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荡剑诛魔传

第563章 师兄师弟 本站全自动采集,有问题可在群内反馈!

荡剑诛魔传 空留尘缘叹 5023 2020-10-03 13:56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荡剑诛魔传 牛人阅读(www.qyshipin.cn)”查找最新章节!

  “真是不能再战了啊~”

  “龙可真是多多啊~”

  “此番当算是初次正式相见,师弟可莫要对师兄这下马威耿耿于怀啊!”

  “初次正式相见,师兄也千万别将师弟的出言不逊放在心上啊!”

  “啊哈哈!原先想来师弟该是个呆瓜愣头,而今见来,至少这逢场作戏的功夫不流于表面。”

  “师兄谬赞。江湖便是个大染缸,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罢了。”

  “好个大染缸,好个身不由己,所以,师弟是打算躺地上乘凉了?”

  “……还望师兄搭把手。”

  素衣男子正是那江湖传言中剑仙座下最享誉盛名的记名弟子,嗜杀入魔的前魔宫宫主,冷魅口中从小对她照拂有加的半个哥哥,能将剑气化作许多龙并驭龙而战的龙多多。

  二人以师兄弟相称,显然都较为认同各自剑仙之徒的身份。

  师兄龙多多终究没挥出第五剑,师弟姜逸尘可算没狼狈跌出洞外。

  借着龙多多一臂之力踉跄起身后,姜逸尘手脚仍是无力得紧,就地盘膝打坐。

  龙多多见其一副安之若素的神态,饶有兴致地问道:“这会儿看来,倒没有先前那般失望了?”

  姜逸尘闭目沉息吐纳,意思性地扬了扬眉,不置可否。

  能在此处见着龙多多,委实说明了许多问题。

  两年前魔宫的覆灭另有隐情,而当时的诸多九州四海帮派在颠倒黑白。

  剑仙是否有将龙多多收为记名弟子不得而知,却逃不过个便宜师父的头衔,毕竟那流星式虽只是在流星追月的剑技上稍作改动,可若无剑仙亲自点拨授业终难得要领。

  青水镇相别时,冷魅说要找到龙多多,她无疑是做到了。

  这两年间龙多多之所以消失得无影无踪,多半便是散人居在帮忙打掩护。

  同样能够肯定的是,冷魅在默默关注着自己的动向。

  黑将军自然是由她引来的。

  只是,她暂无相见之意。

  心念百转间,姜逸尘又回想起临别之际那一言为定之言,心下黯然一扫而空。

  喜由心生,表于外相,阖目而坐的他情不自禁地轻扬起嘴角。

  隐隐觉察到有道灼灼目光锁定了自己,就要如听澜公子、空遗恨那等前辈高人轻易看穿自己心思,姜逸尘不禁头皮发麻。

  暗暗打了个哆嗦,赶忙睁眼,果不其然见龙多多正似笑非笑地蹲下身打量着他。

  姜逸尘干笑两声,强扯回先前的话题,说道:“师弟终归也是名剑客,早便想见识一番师兄名动江湖的驭龙九剑,今日得以聆听师兄教诲,虽只接下了四式,却仍是师弟荣幸之至,哪会再觉失落?”

  “呵,都说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可师兄我还从不把这类奉承话当回事。若非知晓你实非个油嘴滑舌、表里不一的纨绔子弟,师兄当下就把你一剑斩了。”龙多多轻抚着刚刚归鞘的太阿假作威胁,却是起身向崖洞口走去,“你且歇着,师兄去寻些吃食。”

  “还有,这两日便在师兄这先歇着,躲躲风头,顺便也让师兄多教诲教诲你。”

  闻见渐趋远去的话语声,姜逸尘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

  ……

  不论姜逸尘愿意与否,这两日间恐怕都出不得这半谷一步。

  而仅是一夜之间,渐被淡忘,以致沉寂许久时日的杀手夜枭之名则再次甚嚣尘上。

  凭一己之力数日间轻取近百名江湖人士性命。

  假扮摊贩成功刺杀烽火楼郑仑、陈歧。

  以一敌五,力斩紫衣侯,教紫夜轩基本名存实亡。

  千里走单骑,在诸方围追堵截下仍逃之夭夭,踪迹难寻。

  杀手夜枭俨然成了蜀黔两地诸多江湖人士的梦魇。

  渐有各种风声向整个中州武林扩散开来。

  有人说杀手夜枭就是来自真正幽冥地府、名副其实的黑无常。

  是以,他才能在百花大会上中了尹厉数道剧毒后不死不瞎。

  才能在坠下阴阳桥后重回阳间。

  因为他本就能轻易游走于鬼门关间。

  当人们忘却他时,他便出来勾魂索命。

  当人们要找出他时,他又如鬼魂般消失在众人视野中。

  当然,这部分说法多是在市井巷弄间流传后,不断被夸大神话的。

  于大多较有见识的江湖人而言,都能保持着较为理智的判断。

  但他们也无法否认一点,倘若现今江湖上还有闲人去排那杀手榜,夜枭之名当可入前十之列。

  ……

  ……

  与半谷之外声名大噪的情况截然相反。

  半谷中的姜逸尘却是饱尝师兄悉心“关照教诲”。

  除却龙多多离开谷中的时段,还有用食、休憩,以及二者前后约莫一炷香的调节空档外,龙多多总会以或正面开战,或暴起突袭,乃至暗中行刺,从崖洞里至崖洞外,从落瀑间到深潭中,从浅滩乱石入山野密林,近乎是不肯错过任何时机来“鞭笞毒打”这位师出同门的师弟。

  姜逸尘自认不够聪明,却哪能不明白对方用意。

  不管是这位被尹厉评作武痴的前魔宫宫主技痒难耐,还是师出同仙的师兄有代师授业之心,抑或是受托于冷魅的叮嘱再对自己进行一番实战打磨,对方总是拿捏得恰到好处的开战时机,点到即止的对战强度,每一战后都会重复先前他的落败手让他再行破之以温故知新,无一不让他在这短短两日内受益匪浅。

  ……

  ……

  两天之后。

  密林一处,薯香弥漫。

  一匹大黑马对着草叶间一褐红色圆滚之物响鼻瞪眼。

  双蹄将之左右拨来弄去,又大又长的脑袋也跟着晃来晃去。

  折腾了约莫有半盏茶后,才试探着将马蹄轻搭在那烤红薯上。

  确定不再烫手蹄子后,哼哼一声,终于是凑过头来,唇齿齐用,将这较劲多时之物的剥得精光吞入腹中,志得意满地甩了下头。

  该是品尝出红薯鲜香,回味无穷,赧赧然偷瞥向四五丈外,对坐于树下土坑火灶旁的师兄弟二人。

  最先察觉到黑将军视线的是姜逸尘,难得见到这家伙还有这副扭捏姿态,啧啧称奇之余也是毫不吝惜地将师兄烤好的三条红薯都丢了过去。

  龙多多见状笑骂道:“真是个憨货。”

  姜逸尘倒是替黑将军辩解道:“不,这家伙可精着呢,要是化身为人,我恐怕还玩不过它。”

  龙多多笑着摇了摇头,道:“谦虚是好事,可别这么没自信。”

  两天两夜的功夫说来不短其实也不长,师兄弟二人的交流更多是在剑道上,言谈相对较少,午后姜逸尘便要离去,这当是二人最后一番对话。

  谈及自信一事,姜逸尘便想到了自己的便宜师父,也不知自己这点斤两在师父看来可否入目?至于师兄这等大才,想必师父对其当是青眼相加了。

  遂开口问了个诸多江湖人心间都颇为好奇之事,说道:“师父当年真有把师兄收做记名弟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