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言情 少帅,夫人求不撩

第四百零六章 她不在乎 本站全自动采集,有问题可在群内反馈!

少帅,夫人求不撩 顾喋喋 5191 2020-10-16 11:2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少帅,夫人求不撩 牛人阅读(www.qyshipin.cn)”查找最新章节!

  说完大步就走。

  上官霖耐心一贯不好,最烦这些琐事,叶千蓉看着上官霖走,回头又看地上的上官博,急忙过来扶自己儿子:“博儿怎么摔了?来来来快扶起来。”

  佟叔跟叶千蓉一人一边的扶上官博起来。

  上官博心里恨,沉声:“一个私生子竟然登堂入室,还对我百般羞辱,父亲维护偏袒,母亲……”

  然而话还没说完,叶千蓉回头看李慕南,跟守卫说:“看什么看!快放人啊!没听见大帅说吗,这是座上宾!”

  上官博的心一下子就沉下去。

  叶千蓉回头,换了一副笑脸看自己的儿子:“博儿,这个是李慕南,可能有一点误会,你是做大哥的不要跟他计较。”

  上官博恼恨:“他几次三番羞辱我……”

  叶千蓉却不听半个字,扭头对李慕南说:“行了,你也累了,赶紧走吧。”

  李慕南从左右守卫手中挣脱出来,冲着叶千蓉一行礼,转身就走。

  上官博哪里肯,也是个暴躁脾气,立刻高声:“不准让他走!给我抓住!抓住他!”

  面前的两个守卫只像没有听到一样的充耳不闻。

  远处的守卫也是没有一个人拦着李慕南。

  只有佟叔扶着上官博:“大少爷,您先起来别磕到自己,先起来。”

  上官博看着李慕南直出了院子,甚至还上了前门听着的一辆车子,车子缓缓的开动,车子开出大帅府。

  叶千蓉回头放柔了声:“博儿,你跟他计较做什么,他一个私生子,你父亲喜欢认就认了,如今认了还能分上官睿的权,又跟上官睿又仇,我们看着也好是不是?”

  说着还瞥过一眼旁边站着的叶慧。

  自从上一次叶慧毫不掩饰跟上官睿之间的关系之后,叶千蓉就恨不能把叶慧碎尸万段,可是上官博喜欢,叶慧又是叶家的人,叶千蓉也是忍了。

  叶慧对上那目光,不屑一顾。

  上官博还要再说,叶千蓉已经站起来,快速的说:“我得快点去看看大帅,这几日家里出了不少事,我又不知情,得陪着在他身边打听清楚,又不知道那个上官睿使了什么诡计。”

  上官博刚要开口,可是话还没说出口,叶千蓉已经是说:“妈妈待会儿来陪你聊天。”

  说着已经是急匆匆的往大帅离开的方向去了。

  最近的大帅实在反常,刚刚竟然没在房间里,好像是故意要躲开她似的,二十多年也都没有这样,让她心里十分慌张。

  竟然就真的一句也没听上官博说,着急着就走了。

  上官博原地坐着,沉默不语。

  佟叔看他这样子,跟他说:“夫人也是有大事,也都是为了大少爷,这个李慕南如今是真的很得大帅的器重,在这附近买了宅子,他也是年轻有为,留过洋,听说是跟留洋派走的近。”

  上官博重重用拳头捶地。

  狠狠的锤,锤的手上全是血迹。

  叶慧在一边也看着叶千蓉的背影,幽幽说:“你这又是装什么可怜,没人看得见,你难道不知道他如今是家里的座上宾,大帅儿子少,如今多一个是一个,你母亲巴结他还来不及,哪里能得罪他。”

  佟叔忙着想扶上官博起来。

  叶慧一瘸一拐的到自己的轮椅上面,回头看上官博:“你在这里锤地,大帅看不见,你母亲看不见,李慕南也看不见,唯一能看见的就是佟叔和我了,佟叔只是个佣人,所以你就是锤给我看的是么?”

  上官博不理。

  叶慧说:“我不看,也看够了,看的简直是恶心想吐,你只会这么点招数了的话,我来告诉你,恐怕不够用了,上官博,你感觉到了么?”

  上官博抬头恶狠狠的看向叶慧。

  叶慧却继续说:“我有时候看你真觉得可怜,是真可怜,可是我不愿意再陪你可怜,上官博,我们离婚,我这句话认真跟你说,这事过不去,你别捶几下墙就当这事没有了……”绝世唐门 www.jueshitangmen.info

  佟叔听的心惊,连说:“大少奶奶别说了!别说了!”

  叶慧从来都给佟叔面子,此刻也住了口,推了轮椅自己往一边去,从上官博面前直过去,扔下一句:“只有一点,我是真要跟你离婚,你准备好,别到时候又锤地撞墙。”

  叶慧推着轮椅就走,佟叔在后面看上官博一动不动着急,跟上官博说:“大少爷先起来,这手也伤了,我叫大夫来给你先看着,人做什么也别伤了自己,不值得。”

  上官博却一把推开佟叔,推的佟叔整个人往后坐倒下去。

  上官博用力用拳头砸地,怒声:“滚!滚啊!你们都给我滚!”

  推着轮椅的叶慧听见身后的咆哮声,推轮椅的手略微一顿,可也就是一顿就继续向前面推着离开。

  她无法停留,她无法自渡,自然也无法渡人。

  就算上官博曾经对她的心是真的,可上官博要不是坠马根本不会娶她,所以上官博的渡,她不愿意用一生来陪。

  佟叔想过来继续扶上官博,可上官博用力推他,佟叔还想再劝,却看见上官博死死的低着头,地上“啪嗒”落了水迹。

  “大少爷这……”佟叔想劝,可也知道劝说无用。

  “滚啊!滚!”上官博大声。

  佟叔想了又想,还是起来转身往外面去,不敢再跟在上官博身边。

  所有人都知道,上官博好面子,从前也就好面子,现在更甚。

  本来就是一个好面子的人,却在人前一而再再而三的丢了面子。

  可是就连大少爷刚摔断腿的时候,脾气多暴躁也是没哭过,一次也没有。

  一心求死的时候也是没有哭过。

  如今却是掉了泪。

  这定然是不愿意被人看见的。

  佟叔只能走,走到一边去等上官博情绪好一点再过来推上官博回去。

  上官博眼泪掉落,听见面前佟叔的脚步声渐行渐远,撑着起来,却是怎么也都没忍住,回头看一眼叶慧的方向。

  然而只看到叶慧推着轮椅在前面回廊边一转,身影就彻底不见了。

  人在很脆弱的时候,真的想自己在乎的人在身边,真的想那个人看他一眼,哪怕就是一眼。

  他落泪,那个人不在乎。

  他自残,那个人也不在乎。

  他就算是从这个世界上死了,那个人也毫无波澜,甚至是能安然的笑出声来。

  上官博扭头看着叶慧的方向,叶慧没有半点回头,他伸手又去砸地,一下又一下。

  为自己为什么要回头看她,为什么还要心怀期待而感觉到恨。

  是真的恨,恨自己在乎,恨自己想她回头。

  他从马上摔落的时候也没有现在这一刻觉得难受。

  那时候他难受是难受自己,周围的人众心捧月一样捧着他来安慰,他所想的都是自己,想着自己到底是要死还是要活下去。

  可如今,三年过去,他变成了一个被遗忘的人,这个世界好像从他面前被淡化了,他也不被人所看到了。

  所有曾经关心他的人,都开始漠然。

  所有曾经围绕着他的人,如今都用看怪物的眼光看他,指指点点,说着他曾经的辉煌,再说他现在的堕落,就好像当初劝他说只要活着就好的人全都一瞬间忘了自己说的,又开始对他有更高的要求。

  又开始要他心怀天下,又开始要他努力,要像一个正常人一样一直正常下去。

  他还在痛苦里,可是周围的人没有能长久的陪着他去感同身受,而是纷纷都好端端的生活,只有他在这份痛苦里苦苦挣扎,然后发现周围的人全都已经不能理解他。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