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兰若仙缘

第448章 黑云压城 本站全自动采集,有问题可在群内反馈!

兰若仙缘 糖醋于 5290 2020-10-06 19:54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兰若仙缘 牛人阅读(www.qyshipin.cn)”查找最新章节!

  听了眼前这女子的话,无生低头考虑了片刻,他是不可能带着小叶姐弟两个人离开海陵城。

  本身他就是一个出家人,根在兰若寺,这事情不能被外人知道。

  “我不可能带着你们离开海陵城。”

  “求求公子,我们什么都可以做的。”小叶继续哀求道。

  无生摇了摇头,这个姑娘的想法太简单,也太武断了。

  “我乃修行之人,可一日行千里,你们呢,跟得上吗?”就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小叶一下子愣在那里。

  是啊,凡人和修行者之间其实是隔着一道巨大的鸿沟的。

  “我在海陵城这段时间,你很上心,我都记在心里了,我只能说,托人照看你们姐弟二人,尽量不让你们受委屈。”这是无生所能想到的最合适的办法。

  “多谢公子。”这小叶也不是个不知进退的人,她也不敢。

  她知道眼前这位公子心地不错,方才敢说出那样的话,他能帮忙说句话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海陵府衙,武鹰卫副统领梁东泰叫来了一个人,五六十岁,身穿官服。

  “葛御医,王爷的所中之毒到底是什么来路了,以王爷参天境的修为也抵挡不住。”

  “会梁大人的话,以下官所看,可能是来自西南巫教的奇毒。”那葛御医沉吟了片刻之后道。

  “巫教?”梁东泰听后眉毛微微一皱。

  “是,王爷所中的毒应该就是巫教的毒,中毒之后典型的特征就是面色如淡金。据说此毒乃是由西南毒龙之毒血配以数种剧毒之物炼制而成,甚至可以威胁到人仙。”

  “那葛御医是否已经查出来王爷是如何中毒的呢?”

  “已经查出来了,是通过王爷平日里的饮茶。”

  “茶?”

  “对,我们检查了王爷平日里的饮食起居,在一罐灵茶之中发现了这种毒,很细微。”

  “什么茶?”

  “白峰灵茶。”

  “白峰灵茶?”梁东泰听后忍不住伸手揉了揉额头。

  巫教在西南和蜀王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白峰灵茶乃是荆州之地有名的特产,荆州乃是楚王的封地。这其中的关系实在是……

  梁东泰本就不想来趟这趟浑水,奈何上命难为,现在可好,越查事情越麻烦。

  “王爷的身体何时能恢复,什么时候能够入京?”

  “如果不出意外,多则五天,少则三日,王爷就能恢复个差不多。”

  “好,有劳葛御医了。”

  “这都是下官份内之事。”

  葛御医离开之后,梁东泰长叹了口气。

  这海陵城的水真是浑的很呢!

  八方楼中,无生宴请卫明。

  “先生找我一定是有事,您只管说,能做到的我绝不推辞。”

  自无生来八方楼之后,卫明的地位也随之水涨船高。而且他陪着无生并非全是闲聊,也会请教无生一些修行方面的问题,有几分收获。毕竟无生乃是参天境的大修士,站的高,看的远,稍稍指点一番便可能让他少走不少的弯路。

  “还真有件事情需要你劳心。”无生将小叶的事情告诉了卫明。

  “这件事情先生尽管放心,只要卫某在,定然护持他们姐弟的安全!”

  卫明刚才心中还有些担心,以为无生安排什么难事,原来是这件事情。

  在海陵城,他卫明还是有几分脸面的,保护两个人不是什么问题。同时,他也听出来无生的话外之音。

  这是没打算在海陵城久留啊!

  果然,这一次王爷的事情让不少人心生疑虑,八方楼已经走了几位贵客了。

  “先生是打算离开海陵城?”

  “可能要离开一段时日,还会回来的。”无生没有隐瞒。

  卫明听后神色不免有些黯然。

  眼前这位在不在海陵城其实对他还是有很大的影响色,八方楼谁不知道他卫明请来了一位大修士?也因此有了今日的地位,一旦无生离开,那可就两说了。

  东海王府,王爷的寝室之中,床头立着一人,一身简单的长袍,学究一般。

  “王爷,京城来信,圣旨发出之后诸位王爷之中只有安王在规定的日期之内回京。其他几位王爷都有事耽搁了,均已上奏朝廷,。”

  “父皇怎么说?”

  “五日之内必须进京,否则撤销封号,收回封地,交宗府法办。”

  “嗯,不出先生所料啊,果然是这一招。下了圣旨,无一人按时入京,想必父皇此刻十分的恼火吧?”

  “这一次王爷可不好推脱了,我估计其他的几位王爷也会进京。拖了这几天其它的几位王爷怕是也会有所安排。”

  “那就准备进京,这几日我们也安排的差不多了。”东海王深吸了口气。

  “只是这次进京,未必那么容易回来。”他眼中透着担忧。

  两日之后,东海王离开海陵城,入京。

  武鹰卫副统领梁东泰率领一众武鹰卫保护王爷安全。

  这一天,天空阴沉,下着蒙蒙细雨。

  无生听到消息之后来到王府为王爷送行,不管这位王爷有什么谋划,对无生的确是款待周到,于情于理,他都应当过来。

  再次见到东海王的时候他的气色已经回复如初,看到无生前来微微一怔。

  “本王没想到先生会来。”

  “听闻王爷要远行,特地过来相送,愿王爷一路平安。”

  “本王谢过先生,待本王从京城归来之后再与先生把酒言欢。”

  “好。”无生点头应下。

  护送东海王上京的队伍离开海陵城,渐行渐远。

  “只怕这一次没那么容易回来吧?”无生轻声道。

  当夜,大雨倾盆。

  无生连夜回到了兰若寺,金顶山上也是阴风怒吼,下着绵绵寒雨。

  寺里很安静,不见一点灯火。

  无生正准备会自己产房,听到有脚步声,回头一看,一个胖和尚站在风雨之中,脸色有些发白。

  师父?

  禅房间之中亮起一点油灯。

  “师父你大半夜的不睡觉,跑出来做什么,脸色不怎么好看,又看那副画了?”

  “还不是你害得,怎么这几次都是半夜里回来,害得我从梦中惊醒。”

  “师父在这寺里设下法咒?”

  无生在进入兰若寺的时候感觉到和往常不太一样的地方,似乎有什么扫到了自己的身上。

  “嗯,画了几道符。”

  “师父,你还懂这个?”

  “略懂。”空虚和尚打着哈欠。

  “无意间在一本古书上看到的。”

  “古书真好!”无生听后不由得赞叹道。

  “海陵城可是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东海王入京了。”

  “他拖了这几天,应该是准备了什么事情,这一次京城的圣旨下的很突然,一点消息都没有透露出来,几位外地的封王都措手不及,我估计他们都会想办法拖延进京,安排一些事情,但是终究还是躲不过,除非明着造反,他们现在还没这个实力。”空虚和尚捏着串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