个残暴非常的洛文正。

  那个平日杀人不眨眼的洛文正……

  忽然房门打开,紧接着,便见那个叫小问的小孩子打着一盆水缓缓走到了他的面前,将水放到地上后,他又拿出里头的毛巾,扭干了水,才小心翼翼地坐到了他的身旁。

  小小的手轻轻擦拭着他的伤口,那些带着血的,更是让他浑身发抖。

  莫名的,他泪水滴落。

  “大哥哥,你不会有事的对吧?”

  洛文正一脸虚弱,靠着床头缓缓闭眸,“恩,死不了。”

  小问咬了咬牙,“可是你,你流了好多的血,我好害怕……”

  “放心,我死不了。”

  话落至此,他的呼吸渐渐平稳,就如睡着了一般,虚弱的让人心疼。

  小问慌不择路,一为他擦好伤口,便去找来了一些金创药,尔后小心翼翼的给他涂了起来。

  “大哥哥你不要死!”

  “大哥哥,别死……”

  “不要就这样死,不要……”

  他的小手又颤又抖,越说便越是害怕,就连语气也哽哽咽咽。

  门外围满了小身影,全数都小心翼翼的屏着呼吸,似是在害怕着什么。

  这一夜,大概谁也睡不安稳了。

  例如早就疲惫的凉音,明明困的不行,可就是翻来覆去也睡不着。

  原本北颜雪失踪就已是件大事,现在灵琴儿也一起失踪了,西璋上下可谓人心惶惶。

  而灵琴儿一失踪,本就节节败退的鸿城,没多久便彻底败下!

  所剩的将士纷纷撤离西璋,却还是有一大部分的将士都被抓起控制,例如虽然大多百姓都逃了,却也还有许多来不及逃,城门便已紧闭。

  这一战,从清晨到黄昏,再到夜半三更,才终于获得了胜利。

  而攻下了鸿城,南云桑水才骑着马往炎城赶回!

  夜深人静,躺了半响的凉音终究还是躺不住了,正想起身来着,忽然瞧见窗外闪过了一抹亮光,她微微一怔,霎时坐起了身。

  这光是……

  欧阳子昱?

  想着,她二话不说便起床跑到了窗边,“欧阳子昱,你终于出现了。”

  然而,回应她的,只有窗外瑟瑟的风声。

  她蹙了蹙眉,“欧阳子昱,我知道你来了,你出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