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毒箭

第295章 291这人,该死 本站全自动采集,有问题可在群内反馈!

毒箭 浊酒老仙 4895 2020-10-12 03:09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毒箭 牛人阅读(www.qyshipin.cn)”查找最新章节!

  马达开出的条件也并不算欺负人,一个团和刘二这条命比起来,确实是旗鼓相当,而马达的这个想法其实也正好中了刘二的下怀,因为他也是这么想的。

  “你这是要我的命啊!

  好!我答应你!

  但你听好了小子,如果你输了,以后三团的事情我说了算,你只负责和日本人接洽!

  ......”

  刘二见马达笼统的提出了想法,他再当着众人的面细化了想法,见马达同意之后,又接着道:

  “口说无凭,咱得立个字据,我不识字,魏书生,你二哥我说一句你便记一句,最后让这小子签字画押!”

  刘二的话一说完,人群中便有一人从怀中取出钢笔和纸张,当场写下了刘二刚才讲的那些话。

  这魏书生长的白白净净,看起来颇有喜感,刘二的话一说完他便能给他起草文书,而且这文书写的还蛮好。

  当他念出文书的时候,马达发现这文书格式正确,合理合法,一猜便知道这魏书生平时没少和这刘二沆瀣一气,干尽坏事。

  刘二撅一下屁股他都能知道是什么意思的主,能是什么好人?

  这魏书生刚刚上来的时候马达还对他有些好感,可这小子一上来便暴露了一切,这就让马达有点不爽。

  魏书生立完协议以后,将协议呈给了马达签字画押,而后便准备收了这协议,可这事做的让马达有点不爽:

  “你他娘的这协议是我一个人的协议吗?

  不管这最后的结果如何,你刘二也总得签个名吧!”

  听了这话,刘二一怔,可细细一想,觉得这马达说的也确实有几分道理,于是道:

  “没错,我确实应该签个字!

  但其实吧,签字和不签字都改变不了结果,这三团的权力注定是我的!”

  说完要魏书生将那张协议呈了上来,按下了手膜后歪歪扭扭的卸下了两个大字——刘二。

  尼玛就你这样还想当团长?

  大哥,上级来个文件你听得懂吗?

  喂,大哥,能不能将这协议摆正,条子都拿反了!

  ......

  见刘二的骚操作搞完,马达找到了一块空地,对着刘二说道:

  “就这,开始吧!”

  这不上战场不知道,一上战场吓一跳,马达太稳了,这比试的样子和刚才签订协议的样子完全是两个样!

  刘二半眯着眼,似乎也看出了对方来者不善。但如今这箭在弦上是不得不发,如何是好?

  “不管对面这后生有没有本事,既然他长的高,肯定下盘不稳,我便打他下盘,再说,我的拳脚功夫在老部队数一数二,会怕眼前这个瓜娃子?”

  刘二心想。

  比武没有固定的裁判,这场比赛争的虽然是权力但比的确是命,谁敢去做这个裁判?一有差池,搞不好命都会搭道里面去。

  退一万步说,这做裁判的人权力和地位必须在二人之上,整个三团有这样的人?

  没有!

  所以这场比武注定是一场没有规则、没有裁判的比试,只要能赢,手段其实已经不重要。

  双方腿脚一动便意味着比赛开始,刘二率先出拳探探虚实却被马达轻易躲过,但正是刘二这出拳也让马达看透了这刘二的虚实。

  空有一身死肉却打不出劲道!

  马达一眼便看出了虚实,他一直不出拳只躲闪,就是想确定自己心中的想法。

  当这王二连打了六拳之后,马达终于出手了,只见他右脚稍稍前伸直接将疾驰而来的刘二扳倒,而后以最快的速度压上了他的后背,左手踩住了他的脖子,刘二的头颅紧紧挨着地面,喘着粗气。

  与此同时,趁着这刘二不注意,马达又反锁了他的右手,直接将刘二扭的哇哇大叫:

  “小畜生给老子放手!

  你他娘的......”

  这句话一说出,马达便知道这小子也是个说话不算话的主,这比试输了就输了,赢了就赢了,男子汉本应该大大方方坦坦荡荡,口舌之利算什么英雄好汉。

  输了还要骂人,这人品有点差啊!

  就是这一句话激怒了马达,只见这马达右手一用力,差点将这刘二的右手生生折断:

  “输了便反悔骂娘,算什么英雄汉?

  服不服?”

  刘二痛的哇哇大叫,眼神中尽是仇恨,死死的盯着马达。

  这人不是什么英雄汉,留不得!

  马达心中已经有了决断!

  僵持了一段时间后,刘二疼痛袭骨,最终还是忍不住,只能求饶:

  “马达兄弟饶命!

  我服!”

  这是被形势所逼,没有办法的权宜之计,傻子都知道,既然对方已经求饶,再僵持下去对自己的名声不利,于是放了刘二这厮。

  刘二转了转疼痛的胳膊,依旧是冷眼的看着马达,似乎和他有深处大恨。

  如今比试也比了,结果也出来了,马达问了魏书生一嘴:

  “这位兄弟,按照协议,若是刘二输了,刘二应当怎么样?”

  刚才那一战,所有人都改变了对马达的看法,刘二被打败,这算是三团的大事,难道三团要易主了?

  团长点名,魏书生又是协议的直接负责人,只能战战兢兢的走出人群,看了一眼刘二,小声说道:

  “若是刘二哥输了,他应当唯您马首是瞻.......”

  “好!协议很清楚,男子汉就应该说话算话!

  刘二!你以后可愿意跟我干?”

  马达质问道。

  刘二想转移话题,故意避开了马达的目光,一脸不服的望着远处,单这态度再一次惹恼了马达:

  “你这样子,是不愿意兑现承诺吗?”

  刘二冷哼一声,依旧没有说话,依旧看着远方。

  马达长叹了一口气,心里是说不出的滋味:

  “言而无信之人我平生最看不起!

  你,不配当男人!”

  马达的这句话虽然有些伤人,但也是刘二的态度不好,而这时刘二发话了:

  “赢了又怎么样?

  你能领导的了三团?

  没有我,你就是个屁!

  在我眼中,刚才的比赛只是逗你玩,这三团的领导者只能是我刘二,别的人不行!

  你能拿我怎么样?”

  本以为这刘二会言而有信,再不济也会表态,但如今说出这样不懂道理的话,让马达失望至极。

  这人,该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