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天官之路

第495章 通幽城陷落 本站全自动采集,有问题可在群内反馈!

天官之路 戴铃铛的老猫 7274 2020-10-06 20:18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天官之路 牛人阅读(www.qyshipin.cn)”查找最新章节!

  吴惠祺面露惊恐之色,那石狮子的双目中刻有一座小型法阵,这个法阵只是一个很低阶的法阵,其唯一的功能类似于时钟,启动之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闪耀一次。

  令吴惠祺害怕的,当然不是这个小法阵,而是这座小型法阵,关联着的通幽城地下的一座异常庞大的法阵。

  通幽城建在一个死火山山口里,地面与熔岩的距离也就数百丈。通幽城初建的时候,前人就打穿了地底,以地下熔岩作为整个法阵的能量来源,布下了一座超级大阵。这个法阵有两个功能,第一吸收能量并储能,第二,这个法阵也可以压制这个火山不再喷发。

  也不知布置这个法阵的人,是不是预料到通幽城会有陷落的那一天,竟然在这个法阵结构上,一又加入自毁法阵,这也是吴惠祺无法下手的主要原因之一。

  长久以来,没有人能够攻入通幽城,所以数百年来,这个法阵安静地汲取了大量地底熔岩的火属性能量,使得其变得就像是一个炸弹。

  这个法阵一旦爆炸,光是法阵爆炸产生的冲击力,别说是整个通幽城的普通人了,就算是九重天武者,也很难幸免,更别说地底熔岩突然爆发所释放的惊天威能。

  令吴惠祺更加焦急的是,这个法阵的自毁已经启动,按照他刚才查探的情况来估计,要不了一炷香时间,整个通幽城就会被掀上天。

  “快!你们去通知欧阳夏前辈他们,就说通幽城快毁了,赶紧撤离,不撤的话,就来不及了!”

  对着身边的十几名八重天和七重天武者,吴惠祺几乎是用吼的。情况已经迫在眉睫,此时也不管对方是和自己平辈还是晚辈,一炷香的时间,很快便会过去,容不得浪费分毫。

  当即有几名武者飞了出去,另有十多人留下来保护吴惠祺。

  “吴先生,你也赶紧走!”当即有人说道。

  “不行,我现在还不能走。”吴惠祺须发无风自动,双手快速地在虚空刻画法阵阵纹,并控制这些阵纹,顺着石狮子眼中的法阵,朝着地下的那座大阵涌去,“花耀宗既然已经准备好了鱼死网破,说不定还留有什么后手,我得为大家多争取一点时间。”

  那十来名武者见无法劝说吴惠祺,同时也知道他说的是实情,只得将吴惠祺围在中央,以防有什么意外情况发生。

  果然,从吴惠祺这边飞出去的几名武者,还没飞出百丈远,就全部遭到了阻击,而阻击他们的,都是清一色的八重天武者,个个实力强悍。不过一会儿,派出去送信的几名武者,无一幸免,全部被对方干掉。

  那些阻击的武者知道计划败露,但是情况还没有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他们明白,只要将吴惠祺解决了,一切就妥当了。

  于是,在解决了送信的那些人之后,纷纷朝吴惠祺所在的位置围来。

  这个法阵实在是太大了,而且品阶已经达到了八品巅峰,甚至是无限逼近九品,时间又非常紧迫,吴惠祺根本来不及将其完全解构,只能在其法阵结构上,添加一些起到延时作用的阵纹,希望能给大家的撤离,多争取一些时间。

  “保护好吴先生!”

  留在原地的八重天武者大吼一声,各自取出自己的刀剑,迎向了各自的对手,一时间刀光剑影,鲜血狂飙。

  吴惠祺快速地刻画法阵符文,渐渐的他感觉神魂之力有些不济,这个法阵庞大,他就算是将所有的神魂之力全部消耗掉,所能够凝练的法阵符文,对于整个大阵来说,只不过是冰山一角。

  “吴先生,你!”

  守在吴惠祺身边的七重天武者面色一变,因为他们见到吴惠祺的鼻子在流血,这是神魂之力消耗过度的表现。

  “不要紧,我再凝入一个符文,便可起到多延时半炷香的时间。”

  吴惠祺的手有些发抖,无暇顾及已经顺着下巴往下滴落的鼻血,极力控制着自己,不让自己倒下去,然后操控着神魂之力,将最后一道法阵阵纹送进了大阵,稳稳地落在预定的位置。

  “吁!”

  吴惠祺深深吸了一口气,擦去鼻血,然后甩了甩脑袋,眼前发黑的症状才稍微缓解了一些。先前保护他的那些八重天个个都带着伤,但是他们没有后退,拖住了各自的对手,并没有让他们对吴惠祺造成任何不利影响。

  “再坚持一下!”

  吴惠祺抖着手,从怀中摸出一支响箭,然后表情痛苦地快速在上面刻画了一个法阵,随即一拉引信,只听得“哧溜”一声,响箭飞上高空。

  “不好!”

  一名无生剑宗武者眼看着那支响箭飞上高空,立即放弃了自己的对手,以更快的速度,飞身朝着继续往上飞行的响箭追去。

  “那里走!”

  那名新联盟的八重天知道对方不顾命地去拦截响箭,就是为了不让其他人发现他们的阴谋,当即也毫不犹豫猛得一蹬地,如一支离弦之箭飞起追上去,同时劈出数道剑气。

  那名武者见有人追上来,头都没回一下,继续加快速度向响箭抓去。

  哧溜!

  又是一支响箭射出,那人面色一变,不过他还是仗着身法速度,将先前的那支响箭抓在手里,然后掌心真气一震,将那支响箭摧毁。

  然而,身后追击他的新联盟八重天武者已经杀至,一剑将其从下至上撩成两半,鲜血洒满天空。

  第二支响箭射出的时候,又有三四名无生剑宗的武者想要飞身追去,但是新联盟已经吃过一次亏,这一次哪能再让他们得逞,直接不要命地缠住了他们,以命换命与对方展开了生死搏斗。

  啪!

  响箭炸开,一个绚烂的“一”字横在高空之中,久久未能消散。

  通幽城核心区的欧阳夏和云阳子看着远处半空中的“一”字,脸色一变,他们的响箭一般炸开的话,只是一团烟花,并不会有任何数字显示。

  而能够显示数字,一般都是法阵师在其中设置了法阵,束缚了烟花爆炸时扩散的区域,不同的数字代表不同的意思,这个也只有他们新联盟才有这样的规定。

  这显然是他们的法阵师发现了什么异常情况,在向所有人报警!

  “紧急撤离!”云阳子对着欧阳夏说道,“我就说通幽城有诈!”

  二人身边的花耀宗脸色一变,暗道他们的动作应该很隐蔽才对,怎么会暴露?

  “果然是你!”

  花耀宗的微末表情变化,被云阳子抓住。云阳子突然发难,像是一头饿狼落入了羊群,三下五除二,就将除了花耀宗之外,所有的无生剑宗八重天武者全部毙于掌下,花耀宗也被他一掌震散了真气,失去了反抗之力。

  “说,你们究竟有什么目的。”

  云阳子握手成爪,扣住花耀宗的脖子,后者面露惨笑,他不知道执行最后一套方案的过程中,哪里出了问题,但是既然已经暴露,他也就没必要再隐藏了。

  “想知道?我偏不告诉你。”

  花耀宗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让云阳子气得牙痒痒,但是他又不能直接杀了花耀宗,只能看向一边的欧阳夏。

  “响箭是自己人发出来的,不会有错,我们先撤离再说。”欧阳夏对着云阳子以及一块跟来的众人说道,“你们先撤,我去找那三位。”

  欧阳夏飞身朝银甲卫追击李乐山的方向追去,云阳子则是将花耀宗交给两名八重天,然后一群人冲天而起,向着通幽城城门口方向掠去。

  “嗯?”

  身处高空的云阳子,飞到一片园子的上方,这里是响箭发出的位置。看见下方被几名八重天武者围住的吴惠祺等人,云阳子瞬间明白,原来那道响箭是吴惠祺发出的。

  “是云阳子前辈!”

  吴惠祺等人抬头一看,不由面色一喜,跟来保护他的武者,已经拼掉了一大半,只剩几人在苦苦支撑,若是云阳子再晚来一步,他们这些人,就得全交待在这里了。

  那些无生剑宗的武者一看云阳子杀到,又见花耀宗被他们的人提在手上,心知大势已去,连忙做鸟兽散,不过云阳子并没有派人去追,而是走到了吴惠祺的身边:“那支响箭是怎么回事?”

  “无生剑宗启动了一座了不得的大阵,估摸着还有不到半柱香的时间,整个通幽城就要葬身火海,其威力之大,就算是九重天武者也很难逃出生天,我们赶紧走!”

  吴惠祺有些力竭地说道,神魂之力消耗,是很难一下子就能补回来的,现在的他,就算是一名五重天武者都能轻易击败他。

  云阳子面色微变,也不待吴惠祺再解释说明,一把抓起他,快速向城门口飞去。

  众人刚飞出通幽城里许,便感觉到身后的通幽城猛地颤动了一下,紧接着一阵巨响传来,只见整个通幽城像是一只庞大的巨兽,突然从沉睡中醒来,然后猛地跳上了天,向上飞了数十丈高。

  地底蹿出来的巨大火网,瞬间将整个处在半空中的通幽城包裹住,通幽城在一刹那间化为火海。

  “快退!”

  云阳子大吼一声,但是无尽的滚热气浪,瞬间将他们掀飞,即便是强悍如他们,此时在这种毁天灭地的冲击下,也无法控制身形。

  通幽城外的大地也在塌陷,守在外围的吴家老祖先前在吴惠祺进城查探的时候,就做好了后撤的准备。通过新联盟里自产的望远镜,远远看见云阳子他们从城内不要命地往外飞,早已带着手底下人不要命地快速后撤。

  轰!

  气浪卷起新联盟的追剿队伍向外翻飞,一时间鬼哭狼嚎,高温气浪瞬间使得通幽城外的大树枯萎、燃烧起来。

  整个飞上高空的通幽城在快速下坠,落地后的城市碎裂成无数块,火红炽热的岩浆,瞬间将通幽城淹没,里面的人早在第一波火网覆盖中就已全部死亡。

  城市在缓缓消融,炽烈的岩浆喷出地面有近百丈高,浓烟滚滚,当中电闪雷鸣。整个通幽城像是到了末世一般,在岩浆中不停地翻滚,似乎是想要挣扎着出来,但是岩浆最终还是将这座数百年的城市完全吞没。

  炽烈的高温气浪将整个百里瘴气地带完全冲散,新联盟的众人全都被掀飞在天上,虽然没有什么皮外伤,但是巨大的冲击波使得他们头晕目眩。八重天以下的武者大多都是七窍流血,受了不轻的内伤,万幸的是,他们撤离得比较及时,并没有什么。

  通幽城已经没有了,只有炽烈的岩浆在翻滚,有些岩浆已经顺着新熔融出来的通道,往山下流去,密林间大火再起,无尽的浓烟遮天蔽日,原本白昼瞬间变成了极夜。

  “这是无生剑宗最后的手段?”

  在空中不受控飞行了半柱香时间才停稳的吴家老祖,声音有些颤抖,通幽城里至少还有数万人,然而这些人已经化为灰烬。不曾想,无生剑宗为了覆灭他们这支追剿队伍,居然让这么多人跟着一块陪葬,这也太狠了。

  “他们引动了一座地下法阵,如果不是在启动法阵的时候让我察觉到了一丝异样的波动,然后去查探了一下,恐怕我们这些人,没有一个能活下来。”

  吴惠祺的神魂之力消耗颇大,但是真气消耗比较少,所以也是受了一些内伤。听着吴惠祺的话,众人才明白,他们能够侥幸活下来,多亏有这位八品法阵师,众人连忙向吴惠祺抱拳致谢。

  “先不忙谢,欧阳前辈他们人呢?”

  大家这才想起来,刚才情况紧急,欧阳夏去寻三名银甲卫了,到现在还没现身,众人都在猜测他们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不测。

  “他们来了!”

  云阳子他们所受的冲击最大,途中又为了保护吴惠祺,几乎是以一己之力替他挡下了所有冲击,所以现在气血还有些翻涌。只见他朝着一个方向看去,四道身影正从远处朝这边飞来,不过并未见那名匠灵一族的高手。

  四人飞抵众人所在的位置,除了在城里牺牲了几人,在刚才的冲击中,没有任何人员折损,倒也皆大欢喜。待云阳子问起,三名银甲卫才说道,那名匠灵一族的高手已经伏诛,众人这才暗道一声,总算没有白忙活一场。

  “既然通幽城已经没有了,我们也不能多耽搁,还是追击无生剑宗的余孽要紧,至于这位。”银甲卫的队长盯着看上去已经昏迷的花耀宗,“既然他想让所有人陪葬,那就遂了他的愿。”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