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言情 清宫之娘娘又精分了

第48章 瞒不过我 本站全自动采集,有问题可在群内反馈!

清宫之娘娘又精分了 侬岁好 4045 2020-10-16 11:2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清宫之娘娘又精分了 牛人阅读(www.qyshipin.cn)”查找最新章节!

  英珠垂下眼睑,敛了笑,三分轻视,七分漫不经心,伸手抚了抚团扇边缘,淡淡道:“妹妹这脾气见长啊。”

  那拉贵人冷着脸,不做声。

  英珠莞尔一笑,道:“就不陪妹妹说话了,妹妹慢慢逛吧。”绕过她,回了永寿宫。

  那拉贵人一口气堵在心口,上不去下不来,暗暗吸气。

  好个喜塔腊氏,还真是恃宠而骄,愈发瞧不起人了。

  英珠走了几步,神色间已恢复了平静,再无方才的傲慢轻视。

  宁韵揶揄,“没想到啊没想到,看着老老实实的,装起来也有模有样,怼起人来更是毫不留情啊,有我一半的风采,不错不错。”

  英珠无语。

  还真是毫不谦虚。

  宁韵兴致勃,勃道:“我说,要不要我帮你对付那拉贵人?”

  “你为何要对付她?”英珠莫名其妙。

  上次绊了那拉贵人一跤还算情有可原,现在又要对付人家。

  人家又没挡了她的路。

  “当然是她对你我不怀好意啊,我们就要先下手为强,除掉她呀。

  哼,在这样的地方,你还想讲善心吗?善心早晚会害死你自己,该狠心的时候就要狠心。”

  宁韵柔柔的语调却说着冷漠无情的话,与平时吊儿郎当的她判若两人。

  果然人不可貌相。

  英珠倒并非是因为善心,进宫多年,见惯了深宫险恶,所谓的善心和单纯早就没了。

  她只是不愿惹不必要的麻烦,影响她的计划罢了。

  一个那拉贵人,不值当她费心思。

  “你别惹麻烦,这宫里不是你能乱来的。”英珠淡淡警告她。

  宁韵嘻嘻笑,又恢复了平时的样子,“哎哟,这就生气了?我说宝贝儿,你别老这样板着脸,一点也不可爱哟,你就该活泼一点儿,多笑笑,也别老凶巴巴的,男人呢,就喜欢活泼一点儿的,总这样子小心老得快,要被嫌弃的哟。”

  英珠忍不住搓了搓手臂,这个女人是愈发不正经了,什么话都说得出口。

  “你不想对付那拉贵人也好,那王氏呢?我可是知道你想对付王氏的,瞒不过我,所以,要不要我帮你?我可以保证,只要我出手,一定能够让她再无翻身之地。”宁韵循循善诱。

  英珠半信半疑,凭这家伙平日里的所言所行,她不相信她真能把王氏扳倒,极有可能是在说空话,就是为了让她让出身体的主动权,好为所欲为。

  ……三思笔趣阁 www.sssqxw.com

  午后,德妃刚起身,宫女近前,附耳禀报。

  德妃神色一动,挥挥手,宫女退下。

  管事姑姑玉容帮德妃戴上发簪,德妃望着镜中眼角已有了明显纹路的女人,叹了口气,“终是老了。”

  玉容笑道:“娘娘这是什么话,您还年轻着呢。”

  德妃嗔了她一眼,“你就哄我开心吧。”她摸了下眼角,叹道:“生了五个孩子了,能不老吗?本宫也不是那自欺欺人的,有时候就该认命。皇上近来宠爱喜塔腊氏,那喜塔腊氏颜色好,哪有不得宠的道理?”

  玉容道:“一个贵人而已,您又何须在意?”

  “是啊,本宫不在意一个小小贵人得宠与否,总归再得宠,也有失宠的一日。”德妃哂笑,“你瞧,不过是得宠了几个月,就认不清自个儿了,本宫说什么来着?这种人无须理会,皇上早晚会厌烦。皇上喜欢规矩懂事的,一个有几分宠就不知天高地厚的,哪里会长久了?多少人就败在这轻狂上头。

  纵然得了贵妃的庇护又如何?也要自个儿争气才好,贵妃还能处处护着一个给自个儿拖后腿的人不成?”

  玉容笑道:“可不是,还是娘娘您看的清。”

  德妃道:“让人告诉王氏,让她别生事,也别招惹喜塔腊氏,安安分分的,若是再惹了皇上不喜,本宫可不会再为她出头。”

  玉容应了声是,欲言又止。

  德妃透过铜镜瞥了她一眼,“何事?”

  玉容道:“章佳庶妃那儿,您看是否跟皇上提一下?毕竟是您宫里出去的人,若能施恩,想来定会感激您的,皇上也会称赞您贤良。”

  德妃嗤笑了声,“本宫为何要提?她能够平平安安地生下一位阿哥和两位公主,还不是本宫帮她?这还不够吗?有多少嫔妃连个孩子都没有,不是怀不上,而是活不成。

  她如今能有三个健健康康的儿女,就该对本宫感恩戴德了。你也不必嫌本宫小气,一个嫔位而已,本宫不在意。若她升了嫔,焉知她不会生了异心,要夺回十三阿哥,跟本宫作对,至少本宫不会委屈了十三阿哥,也不会亏待了她。”

  玉容不再多话。

  德妃看着她,眼神锐利,“可是她说了什么?”

  玉容忙道:“倒也不是,只是您贵为一宫之主,这章佳氏到底得宠过一些日子,又有生育之功,您若能提议给章佳氏晋位,兴许皇上会对您更加满意。”

  德妃沉默片刻,道:“本宫不是没想过,只是皇上这么多年都不曾提过,本宫也摸不准皇上的心思。何况,章佳氏如今圣眷远不如从前,提了又有何用?若皇上有心,自然会提,本宫不会插手。”

  ……

  王氏听了来人的话,神色间有些烦躁,强忍着送走了正殿的宫女,坐在玫瑰椅上,拿团扇猛摇,哼了声,“这要忍到什么时候?皇上就如此护着那女人不成?哼,我才不信。”

  宫女如意抬指嘘了声,提醒道:“主子小点声。”

  王氏抿了嘴,不再说这话,神色依旧气恼,冷笑了声,“果然还是以前那个喜塔腊氏,一点没变,不过是变聪明了点,却还不是如此快就露了馅。

  当初她能因此得罪了德妃,从此失宠,如今也一样,哼,忍着也好,总有人教训她。”

  说到此,王氏得意地笑了起来,又道:“对了,那个那拉氏和喜塔腊氏差不多的出身,自是瞧不惯喜塔腊氏,看得出她恨喜塔腊氏,也好,省得我亲自出手了,也好帮我试探一下。

  白日里她受了气,向我抱怨,我总不能没个表示,就约她明日赏花好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