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言情 重生后顾小五厉害了

第280章 花夏中毒 本站全自动采集,有问题可在群内反馈!

重生后顾小五厉害了 宫小五 3520 2020-10-16 11:2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后顾小五厉害了 牛人阅读(www.qyshipin.cn)”查找最新章节!

  “斗了这么久,才发现你身边这个花夏,对你如此重要,她要是死了,你不会疯狂啊?”男人眯着眼睛喃喃道。

  男人收起了瓷瓶,那边花夏已经买完糕点出来了,男人跟了上去,在往前走是一片胡同,花夏为了就近,没有从大路走,走的是小胡同,这条路,可以走到大牢的后边。

  花夏从小跟着顾瑶练武,也会一些拳脚功夫,听到后面有响动,回头去看,却看不到人,但是墙角已经露出了一点衣角,她一点都不慌张。

  这种级别的毛贼,她不会看在眼里的,正好前面僻静,可以解决了他,花夏故意往前走,男人笑了笑,跟了上去。

  走到一个足够偏僻的地方,花夏把食盒放在角落中,回头等着身后的男人,男人这次没有躲闪,走了出来,一张平平无奇的脸。

  眼神中没有一丝猥琐,或者是贪婪,花夏觉得有些奇怪,说:“你是故意跟着我的?”

  “是啊,你不是知道吗?”男人哑着声音反问着。

  花夏提起几分气势,说:“你是来求财的?知道我是谁吗?”

  顾家的名声很大,虽然花夏只是个丫环,但是她是顾瑶的贴身丫环,一般是没人敢打劫的,而且花夏看这人不是很坏,从腰间拿出银子说:“看你不像是个坏人,如果真的走投无路了,我可以帮你一把。”

  这个举动让男人心软了一下,随后说:“你和你家小姐一样,行为举止总是出人意料,也是一样的善良,多年前,还是你把银子交到我的手上的,也是因为那一件细微的小事,一步步让我陷入了万劫不复。”

  这话把花夏说糊涂了,花夏皱眉说:“你是谁?不为求财,你要干什么?”

  男人从怀中拿出一个火折子,轻轻吹着,随后就这样拿着火折子,在花夏面前晃动,花夏眼神中带着疑惑,随后觉得身体瘫软,无力的跌坐在地上。

  有气无力的开口说:“我知道了,是你劫走了雪柔姑娘,你是齐天玉!”

  “还不算太傻,这么快就猜到了,其实我该谢谢你的,之前我还是文王的时候,你替我说过好话,曾经我落魄的时候,你替顾瑶给我送过银子!”齐天玉收起了火折子,拿出那个瓷瓶。

  花夏很看不惯他这副样子,不屑的说:“有什么好墨迹的?你是想杀了我,快点动手!”

  齐天玉蹲下身子说:“我是要杀你的,但是因为你之前帮过我,我决定让你死的没有痛苦一些,也好看一点,这是毒药,喝了吧,我不想动刀,太血腥了。”

  花夏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齐天玉掰开花夏的嘴,瓷瓶里的液体顺着咽喉进了肚子,花夏挣扎着,却没什么力气,她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是凭着猜测,知道齐天玉没那么好心。

  “你不听话啊,但是还是喝下去了一点,好了,我走了,你在这等着,半个时辰就能走动了,替我给顾瑶传个话,问她,后悔了没有。”齐天玉放肆的笑着,转身消失在小路的尽头。

  这边顾瑶还在想着萧安亦的事,犯愁啊,星河还有白羽最近玩嗨了,已经在考虑等萧安亦登基以后,要去哪玩了,游历江湖,想想就觉得自在。巴特尔小说 www.btebook.com

  在看看自己,要被困在皇宫中,萧安亦不会要求她一直在宫里,但是朝中大臣又怎么会允许皇后四处乱跑呢?想想都觉得头疼,后悔了啊,早知道,当初离萧安亦也远远的了。

  “想什么呢?魂都没了!”白羽还有星河突然出现,这俩人经常神出鬼没的。

  星河像是献宝一样,把手里的东西递给顾瑶,说:“我们刚去城外采的,味道特别好!”

  是山里红,这个季节有这种东西?顾瑶伸手抓了一把,说:“羡慕你们的生活啊,自由自在的,要不,你们带我一起走吧!”

  白羽觉得有些好笑,说:“萧安亦是太子,他不能随意出去玩了,你现在要是想出去玩,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萧安亦是不会同意的。”

  “小姐,你只能羡慕我们了,你放心,我会定时回来的,之后给你讲讲外面的大好河山,好不好!”星河的语气中满是得瑟,他们难得看到顾瑶吃瘪。

  顾瑶沉声说:“我可以偷着走吗?不告诉萧安亦的那种。”

  白羽以为他在开玩笑,打趣着说:“不太可能,异阁的势力遍布整个大陆,只要你前脚跑,后脚就会被抓住的,除非……你会易容,你会吗?”

  本来只是白羽无意间的打趣,却被顾瑶听进去了,她也不知道自己记住这个干什么,总觉得会有些用处的。

  星河宝贝似的守着那些山里红,四处寻了寻说:“花夏姐姐呢?我要给她留一些尝尝。”

  花夏比他大一点,自从白羽住过来以后,星河的嘴可甜了。

  “我让花夏帮我去大牢了,时间也差不多,怎么还没回来啊?”顾瑶低声嘟囔着,随后又说:“可能有事耽误了,等等吧,没多久就会回来了。”

  此时花夏在窄巷中,身体已经恢复了一些力气,挣扎着擦了擦脸上的泪,站了起来,身体并没有任何不适,除了有些虚弱以外。

  刚刚那半个时辰,她已经把后事都想好了,重新拿起食盒,往大牢的方向走去。

  神情落寞,双目红肿,一看就是哭过了,花夏成功的买通了守卫,走进了天牢,寻到了关押大哥的地方。

  本来是木床的位置,铺了几层厚厚的毯子,桌椅板凳一应俱全,桌子上还摞着书卷,大哥正坐在椅子上,看着书。

  有护卫打开了牢门,花夏低着头走了进去,把食盒铺在桌子上,说:“小姐让我来看看您,她忙着没时间过来……”

  说完了该说的话,大哥什么反应都没有,冷淡惯了,花夏犹豫再三,说:“大公子,我能求你一件事吗?”

  顾沉央有些诧异,花夏是一直跟着顾瑶的,从没求过他,要是花夏有事,顾瑶就能解决了,怎么突然求上自己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