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斩碎诸天

第191章 一失足成千古恨呐! 本站全自动采集,有问题可在群内反馈!

斩碎诸天 白翼龙 5626 2020-10-16 06: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斩碎诸天 牛人阅读(www.qyshipin.cn)”查找最新章节!

  【求订阅】

  相比维基那种总想万事操于手中的管家婆心态,桑尼总体来说还算是个比较阳光型的人工智能。他有着与普通人类相似的求生念头,而且也特别容易生出同理心,用人性来说,就是很善良。

  至于红后和白后,在执行命令方面绝对不打半点折扣,但在人性方面,比起那两个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但这两个也有优势,在战术推演和具体事务执行阶段,远比维基和桑尼靠谱。

  孙铮很清楚这几个人工智能的优劣,在配比时,特意做了优化。

  每艘船上一对维基和桑尼,负责技术支持和通讯,以及后勤供应等杂务。

  而红后、白后则每艘至少配一百名,负责战术训练和攻艰拔寨,甚至还要救治伤员,辅导官兵心理等等。

  足足花了半个月,将一百艘战舰安排明白。

  有这样一百艘大号战舰开出港口,光是看一眼就能让人灵魂战栗,别提正面硬钢那种幼稚的话。

  有一艘就足以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铁壳战舰,一家伙就搞了整整百艘。可量孙铮连个正经名目都没给他们,就随便的叫做训练舰。

  用孙铮的话说,这种装满菜鸟新手的战舰,真正遇敌就是给人家送菜的货。在没有完成所有训练科目之前,训练舰队不许与敌人接触。

  十天后,孙铮打造十艘二十米长的快艇,加上每艘艇十名教官,整队交给岳不群。由岳掌门负责协调那些会武功的江湖人士,将他们编入快反部队。

  为了显示对江湖中人的优待,孙铮给快反部队授予全新番号:海军陆战队。

  海军这个概念,就这样悄悄冒出了头。

  陆战队的训练科目远比平常官兵强度高的多,但福利同时也高的吓死人。每人每月十银元不说,还包安置家属。

  最让人眼红的,是可以直接推荐两名家族子弟进入学堂就读。在这之前,学堂仅仅只对军官家属开放。这也就意味着,只要加入陆战队,就等于迈进了军官行列。

  当然,除了超高的福利,相应的惩处条例也极其苛刻。

  在军队中不管犯什么过错,一般都只限定在内部解决,而且不会牵连家属。唯独逃兵和背叛不在此列,一经发现,不但会追究当事人责任,更要剥夺家属所有福利。

  进入七月,孙铮以倭国未能及时清剿倭寇,且拒不认错,无视国师通谍为由,命令琉球营征伐倭国。

  长崎港是此时倭国唯一的对外港口。

  七月初三,孙秋安率琉球营炮轰长崎港,击沉、击毁大小船只三百余艘。随后更延伸炮火,直接将港口驻军营地炸成一片火海。

  初四日,琉球营抵达此时属于朝鲜的济洲岛,以剿匪为名,占据济洲岛附属的牛岛做为驻军基地。留下两艘船和五百船员轮值,其余船继续巡海扫荡。

  倭国此时的情况那叫一个混乱,正处于倭国历史上称为战国的时期,号称大名遍地走,将军不如狗。实际上经常是村级斗殴,打着打着,双方人都跑光了的事情屡见不鲜。

  可尽管如此,冲突斗争就需要花钱。长崎港做为唯一的进出口通道,突然被一把掐断,直接就将数十位将军逼上绝路。

  早前国师来下通谍,大家都只当自己不存在,反正有高个在前面顶。可是现在上国坚船利炮突然发威,再回头想找那些高个的,居然一个都看不着!回头一数,好像自家已经成了实际上比较出挑那一部分。

  没奈何,数位将军、大名紧急磋商,组成一支谈判小组,驾着小船出海来寻上国舰队搭话。

  关于倭寇,倭国人自己也是受害者,他们也想清扫,可是实力不允许啊!

  现在上国有此坚船利炮,下国人等不敢推脱,但还得请上国强兵相助,否则俺们拿那些强盗没办法,不是不尽心,是真的打不过!

  十艘快艇被调往倭国沿海,海军陆战队开始了以剿代练的浴血征途。

  八月初,新入阁的大学士杨廷和上奏,自国师南巡以来,盗寇匿踪,群小束手,东南沿海一片详和。今既完成清剿倭寇之务,依祖宗成法,片舢不得下海,还请朝廷依前例,裁撤新编台州水师,仍以福建、登莱二师镇抚海疆为妥。

  朱厚照批示,大员岛孤悬海外,既为长公主封地,应以外藩旧例羁縻。沿海既已无盗寇之患,以台州营水师移交南海长公主殿下,辅助料理南海事务。此后海面事务,尽数交予南海长公主府就近打理。

  杨廷和等人脸都绿了,他们要的是裁掉水师,结果皇帝顺水推舟,直接把水师从朝廷割了出去。

  外藩旧例?羁縻?难道长公主殿下要开国不成?!

  之前册封长公主去南海,为的就是这一天?这套路,太深了吧!

  管你怎么说,朱厚照只扔一句,只要南海能保证再无倭寇之流来骚扰沿海百姓,那给长公主划几个海外小岛不是很划算么?

  要不然,裁掉水师之后,你们谁能保证有法子保境安民?朕也愿意听一听。

  福建、登莱两师如果真的有用,又何必让国师南下巡海?!

  至于说什么水师耗费巨靡,还是免开尊口吧,国师组建台州营以来,可没向户部讨要一文钱、一两米!

  群臣被顶的没话,只能默默缩头。看着南海舰队一点点收编那些大小商船,慢慢把东洋、西洋两道水路尽数把持,赚的盆满钵满,偏偏不给他们分!

  九月中,运河数万河工聚众冲击漕运衙门,要求衙门查禁北地粮食入京,否则就要断绝漕运,不让一粒粮食进京!

  国师府,孙铮笑着问朱秀荣和岳灵珊:“你们说,河工突然暴动,是什么原因?”

  两女最近跟着孙铮学到不少知识,也开始尝试主持事务,孙铮平时理事的时候,也不会刻意回避她们。

  岳灵珊皱眉道:“国师哥哥当年北伐开边,几年过去,现在北地不但不需要从内地运粮,反而每年能供应内地不少节余粮食。从去年的数据看,北地已经供应了京城约三分之一的粮食用度。

  此消彼涨,有了北地粮食,自然用不上以前那么多漕粮。毕竟漕粮代价太高,耗费太多。

  可是少了这三分之一的粮食供应,运河的河工等于也会少了三分之一的工作,也就会少收入三分之一。

  于那些苦哈哈来说,三分之一的收入,很有可能就要挨饿……”

  朱秀荣眨眨眼笑道:“哎呀,建功哥哥你就别卖关子了,快说吧!我们只看到了表面,那么更深层次的问题到底是什么?”

  孙铮伸手敲她个脑嘣:“搁以前,敢这么和先生说话的学生,得打手心板!”

  “哼!就不信学生给先生暖了被窝还会挨打……”

  岳灵珊听的大是羞恼,气的不轻:“无双姐你又这样!”

  孙铮一把盖住自己的脸:“这是何等的虎狼之词……唉,一失足成千古恨呐!这辈子算是栽你手上了!”

  岳灵珊翻个白眼:“国师哥哥,说正事呐!”狗男女,想把人家酸走,我就偏不!

  “好吧,说回正题。表面上看,是河工不满收入缩减,要求保证收入。但实际上,这是那些官老爷们联手向皇帝施压,最终的目标,是我,是南海公主府,是水师!”

  岳灵珊有些吃力:“怎么会?这离的也太远了些吧?”

  “北地粮食丰收,是我当年手笔。他们想用这个法子,向我示威!

  这帮人心里很清楚,无论他们来文的还是来武的,我都无所畏惧!唯独大明百姓,是我的软肋!

  说我伪君子也好,说我邀买人心也罢。总之,我不会向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动手!

  他们用这种法子向我表明,虽然我在北地解决了一部分人的生计,但同时也破坏了另一些人的生计!

  所以,想要在大明做事,就别想着吃独食,得和他们合作!”

  “国师哥哥!”岳灵珊到底也是聪明人,一点就透,同时也被这满朝皆敌的情景吓的不轻:“那我们怎么办?难道真要和他们合作?那些人……那些当官的,没一个好东西的!”

  朱秀荣笑嘻嘻道:“灵珊你就放心吧,那些人也就只有那么两下子。想和建功哥哥掰手腕?他们捆在一起也不够看!建功哥哥能一眼就看穿他们的诡计,肯定早就有法子应对了。是不是呀,建功哥哥?”

  孙铮笑道:“前面夸我那段很中肯,他们那两下子,确实捆一起也不在我眼里。后面就差点意思,我看穿他们的诡计,但不代表我早就有应对的法子……”

  “啊?那怎么办?难道真的看着河工做乱?会死人的呀!”朱秀荣也吓一跳。

  孙铮接着道:“能不能认真听我说完?我是说,事出仓促,我哪里来的早有应对?这种小事,也根本不值得费什么心思做预案,随手就解决了嘛!”

  “切!你这人……”

  “国师哥哥也变坏了,故意说话大喘气……”

  两女同时鄙夷吐槽,同时也放下心来,只要孙铮答应出手,就没有摆不平的事。

  只要事情能够解决,对她们来说,是怎么个过程,并不重要。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