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言情 重生之嫡女为凰

第780章 番外九 跳海逃生 本站全自动采集,有问题可在群内反馈!

重生之嫡女为凰 不许成精 4854 2020-10-16 11:24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之嫡女为凰 牛人阅读(www.qyshipin.cn)”查找最新章节!

  丁刺儿顺利将左长乐带回了海船上。

  左长乐翻身上船,脚下不稳,只好倚靠在船边。

  柳若言欣喜若狂,立刻上前抱住他。

  “快拿干净的衣物来!还有热水!”柳若言一连串的命令已经说出了口。

  左长乐缓过劲来,握住了柳若言的手:“送到舱房中。”

  柳若言这才发现,这等情形下,是她急晕了头。难不成要左长乐在这么多人面前换衣服么。

  柳若言扭头朝着丁刺儿看去,丁刺儿也是一身湿透,但他看起来比左长乐要轻松些,径直便自己走向了舱房。

  不远处,那鲨鱼停止了动作,安静的浮在了海面上。

  众人一时不明所以。

  没多久,左长乐换了一身干爽衣衫走出来,手里拿着一份海图细细研究。

  柳若言问道,“海船可能开动了?”

  便有手下回道,“那些船工已经去修了。”

  柳若言心头隐隐不安。

  这海船,早不坏晚不坏,现在却坏了。

  柳若言想下去看看孩儿。

  刚走了没几步。

  忽然脚底下海船受到猛烈一撞,剧烈的震动起来,同时还伴随着一声巨大的船体断裂之声。

  柳若言被震得五脏六腑都是酸麻的,站立不稳!

  “咔哒”一声从头顶传来。

  柳若言抬头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

  竟然看到桅杆从中折断,竟缓慢又势不可挡的朝着她后方的船舱入口砸下来!

  轰的一声在脑子里炸开!

  柳若言却想的是,如果这桅杆砸穿了甲板,伤到她孩儿该如何是好?

  柳若言想也未想便朝着入口处快速往下走。

  她就是死也要先护住孩儿。

  柳若言的身影刚消失在船舱入口处。

  甲板上的人便乱了!

  “糟了!咱们的船被鲨鱼撞破了!”

  “天哪!你们看底下,船要裂开了!”

  “何时又冒出来一条鲨鱼!咱们船上再没有多余的海鱼了!”

  左长乐是看着柳若言下了船舱的。

  随后桅杆轰然一声压在了入口旁边,将整个甲板整个都震起来。

  幸好,没有堵住入口。

  他知道柳若言是为了孩儿。

  他冷静的站在船边吩咐身边的人:“不要受伤,用衣服将自己身上任何裸露的部分都包扎起来,去找王大夫,快去!”

  甲板上的人几乎都以左长乐唯命是从,到了这个时候见左长乐还十分镇定,都稍稍定了心,立刻按照左长乐说得行动起来。

  忽然有一个船工惊恐的跑过来,“这位公子,你这是何意?是要咱们弃船逃跑吗?”三k小说网 www.kkkxsxs.com

  “不行啊!海里有鲨鱼,咱们下去会被当成食物的!”

  左长乐闻言,耐着性子道:“不行!必须弃船。便是能补上被撞开的破洞这船也坐不了!”

  这船工急了:“为什么!公子,你可知,在海上若是脱离了船,那才是绝命的事!”

  说到这里,这船工忽然发了狠:“公子,你不懂,就不要在这里乱说话,你有这么多人手,为何不叫他们帮我们去修补船只,却还撺掇他们跳海弃我们而去?公子,你就只顾着自己的人么?”

  这话说得就有些诛心了。

  左长乐皱眉正想说什么。

  却在这时,原本都在船室的船工,一拥蜂的都挤了上来。

  左长乐瞳孔一缩,柳若言怀里护着孩子,身后跟着奶娘,被这些船工给一道推搡了出来。

  丁刺儿跃到左长乐身边,看到这一幕,同样皱起了眉。

  “叫你们的人快停下!赶紧跟我们下去修补船只!”

  左长乐没理他,而是先朝着柳若言看去,见她以眼神回视,才安下心来。

  左长乐指了指在船只旁边打转的鲨鱼,“便是修好了,如何能开?这船,今日只能弃之。”

  那船工头头眼睛通红:“不行!我们不想死!只有待在船上才是安全的!你叫你的人分一半下去捕海鱼,一半随我们走!这船不能弃!”

  左长乐知晓他们常年出海,对海对船都有一种特殊的情感,原本他不打算解释太多,却没想到,这些人在危难关头竟拧成了一股绳,给他造成了麻烦。

  左长乐伸手指向鲨鱼:“你们可看清楚了,攻击咱们海船的是第二只鲨鱼。可就连第一只虎视眈眈朝着咱们冲过来都未曾撞过来,为何这第二只就这般凶残?就好像目的十分明确一般?”

  那边的柳若言一直在听左长乐说什么,闻言脑中灵光一闪,“这船上有问题!”

  “所以,一定要弃船!”

  左长乐点头,眼里露出凝重。

  刚才在他们遇到第一只鲨鱼和第二只鲨鱼之间,一定有人趁着所有人都不注意将海鱼的腥味抹在了船体上。

  如果要找出这个人也不是没有办法,只要现在召集所有的人一一检查他们的手掌上是否有气味便可。

  可是,来不及了。

  这鲨鱼会再次发动攻击。

  这时有船工颤颤巍巍道,“可咱们跳下去,会没命啊!”

  左长乐笃定道:“只要你别故意凑上去,鲨鱼不会主动攻击你的!”

  像是应和左长乐的话一般,那鲨鱼在一旁等待了片刻,现下,竟然再次一头朝着已经有些松散的海船冲撞过来!

  一下!两下!

  整个甲板上的人都懵了!

  左长乐语气里带着急切:“莫要再耽误,方才我看过了海图,跳下船,朝着西南方向最多不过十里路,便能看到一座浮岛。先逃了性命再说!”

  说着,左长乐上前,将柳若言和奶娘带过来。

  这些船工没了分寸,也不去阻拦。

  左长乐低声在柳若言耳边道,“你不会游水,等会我先下去,寻一块浮板,你抱着孩儿跳下来!”

  那奶娘吓得抖抖索索,柳若言将她的手一拽,“别怕,你与我一起。”

  左长乐走到船舱入口去,正打算拆下那里的木板,却在这个时候,见脚下的木板晃动起来,忽然咔擦一声,整块大木板应声而起。

  却是丁刺儿,他满头大汗将木板递给左长乐,“我会水,这个你拿去给柳若言母子用!”

  左长乐顿了一下,道,“谢了。”

  说着便带着木板跃出了海船。

  丁刺儿还有些吃惊,左长乐跟他说谢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