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电竞大神他人设崩了

第206章 小嘉安好可爱,偷偷亲一下 本站全自动采集,有问题可在群内反馈!

电竞大神他人设崩了 白圆圆 6202 2020-10-16 11:10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电竞大神他人设崩了 牛人阅读(www.qyshipin.cn)”查找最新章节!

  “就仗着我喜欢你?”

  男人嗓音在寂静夜色中格外沙哑深沉。

  室内灯光昏暗,头顶的琉璃珠子被风吹的晃动,眷恋的发出叮咛脆响。

  沈嘉安有些呆滞的站在原地,愣愣看着对面的男人。

  漂亮的狐狸眼泛着淡淡水色,显得格外安静又委屈。

  沈嘉安不得不承认,他从来没见过比时斯还妖孽漂亮的男人,上天给了他绝美的容颜,如果再加上一个好家世。

  她会想——

  这样的男人究竟什么人才配的上。

  总之不会是自己。

  沈嘉安觉得自己就是大千世界中,最普普通通的一个。

  所以在那个雨夜中,面对男人炙热滚烫的眼神,带着浓浓的期待,那种渴望被救赎的深沉。

  只会让自己想要逃……

  不可置信,慌乱,满腹焦虑,总之没有一点被告白的喜悦情绪。

  更觉得,这样世俗难以接受的爱。

  只会给那个美强惨的男人带来更大的压力。

  虽然时斯压根不在意,他面对别人的讥讽,面上只会浮现更讥讽的神色,随后面不改色的怼回去。

  他骨子里带着高傲,从未自卑过。

  沈嘉安直视着他。

  嗓音冷静的说:“你喝醉了。”

  顿了顿,嗓音有些低了下去,“所以才会提起好几年前的事。”

  时斯静默良久,最后嗯了一声。

  他格外沉默的站在楼梯上,感觉视线清明了些,却没有动。

  闻着空气中淡淡的皂香味,再普通不过。

  可就是觉得香,蹿入他的四肢百骇,牵连起浑身的血液。

  他伸手,轻轻环住面前人的肩膀。

  黑色的单薄卫衣阻止不了体温的热度,掌下的温度很暖。

  他低眸,有些累。

  “扶我上去。”

  沈嘉安侧眸,搭在肩上的手格外修长,骨节漂亮皙白。

  轻轻抿唇,看在他这么可怜的份上,最后也没舍得拒绝。

  没舍得?

  沈嘉安突然反应过来,怎么能用这么暧昧的词呢!!!

  顶多就是为了怕这老妖精摔死了,那就没人给顾临看病了。

  这样想,沈嘉安突然觉得自己伟大了些。

  “不就是扶一段路,呵,小意思。”

  时斯抬眸,水光潋滟的眸子看他半晌。

  吐出三个字,“背着呢?”

  “……”

  沈嘉安有些不可置信的盯着他。

  宁对自己的身材没点认知?

  结果没想到,这臭不要脸的老妖精又语出惊人。

  十分淡定道:“或者抱我?”

  “……”

  沈嘉安眼都瞪圆了,指着他的脸。

  咬牙切齿吐出一句,“得寸进尺?”

  “不敢。”

  时斯轻轻弯唇笑了一声,歪头靠在小绿毛的肩膀上,惬意慵懒的眯着眸子。

  “出发。”

  沈嘉安看他像只猫儿似的,忍不住笑了一声,“还出发,骑驴呢你。”

  随后驮着这重如牛的男人,一步步往楼梯上爬。

  房间在三楼,沈嘉安走两步就觉得不对劲,

  这男人还真是让自己驮着,半点劲儿都不用,跟个尸体似的。

  沈嘉安气的吐血,“你能不能使点劲儿?”

  时斯用无辜的狐狸眼望着他,水汪汪的。

  沈嘉安没脾气,“算了,闭嘴憋说话!”

  “好~”小说之家 www.itxtbook.cc

  “……”

  沈嘉安走的艰难,就听到肩膀上的脑袋开始哼歌了。

  “阿门阿前一颗葡萄树,阿嫩阿嫩绿的刚发芽……”

  他嗓音优雅低沉,说话都十分性感,唱起歌来更是享受耳朵,带着缠绵悱恻。

  不过听着听着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蜗牛背着那重重的壳呀,一步一步地往上爬……”

  沈嘉安:“……”

  他突然想把肩上的人给一脚踹下去。

  “时斯,你给我闭嘴!”

  时斯倒是心情愉悦的低笑起来。

  到了三楼,沈嘉安轻车熟路的走到房间门口。

  时斯原本还纳闷,他还没说自己住在哪个房间,怎么就直接到房间门口了?

  沈嘉安也是打开门才突然意识到,这不是自己房间吗?

  沈嘉安轻轻咳了一声,“走错了,你房间在哪儿?”

  结果时斯歪着脑袋想了半天,一直没说话。

  沈嘉安突然有种不妙的预感。

  “在一楼……”

  “……”

  沈嘉安的小绿毛炸开了,气的脸都红了。

  “我看是在火葬场,走,我现在就送你去。”

  揪着时斯的袖子,结果没揪动。

  男人看了一眼,轻轻松松的拿开小黑爪子,径直走进房间里。

  冲着中间的大床就去了。

  他没想到的是,房间里的床居然是红色的,大红喜庆的颜色,突兀的摆在正中间,跟喜床似的。

  时斯脚步微微一顿,随后直接倒了上去。

  先睡上再说。

  沈嘉安:“你干嘛!!!”

  “睡觉觉~”

  男人把脚上的鞋蹬掉,单手解开衬衫的两颗扣子,脸上带着与之不符的娇憨,把脸埋在红色的枕头里。

  他生的肌肤皙白,被红色一衬,更是肌里透白。

  沈嘉安眉心突突跳,并没有被美色诱惑到。

  单膝跪在床上,伸手就要去扯人。

  反倒是被他轻松的扯了下来,倒在时斯身侧。

  沈嘉安被这无赖气的即将失去理智。

  “你……骗我把你扛上三楼,就是贪图我的床是不是!!!”

  时斯从枕头中抬起来,黑发凌乱的搭在额前,纤长浓密的睫毛眨了眨。

  “你的床为什么这么红?”

  好一个灵魂拷问。

  沈嘉安完全没意识到话题跑偏了。

  回答:“我妈说了,新家就要有新气象,红色最喜庆了。”

  时斯半撑着脑袋,打量着躺在枕头上的人儿。

  他眉色慵懒,领口衬衫大开,眼尾上挑出勾人的弧度。

  修长的手指轻轻捏捏沈嘉安的耳垂。

  沈嘉安浑身一麻,脸色像是炸开了红的彻底。

  听到头顶的嗓音,慢悠悠说道。

  “黑的跟个小煤球似的,红色不适合你。”

  “……”

  时斯我敲你吗!!!

  冰凉的手往下滑,不经意触摸到脖子上温热滑嫩的肌肤。

  “小嘉安好可爱。”

  沈嘉安抓住他的手扔到一旁。

  气的想把他碎尸万段,咬着牙恶狠狠的说道。

  “老子就是个小煤球,可爱你个头。”

  时斯俯下身来,唇瓣轻轻在脸颊上碰了一下。

  “偷偷亲一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