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山河相制

第461章 行动 本站全自动采集,有问题可在群内反馈!

山河相制 我渴望力量 4382 2020-10-13 06:0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山河相制 牛人阅读(www.qyshipin.cn)”查找最新章节!

  文武七年,这一年从年初开始就不安稳。

  山州的大军正在紧张的调动着,对大部分将士而言,这注定又是一场艰苦且辛酸的战斗。

  前几年对山州的攻伐,应该得到赏赐的人都无功而返。

  那一年也是天冷的时候,而今年山州这边同样冷的厉害,士兵们非常的厌战。

  没有好处,没有功劳的战斗,没有多少人愿意过去。

  黑山伯万古此时就心烦的送走了一个老人家,这个人和之前来的人都差不多,都是万古需要尊敬的军中老人。

  这些人的意思很简单,不想让自家人参与这场对牧州的事情,让万古不要点这些人的兵马。

  一个两个还可以,人多了之后,万古这边就不得不把问题交给了山州牧。

  山州牧大致清楚这次的事情是怎么回事,给了一个回复。

  “稍微带些人就可以了,不用大动干戈。”

  牧州军部的,同样是姜家人。

  和对付开拓者叛党不一样,这一次主要是让牧州军团的那些人老实一些,不需要真的打起来。

  ***

  姜克敌心情非常不好的坐上了前往牧州的汽车。

  同行的还有五辆卡车,四辆是装着持枪士兵,一辆是装载着一路上所需的燃油。

  副手上车后说道:“统领,已经检查完备,在到了通州之后,还需要再从军部那里补充一次燃料,然后直接到牧州。”

  姜克敌很不畅快,但对于手下人还是很好的,说道:“好,迅速出发吧。”

  “是!”副手迅速开动了汽车,沿着道路向前加速。

  龙城的科技力量,肯定是要比其余地方好很多,尤其是军部的科技。

  姜克敌看着窗外的建筑,闭着眼睛说道:“这里就算了,等到了牧州境内之后,让所有人都保持警惕,已经死了两拨人了,我可不想被那些混蛋照顾!”

  副手迅速说道:“是!统领请放心,那些牧州人若是敢乱来,就让他们知道火器的厉害!”

  姜克敌已经让人提前把自己过去的消息告诉了牧州那边的人,并且提前说明自己是过去和大家一起想个办法的。

  若是那帮人真的是敢找他麻烦,那姜克敌回去之后必定要领着大军把这群狗玩意儿都给杀了!!

  “曹尼玛!”姜克敌恨恨的又骂了一声!

  他是恨极了那帮狗玩意儿!

  当初去牧州的时候,一群人就是不断的添乱,虽说是自己带过去的那帮年轻人不懂事,但牧州的那群老狗也是没少碍事!

  现在又连累自己过去给这帮老狗擦屁股,姜克敌简直是恨不得把这群人都给扬了!

  副手专注的开车,对于姜克敌刚才那声话语,他经常听到,尤其是在姜克敌心情不畅快的时候,更是很频繁的使用这句话。

  据说,这是先帝的专属语词。

  ***

  “山海县县令王兰陵听命!命你从即日起,火速前去平丘县灭匪,将袭击县城的拓野舒等人缉拿归案!”

  “此为重大事情,不得有任何耽误!二十天之内若不能将贼首抓捕归案,拿你是问!”

  传令兵沉声宣读了州府那边的宣告。

  王兰陵等人面色严寒的看着这人,有的人甚至是面露怒色。

  弓月满愁着脸对着传令兵说道:“眼下外面厚雪堆积,道路不畅,雁山郡的阴县地方又离我们这边路途遥远,且有不少山路,这让我们二十天内剿匪,实在是太为难我们了。”

  白振德沉声说道:“我只是过来宣读州府传下来的公文,其余事情我不便多言,大人的话语,我会转告给州府那边的人,至于能不能上报给州牧大人那里,就不确定了。”

  王兰陵深呼吸,对着白振德说道:“州府到这边距离也不近,外面又是大雪天气,信使也是清楚这里面的事情,既然是命令,那自然没有转圜的余地,之后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了。”

  “信使一路上也劳累奔波,吃顿好的再回去吧,来人,备些热酒热菜招待客人。”

  王兰陵没有为难这个人,剩下的确实是他的事情。

  林祖年对着白振德说道:“信使请随我来,我带你去伙房暖和一下,吃些热菜,大人这边要商讨事情,不便陪客。”

  白振德双手抱拳,躬身低头,客气的对着王兰陵说道:“多谢大人照拂,我回去之后必定将这里的事情好好和上面人说说。”

  “有劳了。”王兰陵也抱拳回应了一句。

  在白振德和林祖年去吃饭之后,王兰陵就面色严肃的想着事情。

  白振德只是一个信使,明显不具备可以改变上层人想法的地位和资格。

  弓月满看向王兰陵,“大人,此事能否拖一阵子?”

  王兰陵摇了摇头,摆手打住了其余人的询问。

  “先等等,等林祖年那边有消息了再说,也容我好好想想。”

  王兰陵这边消息闭塞,并不知道外面的消息,眼下能够获取消息的渠道,就是这个过来传令的信使了。

  林祖年很清楚王兰陵的意思,好酒好菜吃下肚,自然能够打听出来一些消息。

  就算是不知道州牧为什么突然为难他们这边,最少也能知道一些更具体的事情,比如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机会,都是留给那些有准备的人。

  在过了四十多分钟之后,满脸通红的林祖年就带着一身酒气走了进来。

  “上茶。”王兰陵让人给林祖年一杯茶水。

  林祖年迅速接过了胡三途递过来的茶水,“谢大人!”

  在一饮而尽之后,林祖年迅速将自己打听到的事情,一一说了出来。

  “大人,这次牧州军团那边惹了大事情!连续两次弄死了通州过来的钦差,还都是通州的巡检司司长!”

  “我们这个事情和那边没有关系,但事情更加难办,据说是州牧的几个幕僚特意推荐的大人您,其中就有我们孝敬的那个洪培仁!”

  “阴县的兵力大概是七百人,但是整个县的人都遭了灾,现在我们要过去抓人的话,一个县的人都会和我们不对付!而且那地方都是信教的!”

  ……

  林祖年絮絮叨叨的说了很多事情,让王兰陵逐渐弄清楚了头绪。

  “原来如此,我懂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