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琉璃美人煞

第278章 琉璃同人——《江南好》 本站全自动采集,有问题可在群内反馈!

琉璃美人煞 十四十四 6693 2020-10-16 11:1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琉璃美人煞 牛人阅读(www.qyshipin.cn)”查找最新章节!

  是天街小雨润如酥亲的又一篇番外!!居然是离泽宫副宫主的~~

  文采真是一流,很感动。^_^

  *****************************

  叶芊望着不远处挺拔匀称的背影,再次低声向身旁的不停搓手跺脚,一身官家打扮的中年书生发问:“爹,你确定这个半仙不是个聋子?”

  顺着她的目光延伸到重重水晶帘幕之后,青衫公子正旁若无人地背对一干来访者,一手抓着广袖,一手执笔在素白的绢纸上疾疾挥毫着。依稀可见,那浓黑的墨迹沿着上好的兔毫尖游走,下笔敏静,转笔潇洒,提笔果断,轻拢处纤毫雅致,着力处氤氲朦胧,整个过程显得恣意,淋漓而畅快。

  他写下的正是乐天居士有名的一首小诗: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

  听到女儿的抱怨,那中年书生眉头一皱,低声叱道:“小孩子别乱说话,你懂什么!那可是救了咱们全镇人的大神仙,怎么会,嗯,耳力欠佳?”

  “那他听到咱们来这里拜谢的通报也有半天了吧,”叶芊一撅嘴,腹诽道:“爹,我看他要当真待见咱们,早就来见了,才不会像现在这般爱搭不理呢。”

  “他一定是觉得咱们的心意还不够诚恳……哎,芊儿,你别乱晃,快回这边站好……芊儿!”

  叶芊不理老爹着急的呼唤,哼了声,拔脚往前走了几步,就要掀开那水晶珠帘,闯进内室去。却不料她的手尚未碰到那些晶莹透明的珠子,整个人便被一股大力连推带掀得飞了起来。叶芊还未来得及尖叫,便一屁股摔在客房的角落里,她的背重重地蹭上朱漆梁柱,登时眼前一黑,只觉碰撞之处如针扎一般,疼得要命。

  “他爷爷的。”

  叶芊不由骂出声来,伸手撑住地试图站起来,丝毫未留意到自己爹爹竟然没有走上来扶她一把或者骂她一顿,嘴里还低低咕哝着:“娘也说了,这个离泽宫的什么分阁阴的很,到处都不对劲儿。那个半仙来路也不正,几个叔叔伯伯都见着他除妖时可怕的样子了,依我看,还不知道是什么邪魔外道呢。爹,咱们还是回去……吧……”

  她险险咽了下口水,在这个抬头的一瞬,仿佛被那双近在咫尺的碧色眼睛夺去了魂魄。紧接着,叶芊猛地倒退几步,一脸惊诧的指着他:“你,你什么时候走出来的?”

  青年袖起手,对她的无礼报以微微一笑:“就在叶姑娘说我是邪魔外道的时候。”

  于是呼啦啦一通手忙脚乱的赔礼道歉,叶芊脑袋里一片空白,直到爹爹狠狠的在手背上掐了一把才回过神,她手忙脚乱的往外退出去时,忽然听那青年无比清晰的说道:“你可是那叶县丞的独女,单名一个芊字?”

  这话问的未免有些唐突,叶芊翻了个眼白:“莫非还会有人假冒我叶芊不成?还是我爹刚对一行人介绍了半天,竟然点滴未入公子的尊耳?”

  回报的她嘲讽的却是一声轻笑,只听那青衫公子又道:“背上的伤,记住回家用无根之水沐浴七日,方可治愈。”

  叶芊顿时心生恼火,加上刚刚等待熬得一肚子气,立即咬牙回敬道:“这无根之水恐怕还需无根之人来接才妥当,既然我在公子这里受了伤,恐怕还要借公子的方便。叶芊在这里先谢过了。”

  说罢,白着一张脸,气哼哼的走了出去。

  却料想不到,这无根之水会在当天的三更半夜,由这自称离泽宫副宫主的神秘男子亲自举坛送来闺房里来。

  叶芊将外袍抱在胸前,缩在墙角,紧张的头发都要竖起来:“你,你你你你干什什么别别别别过来我喊人……”

  “是叶姑娘要我来的,我想叶姑娘从我那边回来,背痛也该足足折腾了一下午吧,怎么能把这么关键的约定忘记了?”

  青衫公子一手托着巨大的青瓷缸站在门口,仿佛托着一个锦囊般轻松,好整以暇的望着她。叶芊几乎能在他眼中看清自己惊慌的模样,想起自己一整个下午不仅背痛,更是头痛欲裂,心中那股无名之火又蒸腾起来。

  她翻了个白眼,道:“公子即送水来,必是无根之人,可怜,可怜。也罢,我叶芊不是小气之人,先前一摔权当没有发生吧。我也可以保证不会把这件事传出去,公子当可放心。”

  青衫公子看着她,只是笑。

  叶芊瞪了他一眼,又道:“我初见公子时惊为天人,还道这人必定知礼数识大体,现下看来倒是错了。”

  青衫公子脸上笑意更浓,依旧不说话。

  叶芊深吸一口气,握紧拳头:“你还不走?”

  忽然耳边一热,叶芊一个激灵跳起来,结果噗通一声,似乎撞上了什么,却丝毫没有痛感。她恼羞成怒,张口要吼什么,喉间一紧,却惊讶的发现自己发不出任何声音。再抬头时,如同上午那一幕重演,浅碧盈盈的眸子仿佛江南四月绿如蓝的春水,又像晶莹剔透的白玉翡翠;流光溢彩之处,似有千言万语蕴藏,却深远沉静如古井深潭,尽托于脉脉不语之中。

  与白天不同的是,这一次,叶芊在他的眼中看到了自己。

  那个自己,依偎在一个很熟很熟却不认识的人身旁,双手护着腹部,明明在笑,却满面泪痕。那个自己,跪在一群仗剑的修仙者前,面无表情,眸中印出的是曾经伴随自己长大的一间间房屋院落。那个自己,徘徊在宏大的宫殿中,对着金碧辉煌一脸寂寞神伤。

  那个自己和谁相遇了,在四月的江南美景里,有美好的故事开始,然后结束。那个自己曾经活得潇潇洒洒,无怨无悔,因为谁曾经在江中小舟上对自己说:莫道年年岁岁花相似,只因岁岁年年人不同。

  那个自己,并不是自己,那她是谁呢?

  或许,是她的前世?眼前这青衫公子,究竟……

  叶芊只觉浑身冰凉,先前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一看到他就莫名生气,在那种气恼下三魂七魄仿佛会离体而去,可现在她知道了。

  “你,你做了什么?”

  她张了张嘴,发现声音回来了,虽然虚弱至极。

  “我把无根之水泼在了你身上。”

  “不是这个……”叶芊抬手抹一把脸,先前小小的嚣张气焰好像也被他一缸从头到脚淋遍的冷水浇灭,她又惊又疑的望着眼前之人,等待他的回答。

  那人却叹一口气:“叶姑娘虽然伶牙俐齿,却记性不好。竟然在撞上了结界,理通了灵识,洗净了忘川之水后,还要问我做了什么,莫非我这缸水泼的不够怜香惜玉,把你给浇傻了?”电子书屋 www.dianzishuwu.net

  “你……是妖怪。”

  “我自然是。”

  “我,我打不过你。”

  “那你就嫁给我吧。”

  “……”

  叶芊忽然抬起眼,目光灼灼:“你以为变成你大哥的样子,我就认不出来了?”

  青衫公子眼中喜色闪过:“果然不愧是皓……”

  他话音未落,却见叶芊痛苦的捂住腹部,眉头紧锁,嘴角渐渐渗出血色。那情形极为眼熟,恍若多年前。

  莫非那伤就算经历了轮回之苦,仍然难以洗去?青衫公子眼中神色几番变化,在看到叶芊手往腰间摸去的时候再不迟疑,欺身向前,带着清辉的一掌,稳稳印在她光洁的额前。

  仿佛南柯梦醒,叶芊睁开眼,发现一大群人紧张的守在床前,爹爹握着自己的手,不掩神色中的担心:“芊儿,你感觉如何?有没有不舒服?”

  叶芊无语,推开爹爹:“我当然没事。嘊?你们这是怎么了?咦,我怎么……”

  人群中有谁答道:“小姐你可吓死我们了,昨天拜访离泽宫那位大神仙的时候情绪就不对头,今天一大清早老爷就发现你浑身湿透倒在床上不省人事。咱们找的大夫用了好多法子都没叫醒呢。谢天谢地,佛祖保佑……”

  “怎么可能?”叶芊莫名其妙的看向窗外,注意到天色大吃一惊:“现在午时了?”

  “……芊儿,你真记不得发生过什么事么?”

  “没有呀,我好好的一觉睡到天亮。爹,你做梦了吧?”

  叶芊的爹摇摇头,拍拍女儿的肩膀,叮嘱了半天好好休息,正待离去之时,却被女儿拉住了手。只见笑意盈盈的发问:“对了爹,今天那个半仙有没有送水来?我们约过的。”

  叶老爹睁大眼睛:“什么水?”

  叶芊一愣,摸摸头:“莫非我记错了?哼,大概是他不好意思来了吧。”

  屋顶,有个人忽然背过身,脚尖轻轻点地,仿佛要飞走一般手臂轻张,眼看就要飘然远去。他身边略矮的人脸上带着一个狰狞的面具,拦在他面前,声音尖锐古怪,诡异之极。

  “大哥,我想再下去试试看。”

  “她是叶芊。”

  “我一定能找到法子让她变回皓凤。”

  面具人声音中有着固执的坚持,青衫公子轻轻摇了摇头,眼中无喜无悲,他缓慢抬手,指尖划过面具后瓷白脸颊边缘,停在他的肩上,拂落一片青碧新叶。

  面具人又抢前一步,拽住他的袖子:

  “可是你好不容易才说通柳意欢,用天眼找到了她。我已经确信这人是她,绝对没有错。你昨天也看到了,那一口毒牙和火爆脾气,还有你们当初说过的话——她都记得,只是一时想不起来而已。大哥,咱们不妨……”

  “是她,却终究不可能是她。而且我们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不是么?”

  青衫公子的袖子不知何时从面具人手中滑落,他的背影如同云朵般轻盈渺远,带着江南烟雾般的轻愁,转瞬即逝。

  面具人收紧手心。

  他的手心那里躺着一条丝绢,丝绢上提着白乐天的诗,是那个女子最喜欢的。他轻轻把面具取下,露出一张精雕细琢的脸,极细致犹如女子一般,艳光照人。他唇畔浮起一丝迷离却诡谲的微笑,神鬼难察。

  那条雪白的丝绢被放在耳边,离泽宫的副宫主合上双眼,静静聆听一段封尘许久的回忆。与那年的江南有关。

  “你……是妖怪。”

  “我自然是。”

  “好吧,我打不过你,我认输了。”

  “那你就嫁给我吧。”

  “喂!少得寸进尺了,谁知道你会现出真身?再说了,你是鸟吧,我怎么能嫁给一只鸟?”

  “你也是鸟呀,你不是叫皓凤么?”

  曾记得那年江南好,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

  曾记得那年江南好,也读菩萨蛮,梦江南,笑看兰烬落,红蕉暗,青衫剪影挥不去,凌波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

  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