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天降系统:农门小富婆

第1190章 今晚老实点 本站全自动采集,有问题可在群内反馈!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天降系统:农门小富婆 牛人阅读(www.qyshipin.cn)”查找最新章节!

  闻言,秋沙燕恨恨的一拍桌子,道:“当初白冰羽刺她一剑的时候,我就应该补上一刀,也不会在现在给我添麻烦了!”

  王辰倒是个机灵人,反正他现在已经上了秋沙燕这条贼船,肚子里面有蛊虫控制着他的生命,他想跑也跑不了,干脆出谋划策,道:“秋堂主,我这里倒是有个主意。”

  秋沙燕挑眉:“哦?什么主意。”

  “我回去的时候,在桌子上面看到了许多请柬,想来是药祖要大肆举办收徒宴,这可是个绝佳的机会啊!”

  到时候,药祖和他新收的徒弟是焦点人物,自然是不轻松,而药老和宋敬岚都会应酬各地奔来的医界有名人士,相对于药祖的保护,会薄弱许多。

  闻言,秋沙燕点头:“既然是药祖的收徒宴,那他一定会露面,这倒是个绝好的机会。”

  二人商讨了一番之后,秋沙燕将行李收拾了一番,告知王辰这些天要表现的一切如常,等着她主动联系,而后便离开了客栈。

  既然药老等人已经知道她来了莲花镇,那这客栈自然是不能再待了,要找个地方藏身才行。

  王辰也不敢久留,趁着周围无人,快步离开了客栈,那模样,简直就和做贼似的。

  经过一天的忙碌,楚倾言终于将排队的病患都看完了,这些人都是听闻药祖下山的消息,从远处奔来药神堂求诊的,都是疑难杂症,这样的患者虽然不在少数,但也不是特别多,以后的日子,医馆里的大夫坐镇就足够了。

  楚倾言伸了一个懒腰,问道:“还是没有秋沙燕的消息?”

  “镇子都找过了,秋沙燕要么是找了个地方躲了起来,要么就是在镇子外面。”赵潇誉给楚倾言揉着酸疼的肩膀,说道。

  楚倾言感受着赵潇誉这适中的力道,表情很是享受,她在这里看诊坐了一天,赵潇誉在旁也等了一天,都是又饿又累,便起身道:“走,吃点东西去。”

  本来,楚倾言打算回到客栈休息,可一想到秋沙燕还在暗处,不由得担忧起药祖来,便与赵潇誉向着药祖所在的宅院行去。

  位置偏僻虽然安静,但是也有一点不好,实在是太安静了,周围的住户也少,这才刚入夜,一条黑漆漆的巷子从外往里看过去,竟然看不见几家有亮灯的。

  楚倾言要是个贼,肯定首选这个地方,可见是有多偏僻了。

  叩响大门之后,依旧是柳先来应门。

  听见是楚倾言的声音,柳先连忙将大门打开,笑着道:“宋师叔说了,你们今晚肯定是要过来保护药祖的,让我收拾出来了房间,快进来吧。”

  楚倾言看着在不远处吃橘子的宋敬岚,笑道:“你怎么知道我们一定会过来。”

  宋敬岚扔了半个橘子过来,道:“不来就不是你了。”

  得,她这个爱操心的毛病,是改不掉了,楚倾言也不想改,为了身边的人好,就是累点又有什么关系。

  这季节的橘子多是卖剩下的,被冬天的冷冻过一回,又苦又涩又酸,可楚倾言见宋敬岚吃的津津有味,不由得也觉得这橘子应是甜的,便掰了一块递到了赵潇誉的嘴边。

  赵潇誉十分自然的张口将橘子吃了进去,面无表情的咬了几下。

  “甜吗?”楚倾言问道。

  赵潇誉随意的一点头:“有点甜。”

  这橘子看着还挺水灵的,没准是商户保存得当的结果,楚倾言也掰了一块丢进嘴巴里,刚用牙齿咬碎,一股又酸又涩又苦的液体顿时充满了口腔!书袋网 www.shudaitxt.com

  “呕!”

  楚倾言脸都要绿了,酸水顿时泛滥,连忙将口中的橘子给吐了出来。

  只见赵潇誉与宋敬岚齐齐的张开嘴巴,不是吐橘子还能是在干嘛?

  楚倾言吸溜着酸出来的口水,道:“你们!太过分了!”

  宋敬岚酸的牙都要倒了,他道:“这橘子酸就罢了,还苦的要命,这时候的橘子果然买不得啊,唉,不能浪费,好在是吃完了!”

  楚倾言怒目看向赵潇誉:“有点甜?”

  赵潇誉指着自己吐出来的橘子:“反正不是酸的。”

  楚倾言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赵潇誉吐出来的橘子瓣儿完好无损,根本就没有被咬破!

  这个有心机的家伙!

  楚倾言伸手拧了拧他的胳膊,道:“好啊,原来是等着我的反应呢!”

  这家伙太心机了,他信不过宋敬岚,等着看楚倾言的反应,要是楚倾言觉得甜,他才会吃吧!

  赵潇誉吃痛,连忙转移话题道:“我们先去房间看看,有什么需要的也好添置。”

  “哼!”楚倾言皱了皱鼻子,心想这天刚擦黑,还有些街边摆着的铺子没有收摊,要是真的缺少什么,也方便赶紧去买,便先去房间里面瞧上一瞧。

  这房间虽然空的时间有点久,但是好在被褥一应俱全,还有个小暖炉在床边,这下晚上也不会觉得冷了。

  柳先留下了一盏油灯,询问道:“誉王,誉王妃,我就收拾了一间房出来,还用再多收拾一间吗?”

  他可是记得,以前有些时候,这二人是分房睡得。

  闻言,也不知楚倾言想到了什么,脸色一红背过身去,倒是赵潇誉回答的很干脆,道:“一间房就可以。”

  柳先憨笑着点头:“这天气冷,你们挤一个被窝也能更暖和些,这柜子里面还有干净的被褥,若是晚上冷了,就拿出来多盖上一条。”

  明明,都是很正常的话,可楚倾言就是觉得不自在,她连忙将柳先给推了出去,道:“天晚了,快早点休息吧!”

  “诶诶,好长时间没见面了,别推我啊!”柳先还打算打听一点宫里的八卦呢,被推出来后挠了挠头,打定主意明天再问。

  楚倾言关好门后,脸红心跳的靠在门框上,她道:“赵潇誉,咱们隔壁可就是药祖的卧房,晚上你老实一点,别动手动脚的!”

  赵潇誉貌似有些失落,但还是点了点头。

  二人刚将灯给吹熄了,就听外面的大门被敲响了。

  楚倾言狐疑的看向外面:“这么晚了,是谁来了啊?”

  却听大门口处传来王辰的声音:“是我,我是王辰,给我开下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