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快穿之专治各种不服

第665章 进阶:传奇女教练(完) 本站全自动采集,有问题可在群内反馈!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快穿之专治各种不服 牛人阅读(www.qyshipin.cn)”查找最新章节!

  贺涵以关系难以缓和为由,过完年后向夏以沫提出了离婚。

  得到这个消息时,连音已经回到了阿尔梅里亚。

  夏家也好,夏以沫也是,都被贺涵这决定打了个措手不及。

  连音却是忽然明白过来除夕那天那顿午饭的时候,贺涵说那番话里的暗示。

  贺涵问夏以沫愿不愿意回来,还说年后谈,其实已经在给夏以沫暗示,而所谓年后,其实是他给夏以沫的最后期限。

  而这个过年期间,夏以沫并不当回事,依然如我的住在娘家不肯回去,甚至还因为怀疑连音和贺涵有什么而越发的猜忌。

  就连音所知,整个过年期间,夏以沫更没有同贺涵一块儿去看望过贺家父母,她自己也没去过。

  正如贺涵所说的,夏以沫将整副心思都用来对付连音了,哪里还顾得上自己的小家庭,自己如今已为人妻的身份。

  夏母因这事急的整夜都睡不着觉,不只她,夏父也一样。

  本是一门父母都满意的不得了的婚事,再说小两口结婚也才几个月,按老人家来说,磨合期都没过呢,突然冷不丁就说要离婚。

  夏父夏母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

  夏以沫更是!

  之前夏以沫不当回事,一面还将心思放在连音身上,一面也还在等着贺涵先低头。

  结果低头没等来,等来的是“离婚”两字,惊的她再也没法继续在娘家待下去,立即就回了与贺涵的新婚公寓。

  不过,现在回去明显已经晚了。

  夏母急的嘴上都长了燎泡,又不是好事,无处可诉,只能将电话打给了连音。

  托福于整个过年期间连音一直在出入夏家,善尽为人女儿的义务,又因两地的时差,夏母总算有了个能在深夜睡不着时打电话诉苦的对象。

  对于夏母的电话,连音一直都有接听,但除了偶尔道上两句安慰的话外,提供不了其他的帮助。

  夏以沫和贺涵,对于连音来说,是与她无关的事。

  这两人是真离婚或是最终解开心结,继续往下走,都是他们自己的事。

  她不过是个路人罢了。

  什么原本是三个人电影什么的,对不起,她不想有姓名。

  连音的注意力,都放在比赛上。

  渡过冬歇期,球员们经过小小的休息,身体状况都养的不错,这让连音很满意。

  其他球队或多或少都有进行过球员位置的修补,补充了一点新鲜血液,只有阿尔梅里亚,仍然是打了半个赛季的阵容,也没有要换阵容和打法的意思。

  毕竟,年轻,经得起时间的折腾,也还有更进一步的空间。

  在连音一边忙碌着下半赛季的比赛,一边还要不时接听夏母的电话时,时间很快由冬天踏入春天,又一跃进入了初夏时节。

  联赛进入最后时间段,最关键的时刻。

  阿尔梅里亚的表现非常好,令人瞩目,在积分榜上的排位也稳步靠前。

  按照西甲赛制的规定,积分榜最终的前四名球队可以获欧冠小组赛参赛资格,第五名和第六名则获欧联杯参赛资格。

  名字只一字之差,但含金量、火爆程度绝对是前者居上。

  阿尔梅里亚若能再在甲级联赛稳住排名,取得欧冠欧冠赛资格,阿尔梅里亚势必会成为一支新的商家喜欢的球队。

  当然,受商家青睐是俱乐部最喜欢,也最希望看到的事。

  更何况,阿尔梅里亚组建至今,还不曾参加过这种顶级中顶级赛事。

  一想到即将能够参加这种盛事,俱乐部方面的高层们都感觉激动,睡觉都不自觉笑醒的那种。

  所以愈近联赛尾声,俱乐部给到连音的“关怀”也愈大。

  连音一边承受着俱乐部方面的过度关怀,一面也从夏母最近一通电话里得到消息。

  夏以沫闹也闹过了,也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寻求过贺家父母的帮助,几个月间,各种招都想过,但最后,贺涵和夏以沫仍是走到了离婚的终局。

  夏母在这通电话后,有很长一段时间将不会再给连音打电话,因为夏母要忙着照顾夏以沫的情绪。

  离婚一事对夏以沫打击颇大。

  至今,夏以沫也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怎么就走到这种解决地步。

  对此,连音也无法给予答案,婚姻这门哲学,她也没修过,只是知道,婚姻的经营学,是一项可简单也可难的学科。

  至少比足球学难多了。

  五月最后一周,西甲联赛走到第38轮,也是最后一轮比赛。

  基本已经锁定联赛积分前四的阿尔梅里亚,对这最后一轮比赛也没有放松。

  球员们在球员通道集合时,连音便站在一旁,和助理科斯塔低声交谈着。

  小伙子们穿着一身红白竖条纹的客场球衣,各个朝气蓬勃。

  连音停止和科斯塔的交谈,转头问他们:“都准备好了吗?”

  “是的,头儿!”

  小伙子们各个笑容迷人。

  ……

  纵观这一生,连音觉得过的非常满足。

  在这样的世界里,她全身心都有种淡淡的幸福感。

  在到达最后终点的时候,她的脑中响起了久违的声音。

  “准备好换世界了吗?”

  连音没有回答,而是说:“久别重逢,难道你就不能先叙叙旧吗?”

  陆七八轻笑一声,语调带着丝慵懒。

  像极是才睡醒的那种感觉。

  这让连音不禁回忆起在这个世界开始时,他说要休眠一段时间的话。

  真是休眠了啊。

  既然连音想要许久,陆七八自然要满足,顺势问她:“这个世界,你过的开心吗?”

  连音也不矫情,回了声“嗯”。

  很开心。

  “那就好。”陆七八声线温柔。

  顿了一会儿。

  陆七八开口问:“继续吗?”

  连音则问:“我这回世界的任务过了?”

  陆七八:“是的。”

  “那有奖励吗?”连音追问。

  陆七八好笑:“你想要什么奖励?”

  连音说:“你曾经答应过我的,有关你的问题。”

  陆七八知道她说的是什么,因而沉默了下来。

  连音也不催促,反正这个话题也不是第一次了,陆七八始终都不肯正面答罢了。

  不过这回……

  “如果你能走到最后,我们可以在现实中正式见一面。”

  连音讶然。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