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我女友是王者

第303章 过五关 本站全自动采集,有问题可在群内反馈!

我女友是王者 潜鳞 4081 2020-10-16 10:56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女友是王者 牛人阅读(www.qyshipin.cn)”查找最新章节!

  下路打起来时,小龙堡就已经在往下路赶了。

  当个剑魔和女坦倒地,小龙堡的猪妹已经出现在了防御塔下,配合回头的腕豪开始点塔,同时在塔下捏碎先锋之眼,召唤出峡谷先锋。

  能推掉中一塔当然是最好的,但小龙堡也并不死板,既然剑魔已经阵亡,并且FPX的人也都在之前赶去了中路防守,下路空门大开,没必要浪费这么好的机会。

  当然,最关键的是峡谷先锋剩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想要再找到这么好的机会可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接下来就没有任何悬念了,虽然小天塞拉斯和刘青松的泰坦快马加鞭的赶了过来,但防御塔已经只剩两层多一点的镀层,峡谷先锋更是已经在塔下弓起了身子,后背大眼睛圆睁,一头撞在了防御塔上。

  咚……叮……

  峡谷先锋撞在防御塔上的声音与金币到账的声音一同响起。

  防御塔已经只剩一层血皮,刚刚赶到的塞拉斯和泰坦不得不谨慎的拉开距离,这个时间点,他们俩根本没什么战斗力,被黏上了只能被当成靶子打。

  “这几波打下来,RNG已经拿到了三千多的经济优势,这还才十二分钟,RNG可以说是已经完全掌握了局势的主动权。”

  “但是也还是有个小小的隐患的,第一条小龙没有控下来,经常会看到这样的比赛,等到第三条第四条小龙刷新的时候,我后期阵容完全可以不出来跟你打,拖下去,可就不好说了。”

  在三位解说激烈讨论的时间里,第二条小龙已经快要刷新。

  去上路清完兵线后,FPX下路双人组率先向小龙坑靠,同时剑魔索性不现身,藏在下半野区中,想要配合打野抓一个RNG做视野的人。

  这样的人当然没有出现,他们却看到了在下路带线的腕豪,以及上路正清兵的女枪女坦,克烈正无视吸血鬼的伤害在点塔。

  没有任何犹豫,小天再次踏入了那条河流,来到了中路下方的河道草,出现在中路清兵的克烈身后。

  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小天一直坚信着这句话!

  Duang!

  与此同时,金光一闪,吸血鬼身后,泰坦直接从克烈的视野盲区中闪现出来,Q疏通航道扔出,一道粗大的铁锚以一个刁钻的角度向塔下的克烈勾来。

  当当当……

  看到塞拉斯的瞬间,宁飞就作出了应对,按出大招,凭借大招的加速效果,一个小扭身,完美的避过了泰坦的铁锚,然后在一阵风中扬长而去,纯熟的车技在这一刻展露无疑。

  不过塞拉斯早就在克烈身后,在克烈脚下那条光径出现的同时,他就E潜掠加走位拦在了克烈身前。

  甚至都不用拦在正中间,因为克烈大招的特性,它会自动搜索路径上的敌人,然后停车扔出狗链。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小天心中充满了快意!

  刚刚起步的克烈就这样被截停,E第二段强掳出手,一道铁链对着近在咫尺的克烈缚去。

  宁飞也早有准备,在被截停的刹那,同样按出了E比武,没有冲向塞拉斯,而是斜刺里向河道冲了过去,正好避开了塞拉斯第二段E强掳。

  刚刚冲进草丛,一柄大宝剑迎头砸下。电子书吧 www.dianzishu8.com

  草丛中有真眼,剑魔这一发Q1极为隐蔽,就算宁飞操作再好也是避无可避的被击飞了,随后剑魔一甩手就是一道火链缠绕在克烈身上,W恶火束链!

  后方塞拉斯吸血鬼泰坦气势汹汹的追了过来,他们都知道这个克烈是没有闪现的,因为上一波克烈才闪现拦下了想要开车逃走的塞拉斯,现在,是时候还了!

  前有狼后有虎,身上还没有闪现,几乎已经是必死之局。

  “浅笑这波有点大意了啊,自家兄弟还在清兵,自己一个人跑去A中一塔,这就有些过分了。”

  米勒看了一眼即将刷新的第二条小龙,淡淡的说道,在他看来,结局已定。

  不仅是米勒,几乎所有人,都是这样认为的。

  除了宁飞自己。

  宁飞并没有慌,在被恶火束链缠身后,他没有急着挣脱束缚走出恶火束链的范围,而是回头扔出狗链落在身后追击的塞拉斯身上,这才不慌不忙的向左边恶火束链外走去。

  被针对了三波的khan也不是吃素的,EQ二连,Q2大范围的击飞区域根本不可能靠走位躲开,khan将心中的怒火都在这一下中砸了出来。

  在恶火束链范围内,克烈再次被击飞,然后一个趔趄被触发的恶火束链拉了回去。

  但与此同时,被狗链拴住的塞拉斯同样一个趔趄,没能在克烈被控制的时间里立即跟上输出。

  khan的剑魔却没有闲着,挥舞着大宝剑,Q3再次狠狠的砸下。

  毫无疑问,克烈再次被击飞,剑魔Q3再次打出大量的伤害。

  然而,让FPX五人诧异的是,恢复自由的克烈竟然并没有立马逃跑,也没有回头反击,而是向傻了一样的站在原地悠闲的散步。

  “放弃抵抗了?”

  所有人心中都生出这个猜想,包括FPX五人,只是khan心中总有一股不对劲的感觉,因为这个站在原地不断摇晃走位的克烈,丝毫不像是放弃抵抗的样子,反倒像是站在原地刨动泥土准备冲锋的公牛,像是爪子牢牢扣住地面,准备飞扑的猎豹……

  敌人不动了,小天几人却没有闲着,技能平A纷纷落在克烈身上,尤其是剑魔一发被动平A大宝剑戳在克烈身上,直接放掉了克烈近五分之一的血量。

  “不好!”

  当大宝剑落在克烈身上的刹那,khan终于明白哪里不对劲了。

  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配合塞拉斯的伤害,剑魔大宝剑落在克烈身上的瞬间,克烈身下那胆小的蜥蜴斯嘎尔径直化作一道流光远去,将可怜的克烈抛在原地。

  克烈下马的位置正好是靠近河道墙壁的位置,这个下马就像是给克烈提供了一段小距离的位移。

  刚才克烈那看似无意义的走位,可并不真实毫无意义!

  “竟然连下马位置都要控制,如此细腻的吗!”khan瞳孔收缩,对于这个对手又有了更深的认识。

  一时间,他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