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术道

第110章 岁星之丝(1) 本站全自动采集,有问题可在群内反馈!

术道 术道九霄 6900 2020-10-17 10:08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术道 牛人阅读(www.qyshipin.cn)”查找最新章节!

  一听太上小君说那大楼没事,花盛心里可算是放下了心。

  “我这段日子还正担心此事,那东海之巅可别塌了。别人建得挺好,要是真倒了那我可就害人了。罪过罪过!”

  太上小君叹了口气:“你也知道平流层这么大的战役,没有不透风的墙。在下去帮你修缮大楼的时候,还被人间那些老板……你应该略知一二,就是像‘HOPE’‘BRAVE’的经纪公司那种大老板,都围着在下说无论花多少钱,都要移民来圣平宁……搞个圣平宁绿卡也可以。”

  “圣平宁还有绿卡?”

  “在下说有个你大爷!绿卡没有,你们绿帽子要不要?”

  “此话很有道理。后来他们怎么样?”

  “后来被在下打回去了。”

  “你倒可以开个移民中介……”

  “滚开!瞧你这话!”太上小君用手肘捅了花盛一把,“这些日子都去哪了?”

  花盛赶忙解释道:“回圣平宁时就掉到一个禅寺里了,一直被关着出不来。当时你怎么不见了?”

  “在下落地时只在盘弦洞附近,回头再看你已经不见了。说来话长,现在可不是解释的最佳时机。”太上小君指了指对面的少女魔法师。

  花盛点了点头,便冲着那少女喊道:“你是何人?来干什么!”

  那少女魔法师皱了皱眉头,似乎没有听懂花盛的话。

  花盛结结巴巴地说道:“Who……Whoareyou?Whereareyou……from?”

  “哎呦?”太上小君很吃惊的样子,“你这外语还可以嘛!”

  “就中学水平啊……”

  那少女魔法师,似乎听懂了。只见她将手里的法典打开,用手指在上面画了几画。

  太上小君转头挑着眉毛说:“好像对方外语也不怎么样啊!你看还现场查字典……”

  “大概他们国家不是说英语……”花盛叹了口气,不是英语就更不知道该怎么交流了。

  见那少女魔法师在红色法典上画了一画,法典上便飞出一些金色的魔法咒语,飞到了少女魔法师的口中。

  出乎花盛意料的,那洋人少女竟然用中文开始说:“你们!”

  太上小君张大了嘴巴:“这词典自带语音翻译功能?又是什么怪法器?”

  花盛答道:“更像是某种可以说不同语言的法咒?”

  “这蛮夷的咒语还挺实用!”太上小君嘟囔了一句,冲着那少女魔法师喊道,“好男不跟女斗!何况你还背着本康熙大辞典拿着破树枝,连个正儿八经的法器都没有!术道习院弟子不和你一般见识!这里没你们的东西!”

  他想了想又补充道:“要是想就读术道习院,请走正规渠道报名!但今年招生名额已满,明年请早!”

  “你在胡说什么?他们这种样子,像是来报名的?”花盛差点没背过气去,“而且你不觉得,他们和术道习院在专业学科上明显不对口吧!”

  “你们这些窃贼!小偷!”那少女喊道。

  “我们是小偷?那你们冲到别人家里来,不就是强盗!土匪!”太上小君反唇相讥。

  花盛觉得这么争执下去不是个办法,便问:“你说我们偷东西,你们是丢了什么?”

  “岁星丝!”少女魔法师喊道,“你们偷了我们的宝物!岁星丝!”

  “岁星丝?”花盛猛然觉得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同时,他从太上小君的脸上看到了和自己一样惊异的表情。

  只听太上小君喃喃道:“这物件名字,怎么听上去和冥幽的岁星纱有关系?”

  确实,当花盛和太上小君听到岁星丝这样东西的名字是,第一反应便是想到岁星纱。

  从花盛用金箍棒击破岁星纱时看到的幻影里,岁星纱将在千年之后被冥幽所得到。冥幽穿上岁星纱后,便能使自己进入到现今的时间中。

  而如意金箍棒击破岁星纱后,冥幽也就是未雨被击溃。

  在冥幽消亡时,岁星纱也一并被毁。

  但是为何此时此刻与圣平宁八竿子打不着的洋人少女口中,却说出了貌似和岁星纱有关联的物件——岁星丝?

  就在花盛一筹莫展时,太上小君对着少女问道:“不好意思,敢问姑娘芳名?”

  少女皱了皱眉头,说:“JANE。”

  “简……”太上小君重复了一遍,“简小姐,你说的这东西,恐怕不在术道习……”

  “闭上你的臭嘴!”这个叫简的少女魔法师打断了太上小君,“别想隐瞒!没有充足证据,我们怎么会找上门?”

  太上小君一脸淡定地从怀中掏出瑞华宝镜,想了想又放了回去,从另一侧口袋里掏出一支人间的手机。

  花盛一见,这不就是之前在人间的星巴克里自己变的那支?

  想不到太上小君竟还随身带着这玩意。

  “幸好还有电……”

  太上小君点亮那个手机的屏幕,说道:“姑娘你说的岁星丝一事,我们自会禀明仙师。如果有反馈消息,在下定第一时间通知姑娘。方便的话劳烦留个联系方式,当然我们也可以加个微……”

  突然一条电流从简的魔杖窜出,把太上小君手机啪地打飞到一丈开外。

  太上小君愣了一下,幽幽说道:“这位姑娘真是体贴。还想到给在下的手机充满电。”

  简明显被小君激怒了,怒道:“你这胡搅蛮缠的家伙!快把岁星丝交出来!否则我们踏平你们这学校!”

  太上小君笑道:“姑娘,乾坤卫战都没踏平的术道习院。别因为你名字叫‘简’,想要强拆这的话恐怕会有点‘难’。”

  简朝着四周喊了一句,那些魔法师瞬间集中到她背后。

  与此同时,术道习院弟子们也包围上来将简这群人牢牢围在中间。

  双方剑拔弩张,看来随时又要开战。

  一位老者声音从天上传来。

  “小妹妹,你为何要带这么多人侵扰我习院。所谓来者为客,你我应遵宾主之礼。”

  众人抬头一望,原来竟然是于然仙师。于然仙师还是原来的模样,架着副金丝边眼镜,捋着自己的胡须飘然而下。

  云散去后,于然仙师缓缓说道:“小妹妹有话就好好说,这里非餐堂之地,请把手里的筷子放下。你用一根筷子指着别人成何体统!”

  简恼怒地挥动魔杖,一股电流袭来,于然仙师将袖袍一挥,电流便被弹开,轰的一声瞬间将远处一块大石炸得粉碎。

  “于然仙师!据说这筷子应该叫魔杖……”太上小君从花盛这边现学现用,立刻纠正道,“是洋人用的法器。”

  于然仙师点了点头,摸着白色的长胡须。

  “他们这些洋人甚是奇怪,将刀叉这类兵器置于餐桌之上,而我们吃饭用的筷子却当成兵器和法器……哎?花盛,你何时回习院的?”

  花盛见眼前的于然仙师,并不是他在幻觉中看到的于然大夫,心情一时也澎湃不已,赶忙作揖道:“仙师!弟子来晚了,刚回习院。随后便向仙师禀明近况。”

  于然仙师点了点头,又转过脸去对着少女魔法师简说道:“小妹妹,刚才你所言本仙已经知晓。但实不相瞒,据本仙了解,术道习院确实不曾藏有你说的什么岁星丝。”

  旁边两个男魔法师见状正要冲上前,被简伸手制止。她将魔杖一挥,刚才掉落一旁的魔法圆帽飞了回来,她拍了拍帽子上面的灰尘又戴回头上,不紧不慢地说:

  “既然你身为这里的长者都不愿承认,就别怪我拿出证据。到时你们东方人最看重脸面,恐怕就要荡然无存!”

  从简的话来看,她似乎有术道习院盗窃他们东西的证据。

  于然仙师摸了摸胡子答道:“无妨无妨。小妹妹,你可以说说这东西被偷到底是怎么回事。”

  简将手中的红色法典打开,用魔杖一挥,原本还在头上盘旋的那只烈火雄鹰急速往下窜来,随着一阵大风。便没入那本法典之中,简啪地一声干脆利落地合上法典。

  随后说道:“我们来自克林魔校!”

  灭影不知何时已经站到花盛背后,轻声道:“本小姐就说吧,不是好东西,你看,他们这学校就叫克林什么妖魔鬼怪牛鬼蛇神院校……”

  “你的话我听见了!”简瞪了灭影一眼,“我们学校全称叫克林魔法学校。”

  “魔法学校……”于然仙师点了点头,“本仙并未听说过有这书院。”

  “不在东方。在欧洲的法国巴黎。”简说道。

  花盛在于然仙师旁边轻声说道:“仙师,去那国家得要签证……”

  “签证是何物?”于然仙师惊异地看了花盛。

  花盛想了想说:“一般你得先有护照……唉,算了,当我没说。仙师您真想去应该也没人拦得了你。”

  “哦……凡间地域辽阔。有地方本仙没听过也不足为奇。”于然仙师点了点头。

  简继续叙述,他们所在的克林魔校曾养着一只无比珍贵的宝蚕,一年中有几天,这蚕会吐出一种奇异的蚕丝。每次吐丝时,这只宝蚕周围的时间就会处于静止状态。于是,便给这种奇怪的蚕丝取名TSS,全称Timestarsilk。简将其翻译成中文就是“岁星丝”。

  这叫“岁星丝”的蚕丝产量极低。而十年前随着这只宝蚕生命走到尽头,岁星丝就再也没有增加,终其一生的“岁星丝”也仅有拇指大的一小卷。

  一开始人们无法了解这种怪异蚕丝的作用,而克林魔校的魔法教授研究后发现,在一些外界法术的作用下岁星丝能拥有穿透时间的罕见能力。

  于是教授们曾试图用岁星丝来编制一些东西,但发现这种蚕丝的属性特征极不稳定,在编制过程中被它触碰的物件,都会毁灭或消失不见,像是掉进时间漩涡中。

  所以自始至终克林魔校都没能成功编制出任何有用的东西。

  克林魔校的魔法师们认为,如果要将岁星丝真正编制成布料,并发挥其影响时间的实际功能,就需要在编制同时加入某种“特殊配方”才能实现。

  听到这,于然仙师问道:“既然如此,听上去此物是危险之物,贵院应妥善保管。又为何会遗失呢?”

  简继续说:“就在一年前,我们万里之外在东方的海域中出现了时间扭曲。并引发一种物质的共鸣震动,也就是说某样东西与岁星丝产生共鸣。恰巧我们有一些魔法教授在东海附近,因此第一时间骑飞龙赶往了这地点。”

  太上小君问道:“那有找到何物?”

  简说道:“当时我们发现岁星丝引起的时间共振,使得东海海域引发猛烈无比的暴风雨。风暴中心是一艘游轮,叫贝德岚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