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我在末日等你

第179章:地图 本站全自动采集,有问题可在群内反馈!

我在末日等你 小龙兔兔 7486 2020-10-16 11:10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在末日等你 牛人阅读(www.qyshipin.cn)”查找最新章节!

  看着身影消失在黑暗中的少年,师言道微微叹了口气。

  如果,他没有进训练营,他是不是也应该有家人,有父母有兄弟姐妹。

  他会不会为了他们拼命,会不会为了一口吃的劳累奔波?

  “咚咚咚……”

  就听见一阵脚步声传来,男孩又一次出现在众人面前。

  “我,我,这个给你们。”

  说完,男孩从怀里掏出一张折叠好的纸,往桑榆面前的地上一放,转身就跑。

  他越跑越快,很快瘦小的身影就消失在黑暗中。

  “这是什么?”

  孟庆虎坐正身子,看着桑榆从地上捡起厚实的纸张打开,他忍不住好奇地探过头来。

  这是大丰城的地图?

  不对。

  这是大丰城的地图,也是防御图。

  他怎么会有这个?

  桑榆和孟庆虎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震惊和不可置信。

  防御图,连地下和远处山里的防御都标得一清二楚。

  这个男孩,他的爸爸身份应该不是普通人,普通人根本弄不到这东西。

  这可是好东西啊。

  想到他们自己准备驯养变异兽,基地即将要在这里路过。

  他们面对的必定是一场战争,不是你死就是我忘。

  这个刘家,不收拾了,桑榆也不会答应。

  这样的人渣,必须要为他们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桑榆看了一眼装作若无其事的师言道,轻笑一声:“这是地图,也算是军事防御图,等萧沐辰来,给他或许有用。”

  师言道没想到桑榆会告诉他这个,他一愣,随即心中升起一股暖流,他们是慢慢接受,不再防备他了吧。

  他还要做的更多,更好,才能不负他们的相信。

  想到这里,他的脸上露出笑容:“嗯,这个可是好东西,这孩子五斤稻米有些亏啊。”

  孟庆虎也露出笑意:“那就下次补他的,总会在遇见的。”

  有了这个,他们和大丰城一战,把握应该大了许多。

  ……

  景战是在第二天天黑后回来的,和他一起回来的还有萧沐辰。

  “你怎么有空过来,不留在后面部署?”

  萧沐辰看着已经换了干净衣服,明显变得漂亮白净的桑榆,眼底都是压抑不住的笑意:“我来提前部署啊!”

  “哦。”

  桑榆点点头,从兜里掏出地图:“送你样好东西,记得回石城给我钱。”

  “什么好东西啊?”

  萧沐辰一边接一边问:“我们出生入死的感情,你怎么张嘴就是钱,感情都不谈。”

  “没钱的时候才谈感情,有钱的时候还是先谈钱吧。”

  “你呀。”

  萧沐辰说笑着打开地图,下面的话立刻卡在了喉咙里:“这,这,这是哪里来的。”

  “捡的。”

  “好东西啊,下次多捡点,你要啥给啥,别说钱了。”

  萧沐辰在心里默默补充了一句:“包括我的人都可以给你。”

  他将地图摊在草地,指着两处特别标明的地方疑惑地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他指的两处离西城都很近,靠着城边。

  是一种很奇怪的黑色标志。

  “我们也不知道。”

  这地方桑榆和孟庆虎还是师言道也研究过,一直也弄不明白,他们还商量着晚上去看看,没想到,没到天黑,景战和萧沐辰就来了。

  “先吃点东西吧,吃完我们去看看。”

  师言道一直在忙着做饭,小天佑一天一夜没看见景战,一见他回来,立刻扑进他的怀里,咿咿呀呀说着谁也听不懂的话。

  城门口,过段时间就会出来两个人看看。

  看他们安然无恙地在城门口不远的地方待着,不像要走的样子,也就缩了回去。

  “黑哥,你说他们这是想干嘛?总不会是在这里坐吃山空,等吃完喝完再进城?”

  小六留了一个人在城门口盯着,他慢悠悠渡步到刘小黑的店里。

  还是这里舒服,有吃有喝的。

  “不知道,我总觉得这些人不好惹,不像是好惹的人。”

  刘小黑眯着细小的眼睛,看着外面的大路:“这生意真是越来越难做了,坐一天也看不见个人影。”

  “六哥,黑哥。”

  等到小黑和小六相对喝了一壶茶,留在城门口的人慌慌张张跑了过来:“那些人吃完饭,往城西去了。”

  “去城西啊?好事啊,估计他们没有余粮了吧。”电子书吧 www.dianzishu8.com

  小六一拍手掌:“他们要是去找事做,我也不用在这里守着了,我这就回去交差去。”

  “那也未必,他们是都去了,还是留着人呢?”

  在城门看守的人挠挠头:“他们那个小丫头和孩子没走,四个男人都走了。”

  “四个男人?”

  小六腾得站起身:“不是三个吗?怎么四个了?”

  “我也不知道啊,我就看见四个人从火堆边站起来往城西去了。那个小丫头和那个孩子在火堆边玩呢。”

  “突然多出来一个人你都不知道,你是不是瞎啊?”

  小六气急败坏地跳脚,给那个在城门口看守的手下就是一脚:“废物。”

  “行了,被找他麻烦了。这黑灯瞎火的,多出个人没看见很正常。”

  小黑将手中捧着的大茶杯放下,皱眉:“我总觉得他们不像是去找事做,反而是像去找事的。”

  “那我回去通知一声,让四哥他们注意注意”

  看着小六匆匆离去的身影,小黑眯起眼睛。

  “去,把新小子给我带来,我要问问他,昨天晚上去给那几个人送了什么东西,人家给他两块肉带回来。”

  刚刚还一脸憨厚相,看守在城门口小六的手下弯腰退了出去。

  很快,刘新被带到黑子面前。

  “黑哥,人带来了,我去找六哥去了。”

  “嗯,去吧。”

  刘新看着面前粮店老板,他以前跟着他爸爸叫哥的样子至今还历历在目。

  爸爸死了,叔叔也是死了,就是这种以前跟着爸爸称兄道弟的人,才真的是打压他母子的人。

  “刘新,昨天晚上你去城外干嘛?”

  “我爸爸留下两颗石头,我想再去换点粮食。”

  “然后拿两颗石头换了两块变异兽的肉?”

  “是啊,你都看见了还问。”

  “呵……”

  黑子冷笑一声,他人长得很黑,眼睛又小,可以用其貌不扬来形容。

  就是因为他黑,大家都叫他小黑,后来叫黑子,现在叫黑哥。反而将他的大名给忘记了,就连刘家的刘二爷都叫他刘黑子。

  这样其貌不扬的一个人,在刘家根本没人待见他。他是凭着他的聪明,审时度势才走到今天的。

  “你不说没关系,我只有一个要求。”

  黑子弯腰将身边的一个口袋扔到刘新脚下:“这是三十斤米,够你和你妈你妹妹吃一段时间,拿去吧。”

  刘新看着脚下的口袋,咬唇瞪着刘黑子:“你还没提要求呢。”

  他不喜欢他,一点都不喜欢,可他没办法,为了妈妈,为了妹妹,他只能一次一次走进这家店,拿那些不值钱的小东西换取一点点的口粮。

  他知道,很多时候是刘黑子手下留情,看在了爸爸的情面上才可怜他施舍给他一点点饿不死却又吃不饱的粮食。

  他宁愿死,也不愿意拿着爸爸的脸去乞讨。

  可他还小,他没有办法将爸爸的脸面从地上捧起来。

  只能咬牙忍着,他可以饿死不求人,可妈妈不行,妹妹更不行。

  刘黑子嘿嘿一笑,一脸的无赖和猥琐:“我要求只有一个,如果,有一天我死了,我家小杨吃不上饭,你能还这三十斤米给他就行。”

  他自知自己作孽多,才要求来看粮店的,他不想去捞油水,就想给儿子刘杨攒点福报。

  刘二爷现在做事越来越没底线,他害怕了,只能躲在这里,苟延残喘。

  可他儿子还小,和刘新一般大小,小哥俩小时候关系还很好,经常一起玩。

  今天他给刘新三十斤米,不过是自己少赚一点,可也许有一天,这孩子能救儿子一命。

  他看不透这个孩子,这孩子比他爸爸更聪明。

  这样的孩子,只要给他机会,他一定能站到众人面前,不会永远淹没在尘土之中。

  除非,他命天生不好。

  刘新弯腰背起地上的粮食 ,抬头看向刘黑子,声音坚定:“只要我不死,连利息,五十斤,这个买卖我做了。”

  走出粮店,刘新看向黑暗的夜。

  整个城市都静悄悄的,很多人在等着曙光的到来。

  而有的人,在等死。

  他们不想活了,活不下去了。

  活着那么难,还不如死的痛快。

  可他不想死,他不但想活,还想活得好,吃得饱,穿得暖。

  他还想他的妈妈他的妹妹,活得好,吃得饱,穿得暖。

  只要有一丝希望,他都想努力争取一下。

  哪怕这个天道不公,哪怕他命天生不好,他也要想办法试试。

  天道不公,就将这天道给扭转。

  命不好,就将这命置之死地而后生。

  刘新在黑暗中奔跑起来,少年单薄瘦弱的影子跑得跌跌撞撞,却异常坚定,肩膀上的三十斤粮食压得他肩头低低地沉下。

  他跑的飞快,很快跑进黑暗,又从黑暗跑向家中那一点光明。

  只要推开眼前这扇门,必定有妈妈和妹妹在灯光后面等他。

  她们是他活下去的光和希望。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